平凡人家的不平凡事
(代《聚賢茶室》開張宣言)
    陳賢慶(茶室經理)

  中學語文高級教師。2008年5月退休后,先后受聘為中山市老干部大學詩詞班教師、市文化館粵曲班教師、市東區青年修身學院粵曲班教師、中山市教體局《老教工》報編輯、中山市政協文史專員及簽約審稿專家等。為中華詩詞學會及中國楹聯學會會員、中山市詩詞楹聯學會常務理事兼副秘書長、廣東省嶺南詩社社員及中山詩社理事、廣東省作家協會及中山市作家協會會員、廣東省曲藝家協會及中山市戲曲研究會會員、中山市公共文化促進會會員、中山市孫中山研究會會員等。

    世界上,不平凡的人家肯定有,既然稱得上不平凡的人家,其家庭成員所經歷的事,肯定也是不平凡的事。遠的不說,近代如美國的肯氏(肯尼迪家族,中國的宋氏(宋慶齡家族等,都足以影響一個國家,甚至一個時代。但是,世上的人家,毫無疑問,肯定是平凡的占了絕大多數。它們平凡地來到這個世上,又平凡地在這個世上消失,一個家庭甚至一個家族中,能產生一位稍有名堂的人物,都是光宗耀祖的事。

   當然,我們的家庭,和億萬個家庭一樣,只是平凡人家,父親當過教員,軍人,小職員;母親原是家庭婦女,當過十余年工人;大哥和妹妹,是一般科級干部;二哥和我,則是中專學校和普通高中的教師。他們的妻子和丈夫,也是普通的干部,教師,職員等;他們的后代,已參加工作的,也未見出人頭地,有的仍在讀著大學中學,但沒有顯露出神童的氣質或才能。到目前為止,整個家庭沒有產生一位有點影響的政治家,科學家,文學家,體育家,更沒有升起一兩顆演藝明星或當紅歌星。如此的家庭,遍地皆是,不足掛齒。如果就此而寫出一兩篇甚至一批回憶錄之類的文章,恐怕會貽笑大方。但是,深入想想,文學,并無高低貴賤之分;寫作,則是每個人所擁有的權利,雖則會有人恥笑,但笑罵由人,我們畢竟不是為了別人而活著。這一點,應該勇敢地面對,而不要成為顧慮。如果我們再深入想想,我們這個家庭,其成員僅從父母輩算起所生活的年代,就幾乎跨越了上一個世紀的一百年可能沒有值得回顧事件

    父親出生于1905年,1905年是一個什么概念?那是清朝光緒年間,是慈譆太后仍活著的時候,是孫中山創立同盟會的那一年。可以設想,父親的童年,腦后應該是拖著一條小辮子的。母親生于1912年,那是民國元年,是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又是袁世凱竊取辛亥革命果實的那一年。大哥出生于1930年,是中原大戰,東北易幟,蔣介石一統天下之后的那一年。二哥出生于1936年,是張學良,楊虎城活捉蔣介石,發動西安事變的那一年,是抗日戰爭爆發的前一年。上述四位的經歷,不是可以包括了從清末到解放戰爭半個世紀嗎?我則出生于19484注意我與我二哥之間的年齡差距,其間我父親到哪里去了?),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正發動山西臨汾戰役和河南洛陽戰役,從戰略相持轉入戰略進攻。在我一歲半的時候,共產黨已得到天下。我妹妹出生于1951年,那是鎮壓反革命運動,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和三反五反運動的時候。我們這個家,送走了“戰爭”的年代,又迎來了“運動”的年代。新中國的風風雨雨五十年,我們又經歷過了。如此說來,我們雖是一個普通的家庭,一些普通的人,但我們的身上,不是都帶有一點或深或淺的時代烙印嗎?

   既然我們這個家的成員,生活在上一個世紀的“戰爭與運動”的年代,要想過上平平凡凡的生活也難,要想超然遁世更不可能。抗日戰爭爆發,父親投筆從戎,轉戰于江南一帶;解放戰爭后期,大哥光榮入伍,追剿廣西,云南的殘寇;抗美援朝戰爭期間,二哥又參軍入伍,遠赴東北;至于土地改革運動,反右派斗爭,我的祖父祖母叔叔姑姑舅舅大哥等身受其害;文化大革命,父親母親更被迫害回鄉;上山下鄉運動,更葬送了我和妹妹的寶貴青春!直到開放改革的二十年,我們才過上好日子……如此說來,我們雖是平凡人家,但又的確有著許多不平凡的故事,更何況,父親當過小學校長、抗日軍隊的少校軍需官,詩詞和書法都極有造詣;大哥在廣州舉辦過書法作品展,出版過書法集,廣東的一名書法家;二哥出過書,在報刊上發表過不少文章;大哥二哥都入選一些名人辭典;也出過書,些文章詩詞能在報刊上發表;妹妹當過近萬人的農場的勞資科副科長,現在又以經濟師的身份擔任上海市質量管理教育培訓中心的骨干教師;妹夫當過黑龍江某國營農場的副場長,現在又在上海某公司擔任董事兼副總經理;而我們三人,又都有當過知青的經歷……如此一來,我們家庭的不平凡之處則越挖越多了。

 

    本來,事情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多少人不都是這樣,帶著無盡的記憶離開塵世的嗎?但有些人肯定覺得,我和我的家庭經歷了那么多事,就讓它們灰飛煙滅,實在可惜,于是,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出版或沒出版的回憶錄傳世。有些人覺得,回憶錄我固然要寫,但要等我退休有了空閑以后。這個想法固然是最恰當最現實的,只不過,現代人操勞過度,身體未必永遠健康,不幸遇到無情的老人癡呆癥或帕金遜癥,一下子就會刪除了他們頭腦中的所有記憶,就如同在電腦的鍵盤上輕輕敲下刪除鍵那么簡單。到那個時候,連悔恨的意識也沒有了,豈不悲哉?就我個人而言,數十年間,我都有以詩當日記的習慣,也寫過一些類似回憶錄的文章,但全面地寫寫自己以及自己的家庭的過去,還沒有這個想法。我覺得,如果把這些寫出來,至少,我們的故事對于今天生活在甜水中的兒孫輩,會宛如童話或神話,當然,其中不乏如今正缺少的那些寶貴的精神財富,以及經驗和教訓。

今年6月份,我花了近八千塊錢買了一部電腦,連同打印機和掃瞄儀。到了2000年的今天,才告訴別人買了電腦,確實是一件很羞愧的事,不過平凡人家,比別人落后三五年,也是很正常的事。暑假開始后,我學著在電腦上輸入文字,繼而寫點文章。不知不覺間,我發現在電腦上寫文章十分方便(這個“發現”肯定讓人笑話,別人在五年前就發現了),也是在不知不覺間,我一邊回憶著自己的過去,一邊敲出了《我的文學之路》,《我的音樂之路》,《我的體育之路》等幾篇回憶性的文章。在寫作的過程中,我驚訝地發現,有不少的往事,我已經記不起來,或記不準確了!同時,我又憑著過去寫下的一些文字,以及努力的回憶,又記起了一些本來已忘記了的往事。啊,我的心很不平靜,我想,我現在身體并不算好,記憶力已在下降,恐怕再過一兩年,我的記憶機能更衰退,再過三五年,老人癡呆癥或帕金遜癥真的會看中我,到那時,我便是廢人一個,再想回憶點什么,已不可能了。于是,我忽然產生了一種強烈的緊迫感,不是嗎,父母在生之年,我沒有抓住機會搶救更多的有用的資料,如今已成遺憾,如果現在還不再抓緊時間記下那些該記的東西,那么,又會成為將來的遺憾!

自從有了這個打算之后,我就常想,有些什么是該記下的事情?漸漸地,我覺得該寫的東西實在太多了,以我一人之力,是無法完成的,我沒有理由不把我的大哥,二哥和妹妹也拉進這個計劃之中,他們自己的故事,我是無法寫的,因為我對他們的經歷知之甚少。他們的故事,我當然希望由他們來寫,但他們有沒有精力去寫,這又是一個問題,但不管怎樣,我暫時把這部家庭的“書”的序言寫出,至于這部“書”的名字,就是我這篇序言的標題:《平凡人家的不平凡事》。

以上所提,不過是一個心愿而已,能否實現,還要取決于各方面的因素,不過,心愿就如理想,就如生活的目標,就如精神的支柱,有無心愿,實在是大不一樣。所以,今后,我會以此來鞭策自己,不可虛度光陰,要抓緊有限的業余時間,做一些有益的事,包括這部我認為有意義的“書”。

為了能完成這個心愿,我認為必須要有一個方便大家寫作及交流的方式,而現代的互聯網,就是這樣一個理想的載體。2000年9月的某一天,陳家兄弟及其晚輩聚集在廣州淘金路大哥家,為其祝壽。我提議說:“目下時興網絡,何不利用先進的互聯網,建立一個家庭網站?”此提議即獲通過,不久,我便注冊了一個國際域名,開設了一個取名《聚賢茶室》的網站,將于2001年元旦開張。這樣,陳家兄妹便有了一個屬于自己的網站,有了一個回憶青春歲月以及抒懷寄情的處所,有了一條維系親情的紐帶。

對于熱情好客的陳家兄妹來說,此茶室的大門也為各路朋友而開,只要懷著一顆真誠的心,你隨時可以進入,此茶室提供免費的紅茶與咖啡,大家把盞談心,追尋舊夢,放眼未來,激勵余生,不亦悅乎?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愿我們的“書”越寫越精彩;愿《聚賢茶室》越辦越興旺。  

                                                       200012月

       茶室經理自述   寫于《聚賢茶室》網站開辦兩周年  寫于聚賢茶室網站開辦九周年  《賢聲》序言

寫于《聚賢茶室》網站開辦十九周年

                            返回主頁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