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記游

 

    陳賢慶

 

   

09年三月的某一天,朋友打來電話,說廣東中國旅行社推出一個“西藏極地探險旅游”,價格很便宜,雙飛六天只需2999元,而且還送五天的“云南游”(不包括機票,且要在四月份出行);如果不要“云南游”,只需2888元。朋友極力邀我參加。聽這價錢與優惠,的確很不錯,說明全球性的經濟危機,嚴重影響了旅游業,但也刺激了旅游業,必須要降價以促進內需。

我還沒有想過要到西藏一游,因那是個遙遠而神秘的地方,而且聽說還會有高原反應,不是人人皆可去的。不過,朋友是兩位中年女性,身體并不算很好,她們敢去,難道我不敢?計算一下日子,只需請別的老師代一次課即可,于是,便答應下來。

要到西藏,恐怕主要是擔心高原反應,于是,在出發的前兩三天,便吃了幾次“紅景天”藥丸。此外,帶些什么衣服,也費思量,廣東的氣溫是20多度,西藏是零下12度到零上10度,還不時會下雪,寒衣、帽子、圍巾等是不可不帶的。

    

這次旅游的時間原來是328日到42日 ,但后來是3號才回來,個中情況下面會談到。

三月28日清晨5點半鐘,我與兩位女同伴包車到廣州白云國際機場,大概7點鐘到達。到了機場始知,我們這旅行團只有14人,6位廣州人,3位中山人,3位佛山人。除了我為男性,還有一位63歲的張先生,一位中年男子李先生,一位9歲的小男孩,其余都是女子,老中青皆有,最老者為58歲的“黃婆婆”。我們此團從機場出發的,其實只有12人,有黎氏兩母女是乘飛機到西寧,再從西寧坐火車到拉薩與我們相會的。

10點鐘,我們所乘的南航CZ3463航班飛往重慶,中午到達。本應在重慶停留一小時,再飛拉薩,怎知飛機因機件故障,老修不好,我們上了飛機,又被叫回候機室,如是者三次。到下午3點,機場決定此機不能飛,全部乘客被安排在重慶渝北區雙龍大道的勞動賓館住下,次日上午再走。

既如此,我們在安排好房間后,便乘公交車到市區,反正重慶我們都沒有去過,大家趁此機會去了朝天門,乘船游覽了長江和嘉陵江,傍晚去了解放碑附近的鬧市,吃了一頓重慶火鍋。晚上,我在賓館還看了一場足球比賽,是伊朗對沙特的世界杯十強賽,結果,沙特以21獲勝。次日上午,我與朋友還去了附近的雙龍湖公園游了一個小時,拍了一些照片。如是,因飛機的機件故障,使我們無端賺了一天重慶游,次日上機時,南航還給每位乘客賠償了200元。南航這次可是虧大了,自此,暫時取消了直飛拉薩的航班。

但是, 328日,是西藏農奴解放50周年,拉薩有大型慶祝活動,我們錯過了這一天!有團友認為,飛機 壞了是借口,是不想讓太多的外人到拉薩,而事實上,28日下午,布達拉宮廣場亦戒嚴,我們即使去到拉薩,也接近不了慶祝會場。不過,我覺得當局不大可能以飛機 壞了為借口阻止我們到拉薩吧。

管怎樣,重慶之游,不可無詩詞之作,有《浣溪沙》一闋記其事:“蜀國休言路遠驚, 銀鷹展翅落山城,雙龍湖畔柳初青。    解放碑前迷廣廈,朝天門上眺嘉陵,火鍋味辣更怡情。
                                 
                   

 29日上午11點,我們坐上南航一架從廣州飛來的飛機,再飛往拉薩。飛行時間為2個半小時。開始,飛機都在云層之上飛行,在接近拉薩時,才看到連綿起伏的雪山。下午2時,我們終于平安飛抵拉薩貢嘎機場。在機場,我們才見到西藏的導游小劉——一位很漂亮的重慶姑娘。她給我們每人送上一條雪白的哈達——這種儀式,恐怕只在西藏會遇到了。此時,太陽光很強烈,不冷反熱, 拉薩市不愧稱為“日光城”。

接著,我們坐上一部旅游中巴,開車的是吳師傅,也是四川人。從貢嘎機場到拉薩市區有100公里之遙,要行車一個半小時,都是沿著雅魯藏布江走。一路上,小劉給我們介紹西藏的風土人情,說得十分流暢生動。我們知道,拉薩的地勢為3600米,我們在車上,并沒有感到不適,覺得“高原反應”似乎是危言聳聽。到了拉薩,車子在北京中路的圣江飯店停下。這是我們入住的地方。站在大堂里等候領房卡時,大家開始有高原反應了,感到不舒服,有點頭暈、惡心。此時,飯店正值停電(常事),我們要上三樓,只有走上去,我剛邁了幾步,便覺得腳步浮浮而不穩,兩位女服務員即過來,一邊一人攙扶著我,才上到三樓的房間。我坐在椅子上,感到心跳得厲害,就象剛進行了百米沖刺。同房的老張,反而沒有我的反應強烈,還活動自如。

休息了一會,便坐車到附近的飯店吃晚飯。在飯店里,見到了乘火車來的兩母女。她們昨天已到,今天參觀了布達拉宮。按她們說,坐火車辛苦多了。由于高原反應,大家感到頭痛、惡心等,都食欲不振。飯菜只吃了一點點。我則只勉強吃了一碗飯,這是很少有的。飯后,雖則已7點多鐘,但拉薩的天空還很明亮。有些團友便去了不遠處的布達拉宮。而我感到不適,而且覺得那景點反正會去的,所以,不如回旅店休息。是夜,真的主要是休息,連電視也沒有興趣看。老張從布達拉宮回來,說那廣場的夜景不錯。不過,戒備森嚴,有不少便衣民警在巡邏。

是夜,我們被告誡不要洗澡。一切動作要輕。我們都早早上床睡覺,但頭有些痛,也覺得空氣很干燥,總之難以入睡。
                                                                               

30日,一早醒來,發現拉薩下了一場大雪!吃早餐時,大家都說沒有睡好,有的幾乎就是整夜失眠。而那頓早餐,饅頭、雞蛋、白粥、青菜等,大家也是胃口不佳。

早餐后,我們離開拉薩。見到拉薩街頭都被白雪覆蓋。導游小劉說,拉薩一年也會下幾場雪,但很少有這么大的,幾年也難遇,我們是幸運了,能看到這么壯麗的雪景。我們特意在羅布林卡公園處停下,拍了一些照片。

出了拉薩,我們的車子往拉薩東面數百公里外的林芝進發。由于高原反應,加上道路彎曲顛簸,車開了不久,即有團友開始不適并嘔吐。我也幾度要吐出,幸好還能強忍著。沿途都是雪景,尤其是壯麗的雪山,但大家暈暈沉沉的,也顧不得欣賞了。我想,如此狀態,再坐一天的車,還不知被折磨成什么模樣了。中午停車吃飯,大家更是沒有胃口,飯菜都只動了一點點。

當車子到了5020米高的米拉山口時,更是大雪紛飛,四周一片白茫茫,道路都是積雪,似乎快結成冰。而道路的一邊是陡峭的山峰,另一邊是懸崖,前面有些車子停在路邊;有些車子正由乘客推著上坡。我們的團友中有人害怕,問到底能否再往前走。司機說沒把握,詢問我們的意見。這時,我們幾乎想折返拉薩,但又心有不甘。返回拉薩,整個行程就亂套了。我們再問司機,如此的天氣,走過沒有。司機說,常遇到這天氣,開慢一些沒有問題。于是,我們便決定繼續往前走。車子小心翼翼駛過米拉山口,然后,漸漸下坡。

西藏的天氣很奇特,小劉常說,十里不同天。的確,離開米拉山口后,所見到的,已是另一番景象。兩旁的高山,只有山頂還覆蓋著雪,公路兩邊,出現了一些青蔥的樹木,尤其是桃樹,正盛開著桃花。小劉和吳司機再一次說我們幸運,說西藏的桃花只開六七天,就被我們看到了。此外,我們還看到雅魯藏布江碧綠的流水,河畔寬闊的草甸,以及草甸上悠閑地吃草的牛羊。

一路上,我們還把不時能看到一些藏民,在往拉薩方向走。說準確一些,他們不是“走”,而是走幾步即來一次“長跪”——整個身體趴在地上頂禮膜拜。川西或藏東,離拉薩該有多么遙遠啊,如此的跪拜,何年何月才能到達拉薩的布達拉宮?不是虔誠的 藏傳佛教教徒,實在是不可理解這種行為的。

由于林芝地區較低,只有2800米,也由于高原反應漸漸適應,這天下午,我感覺舒服了很多,幾乎與平時一樣了。到了巴松錯時,已有興趣和力氣走下那湖去游覽一番。原來,藏語“錯”就是“湖”的意思。這巴松錯就是巴松湖,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還有“西藏小瑞士”之稱。這里湖水清澈,碧藍,四周山峰樹木青蔥茂盛,加上天空也晴朗,風景還是很不錯的。湖面上停泊著一些游艇。岸邊有木橋連接湖心島,島中有座廟。但除了我們以及和我們一樣的游客,并沒有當地人到。

在巴松錯停留了一個小時左右,吸足了氧氣,大家都舒服了。下午45點鐘,我們到達林芝軍用機場,并接近林芝八一鎮時,方知林芝是個“禁區”。我們須得經過四五道由邊防軍把守的檢查站,每人都要被檢查身份證并作登記。據小劉說,此處接近尼泊爾和印度的邊境,現在,只對國內的游客開放,港澳和外國人都不得進入。

坐了幾乎一天的車,傍晚時分,我們才到達林芝的八一鎮。所謂“八一鎮”,原來此處最初 為駐軍之地,由解放軍漸漸建設而成。近年來,由廣東和福建省重點援建此地,難怪,當我們到達八一鎮時,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覺得不象是西藏的地方,反而象廣東某些小縣城。

我們入住林芝的假日酒店。我依然與老張住一房。晚飯時,大家精神不錯,高原反應基本消失,胃口好了很多。飯后,林芝下起小雨。小劉說,林芝常早晚下雨,有“西藏江南”之稱。我與友人打著傘,到林芝街頭轉了一會。各種商店、食店、酒巴皆有,多是四川人開設。由于下雨,路上人煙稀少。馬路上有出租車在跑,但多不見載客。友人買了一雙軍用膠鞋,以備次日游覽之用。

回到酒店,驚訝地發現,水嚨頭流出的不是熱水,只是5度到10度的暖水!這水,也難以洗澡。我們干脆早些睡覺,這一覺,睡得還好。
                                                                               

31日,吃完早餐后,我們開始乘車在林芝游覽。首先,參觀了桃花溝。桃花溝,不過是種有不少桃樹的地方,幸好此時,正值桃花盛開,可供照相。

隨后,我們乘車準備游覽魯朗林海。魯朗的意思藏語為“龍王谷”,也是“叫人不想家”的地方。魯朗林海是我國面積最大、保持最完好的第三大林區。森林離不開雪山的襯托,在魯朗林海,可以眺望中國最美十大名山之冠的南迦巴瓦峰。然而,真的是“十里不同天”,當車子接近色季拉山口時,發現又是大雪紛飛,四周的樹木都被大雪覆蓋。到了色季拉山口時,四周更是白茫茫一片。景色是壯觀的,然而,在山口處,已有多部汽車停在那里,不敢向前。司機說,如果再前進,發現走不了,就沒有地方掉頭了,所以,不敢冒險。再說,這樣的天氣,也看不到遠處,尤其看不到南迦巴瓦峰。既如此,我們只有往回走下山,在某處樹木茂密的地方停下,拍了不少“雪壓森林”的照片。

午飯,我們回到林芝吃。午飯后,我們要到一個叫南伊溝地方。此地,司機也沒有去過。是新近開辟的旅游景點。這景點,據介紹如此:南伊溝,為米林縣最負盛名的雪域圣地。其位于喜馬拉雅山區東段,風景秀麗,是中國人口最少的少數民族珞巴族的最大聚居地,珞巴人信奉原始巫教,還過著刀耕火種、結繩記事的原始部落生活。因而,南伊溝被譽為神秘的“世外桃源”。我們驅車到南伊溝,但在某處,卻發現有一邊防檢查站。經過一番手續,車子被放行,但被告知,只能往前走10分鐘的車程,不能深入。當車子走了10分鐘,司機真的乖乖停下。而這段路,我們實在看不出有什么美好的風景,甚至沒有看到人煙。于是,便失望而回。導游小劉說,那地方,拉直距離,到印度就是90公里,所以不準深入。 雖如是說,但作為旅游者的我們,就吃虧了。

今天的行程,實在不怎么樣。桃花溝沒有特色;在色季拉山口受風雪所阻,無法看到壯麗的原始森林和南迦巴瓦峰;在南伊溝無法深入體會珞巴民俗……如此就結束一天的行程,甚是掃興。在歸途中,我們只有在雅魯藏布江沿岸,照照相而已。

不過,我們來時經過一個路口,小劉和司機告訴我們,從那里,可以去到雅魯藏布大峽谷。此峽谷已被證明為世界最長的峽谷,現已開辟為旅游區。但我們的行程沒有包括這景點,如果要去,則要自費,每人400元(門票150元,景區車票70元,余下是我們旅游車的車費)。圍繞這景點,引發了我們一場“內訌”。有人覺得400元太貴;其時已接近下午3點,去那里來回要4小時,有人認為劃不來;有人認為,因西藏天氣變化無常,到了那里可能下雪下霧,什么也看不見;有攝影愛好者認為,到了那里天色已晚,怕拍不成照片;當然,也有是隨大流的。導游和司機說,要全車14人都同意去,才能去;有一人不同意,也不能去。因為不能在荒山野嶺中放下一人的。最后,多數人決定不去了。

但是,事情又峰回路轉。女人中年紀最大的黃婆婆生氣了,她嚷著:“好不容易才到了西藏,好不容易才到了世界第一的雅魯藏布大峽谷,為什么不去?錢財是身外物,我老了,以后也不會有機會來了,你們不去,我自己一人也要去!……”她叫導游和司機幫她找一輛車,她自己獨自去。其實,這是不可能的事!不是從廣州去市橋去花都,這是人煙稀少的西藏啊!

經黃婆婆此“一哭二鬧三上吊”,車中的團友,畢竟起了惻隱之心:怎能讓一位老太婆冒此危險?大家紛紛安慰她,表示都去。于是,爽快地交錢;于是,車子進入到大峽谷的路口,沿著雅魯藏布江而去。 事后方知,到林芝的游客,一般都會被導游“引誘”到大峽谷的。

雅魯藏布江下游,江水繞南迦巴瓦峰而行,峰回路轉,作巨大馬蹄形轉彎,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峽谷。此峽谷北起米林縣的大渡卡村(海拔2880米),南到墨脫縣巴昔卡村(海拔115米),長5049公里,平均深度5000米,最深處達6009米。整個峽谷地區冰川、絕壁、陡坡、泥石流和巨浪滔天的大河交錯在一起,環境十分惡劣。許多地區至今仍無人涉足,堪稱地球上最后的秘境,是地質工作少有的空白區之一。1994年,中國科學家們對大峽谷進行了科學論證,以綜合的指標,確認雅魯藏布干流上的這個大峽谷為世界第一大峽谷。曾被列為世界之最的美國科羅拉多大峽谷(深1880米,長400公里)和秘魯的科爾卡大峽谷(深3202米),都不能與雅魯藏布大峽谷等量齊觀。新華通訊社向全世界及時報道了這一消息,全球為之轟動。19989月,我國國務院正式批準:大峽谷的科學正名為雅魯藏布大峽谷

當然,我們沿途不可能將大峽谷的所有都看到,但是,由于天氣晴朗、暖和,太陽遠未落山,隨著蜿蜒的山路,我們可以看到沿途秀麗的風光。到了景區,我們換乘景區的車子,由景區的司機駕駛,并配有導游講解。景區中設有幾處觀景臺,可以從高處眺望峽谷中的風光:山峰、河流、草原、房屋、牛羊……然后,車子又往山下走,越走越低,幾乎走到谷底。這時,又有另一番景致:碧綠清澈的江水,江中的鵝卵石,兩岸的雪山,山上的瀑布、流泉……無論從什么角度,都可以拍攝到很美的照片。也算我們幸運,在日落黃昏時,幾乎云開霧散,還可以看到南迦巴瓦峰的一些峰頂。

我們所有人都認為,不枉此行!這400元花得值!也回過頭來感謝黃婆婆的“一哭二鬧三上吊”,不然的話,大家都錯過了領略這個“世界第一”了。 我們在大峽谷附近的一間很簡陋的黑暗的藏式飯店吃晚飯,感受了一回藏族人民的生活。大峽谷的導游白馬姑娘的妹妹在西藏音樂學院讀書,與另一女同學合作出了一張VCD音樂專輯,有團友買了下來,在回林芝的路上,在車中放。那高亢優美的藏族民歌,伴隨著我們,乘著濃重的夜色,在微雨中回到林芝八一鎮。

                                                

四月1日早上,一早醒來,發現林芝又下了一場雪!今天,我們要離開林芝回拉薩。我很擔心,路上是否也下大雪?那米拉山口,是否能過去?導游說,西藏十里不同天,要走著瞧。不過,我們所走的,是318國道,是要保持暢通無阻的。

從林芝再返回拉薩,感覺已經不同來時了,大家都沒有了高原反應,都精神爽利。離開林芝后,一路是雪景;但走了兩小時后,又是另一種景象,是初春的景象,天朗氣清,牛羊滿坡。不過,到了米拉山口時,又是大雪覆蓋,不過,是陽光燦爛,行車一點也沒有困難,我早上的擔心變得多余了。我們趕緊下車,在那里補拍了不少照片。過了米拉山口,又不見了雪,在往拉薩的途中,一路都是陽光燦爛,氣溫漸高,非得將車窗簾子拉上不可。

從林芝到拉薩的公路上,一般是沒有廁所的,要方便的話,就得“唱山歌”——隨便找一處有樹木遮擋的地方解決,這種情況,在別的旅游點亦然。山川是秀麗的,然而,細想一下,在祖國秀麗的大地上,其實到處都布滿了萬千旅游者拉撒下來的屎與尿,不知富士山上、多瑙河畔、尼亞加拉大瀑布旁是否亦如此。

在此順便說說,三四月,西藏的一早一晚還是較冷,但中午又很熱。那日照和紫外線特別厲害,難怪西藏人的膚色都是黧黑的,姑娘也不能幸免。注重肌膚美白的漢族姑娘,在此生活十天半月,恐怕會變得慘不忍睹了。

有團友買了一張VCD碟,是反映西藏歷史和風俗的紀錄片,途中,在車上播放。我看得津津有味,增長了不少知識。

有關西藏的歷史,我知之不多。對1950年西藏和平解放的歷史,是從書中了解的;對1959年西藏達賴喇嘛發動武裝叛亂的歷史,我當時已經知曉,“譚冠三將軍”等名字當年常常出現;而西藏農奴的解放,當年則通過一部電影《農奴》作生動的反映,影片中的主人公“強巴”,我還清楚記得他的形象;至于班禪大師的圓寂,則是近年的事,還記憶猶新。不過,此紀錄片有許多珍貴的歷史鏡頭,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如達賴喇嘛被冊封、坐床的情景;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赴藏的情景;1950年后達賴喇嘛和班禪大師在北京開會和到各地參觀訪問的情景;1959年西藏武裝叛亂的情景;廢除封建農奴制、西藏人民翻身作主的情景;……今年,是西藏百萬農奴解放50周年,50年來,西藏的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別的不說,以西藏這樣的高原雪山環境,如果不是中央人民政府和全國人民的大力支持,如果不是有人民解放軍戰士的流血犧牲,能修成川藏、青藏等公路、鐵路嗎?60年來,從內地到西藏工作和服役的人,真的是很值得歌頌的。

在中途,我們被安排參觀了一處藏民的村寨,那就是阿沛村,即阿沛阿旺晉美的莊園。阿沛阿旺晉美原是藏族的高層,在此地出生。1950年,被達賴喇嘛選為與中央政府進行和平談判的首席代表。其后,擔任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此地有1000多年歷史的秀巴古堡,有雪山下的原始森林以及綠草如茵的杰邦塘草原。而我們參觀的,是一排新建的藏式新民居,可以進入一民居中作客。主人用酥油茶和藏式點心招待我們。我們可以在屋里照相,也可以和她們照相。當然,這一切,都是要付費的,每位客人付給主人數元錢。在村口,也有幾位藏族老人,坐在石凳上,也是供游客照相的模特,游客可坐在他們身邊,戴上藏帽,圍起哈達,與他們一起照相。小費也是數元或隨意。

在林芝與拉薩之間,不時可以看到一些藏族村寨,數戶或十來戶組成。村寨的環境不會很好,但畢竟都通了電,可以看到電視,可以用上手機。還可以看到一些家庭門口停放著摩托車和小汽車。看來,西藏的現代化與內地是同步的。

下午5點左右,我們回到了拉薩。此時還未到吃晚飯的時候,導游將我們帶到一家藏藥廠參觀。那里陳列著藏紅花、藏雪蓮以及其他藥物。我們只是看看,一般都不買。晚上有個自費的項目,即吃藏餐和觀看藏族歌舞表演,150元。多數人報名參加。我對此沒有興趣。與老張等回酒店休息。晚飯則要自己解決。

在酒店房間稍作休息后,我和老張決定到布達拉宮一行,然后一起在街上找一間館子吃晚飯。我們坐一人力三輪車,8塊錢,到了布達拉宮廣場,天色漸黑,風也漸強,氣溫也漸低。老張給我照了幾張相,然后,我們往回走,準備找一家飯店吃晚飯。

與老張走著走著,我覺得他走得搖擺不定,行走的不是一條直線。與之說話,覺得他說話也不清楚。重回拉薩,我已適應了高原氣候,已沒有剛來時那種反應;但是,老張現在的表現,莫非正是高原反應?這反應還挺厲害,似得了大病,如同中風!我不敢怠慢,即攙扶著他,一直走回酒店。這時,吃藏餐觀藏舞的同伴已經回酒店。我們一起給他喂藥喂水,讓他休息。不久,老張又發現,自己的手機不見了,很可能剛才在路上,步履蹣跚時弄丟了。

是夜,我就泡了一包快食面當晚餐,不過,也不覺得餓。雖說自己沒有高原反應,但還是覺得皮膚干燥,晚上覺得很精神,沒有睡意。可能這也是高原反應的表現。
                                                                                    

2日上午,安排參觀布達拉宮。然而,老張還是象大病一樣,還是起不來。于是,只好放棄上午的活動。參觀布達拉宮,是西藏游的重頭戲,然而,老張竟然錯過了,恐怕是終生的遺憾!同我們一團的黎氏兩母女,于今天坐火車離開拉薩。參觀布達拉宮的,就只有11人了。

早餐后,8點鐘,我們出發,很快便到了布達拉宮廣場。這是個大晴天,天空蔚藍一片,太陽初露。只見在布達拉宮前面的馬路邊,有許多信徒手拿搖鼓,圍著布達拉宮邊念經文邊走過,并對著布達拉宮在虔誠地跪拜。據小劉介紹,這是信徒們每天的必修課,就如同內地城市中的晨運者。

布達拉宮的門票為100元,已包在團費中。我們在導游小劉的帶領下,開始沿著石階步步登上白宮。每處,小劉都給我們講些故事。幸而大家基本適應了高原氣候,登階時還不算吃力。站在宮墻,拉薩城區可以盡收眼底。在宮外還可以照相,而到了里面,則不可照相了。進得宮內,登了幾回狹窄陡斜的樓梯,才到達一間間的殿堂。

有關布達拉宮,小劉介紹得很詳細,而我難以記住,我只有找些資料來抄上。

布達拉宮始建于公元7世紀藏王松贊干布時期距今已有1300年的歷史。

  唐初,松贊干布迎娶唐朝宗室女文成公主為妻,為夸耀后世,在當時的紅山上建九層樓宮殿一千間,取名布達拉宮以居公主。據史料記載,紅山內外圍城三重,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宮殿之間有一道銀銅合制的橋相連。布達拉宮東門外有松贊干布的跑馬場。當由松贊干布建立的吐蕃王朝滅之之時,布達拉宮的大部分毀于戰火。

  明末,在蒙古固始漢的武力支持下,五世達賴建立葛丹頗章王朝。公元1645年,開始重建布達拉宮,五世達賴由葛丹章宮移居白宮頂上的日光殿。1690年,在第巴桑杰嘉錯的主持下,修改紅殿五世達賴靈塔殿,1693年竣工。以后經歷代達賴喇嘛的擴建,才達到今日的規模。

布達拉宮外觀13層,高110米,自山腳向上,直至山頂。由東部的白宮(達賴喇嘛居住的地方),中部的紅宮(佛殿及歷代達賴喇嘛靈塔殿)組成。紅宮前面有一白色高聳的墻面為曬佛臺,在佛教的節日用來懸掛大幅佛像掛毯。

布達拉宮內部繪有大量的壁畫,構成一座巨大的繪畫藝術長廊,先后參加壁畫繪制的近有二百人,先后用去十余年時間。壁畫的題材有西藏佛教發展的歷史, 五世達喇嘛生平,文成公主進藏的過程,西藏古代建筑形象和大量佛像,金剛是一部珍貴的歷史畫篆。布達拉宮中各座殿堂中保存有大量的珍貴文物和佛教藝術品。五世達賴喇嘛的靈塔,座落在靈塔殿中。塔高14.85米,是宮中最高的靈塔,塔身用黃金包裹,并嵌滿各種珠寶玉石,建造中耗費黃金11萬兩。其它幾座靈塔雖不如達賴喇嘛靈塔高大,其外表的裝飾同樣使用大量黃金和珠寶,可謂價值連城。

參觀這布達拉宮,前后要兩個多小時。從布達拉宮走出來,我長舒一口氣。原因無他,宮內的殿堂都很窄小,光線不足,空氣不夠流通,加上酥油燈的氣味,漢族人聞不慣。我想,此宮,參觀游覽一下可以,要在此修道,真要有非凡的意志了。她與北京的故宮、巴黎的凡爾賽宮、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宮等,畢竟是不同風格的。不管怎樣,看了一個上午,終于了解了這座神秘的宮殿,這就是一大收獲。

游覽布達拉宮這一天, 忽然想起正是鄙人的生日。 在參觀過程中,我邊走邊雙手合十膜拜,不知滿宮神佛喇嘛靈塔寶器經書是否會保佑我之余生。 有《長相思》詞為證:“宮廷,紅宮廷,漫步堂廊腳步輕,梵音耳畔鳴    看神靈,拜神靈,細聽喇嘛口誦經,同游知我情?

午飯時,將老張也接來,他還是不夠清醒。下午,我們主要在拉薩城內轉。導游又帶我們去了一家賣玉器的商場,一家賣土特產的商場。然后,我們又到了一座叫扎基寺的廟宇。這是西藏的財神廟,里面的財神可保你發財。我們當然不信,到里面轉個圈即出來。然后,我們又到大昭寺。此寺的門票要80元,我們都不進去,只在門外照個相,表示“到此一游”。之后,大家在八角街解散,晚飯時再集中。八角街是拉薩的小商品集散地,主要售賣各種工藝品和土特產品。

車子在拉薩的大小馬路轉時,我們注意到一各情況:許多路口都有荷槍實彈的解放軍在守衛或巡邏,這在別的城市是沒有的。小劉給我們介紹了去年的“三一四”拉薩動亂事件。

去年的314日,一群不法分子在拉薩市區的主要路段實施打砸搶燒,焚燒過往車輛,追打過路群眾,沖擊商場、電信營業網點和政府機關。這天,不法分子縱火300余處,拉薩908戶商鋪、7所學校、120間民房、5座醫院受損,砸毀金融網點10個,至少20處建筑物被燒成廢墟,84輛汽車被毀。有18名無辜群眾被燒死或砍死,受傷群眾達382人,其中重傷58人。拉薩市直接財產損失達24468.789萬元。這起嚴重的暴力犯罪事件是由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劃煽動的,是由境內外“藏獨”分裂勢力相互勾結制造的。為了盡快恢復正常的社會秩序,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組織公安、武警,對在拉薩街頭十分猖狂地進行打砸搶燒的不法分子依法打擊,迅速平息了事態,維護了社會穩定,維護了國家法制,維護了西藏各族群眾的根本利益。
       
“三一四事件”雖然過去了一年多,但駐拉薩的軍人和武警還不能掉以輕心,尤其今年“三二八”,又是西藏百萬農奴解放50周年,防止不法分子搞破壞,是很需要警惕的。

晚上,我和友人再次到布達拉宮廣場,主要是看看夜景。8點半鐘時,布達拉宮前面的射燈亮起,照得整座宮殿呈白色,遠遠望去,很是奪目。明天,我們就要離開拉薩,離開西藏,或許,今生今世,也不會再來了。所以,再看多布達 拉宮幾眼,留下幾張夜景吧。                          

        尾聲

3日, 我們早上6點半鐘起床,7點鐘吃早點,7點半鐘乘車離開拉薩市區。到機場時,是940分了。在機場,我們與導游小劉分手。這些天,這位重慶姑娘一直陪伴著我們,她對西藏情況的熟悉,語言表達的準確流暢,敬業愛崗的精神,受到大家的贊揚。

由于南航停飛西藏,我們坐的是川航3U8634航班,1040分飛重慶,1點多到達。我們已預先得知,回廣州的飛機要到晚上920分起飛,本來計劃利用半日時間再到重慶某景點游覽,但是,到了重慶江北機場,機票方面又出了些問題,到下午3點多鐘才解決,要想出市區也難了。于是,我們在機場呆了大半天,直到晚上920分,我們才上了南航的CZ3486航班飛廣州,到廣州時已11點鐘。328日出發時,我們12人,43日歸來時,仍是12人。出發時,大家并不相識,歸來時,大家都成好朋友。分別時,竟有點依依不舍。

我們約了車到機場來接。回到中山,已經是1點半鐘了。

西藏,神秘之旅,我們總算走了一遭。在西藏的日日夜夜,我想,將會留在記憶中,很久,很久的。

最后,還是以一闋《浣溪沙》詞結束本文吧:“不懼西天雨雪憂,初春三月藏區游,林芝拉薩客賓稠。    佛廟王宮觀善信,冰峰峽谷贊高幽,農奴解放慶街頭。

 

                                   2009年4月11日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