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我的文學之路 (《香山篇之二》兼慶祝《聚賢茶室》開張兩周年)

                                        陳賢慶

                                           (一)

              2000年7、8月間,我學著在電腦上打字,同時也打出了幾篇回憶錄,那就是《我的文學之路》《我的音樂之路》和《我的體育之路》。其中《我的文學之路》一篇較長,還分為“廣州篇”“雷州篇”“荊州篇”及“香山篇”。我以為,寫罷“香山篇”,我已完成了這一系列作品,不會再有什么內容可增添的了。但兩年半之后的今天,回首這段短暫而又不太平凡的歷程,覺得該補充的東西還是有不少的,如果就此結束,顯然不夠全面,也對不住自己。因而,我決定再寫這么一篇“續香山篇”。

              還是要再一次感謝“電腦”,感謝“互聯網”這些新生事物,是它們給予了我創作的方便,并讓我打開了以前無法打開的外部的世界。寫了這幾篇“之路”系列以后,雖然新學期開始,工作繁忙,但“電腦寫作”已如同吸毒,令我上癮,不能自拔。我又想到了那段雷州“上山下鄉”的歲月,雖然過去了三十二年,但仍未能寫下一點回憶錄,那似乎對不起那十年中所經歷過的風風雨雨的,剛好那段時間,我和過去的知青場友又有兩次聚會,大家暢談過去生活中的或悲或喜的點點滴滴,感慨良多,也希望我趁老人癡呆癥尚未來臨時寫點回憶的文字。有鑒于此,我便開始寫《雷州歲月追憶》(勇士農場十二隊知青生活追憶)一文;其后,又寫出《徐聞風雨憶當年》(勇士農場十四隊知青生活追憶)一文,都是洋洋數萬字的長文。文章陸續寫出及脫稿后,我便遇到一個難辦的問題,即如何讓朋友們及時看到?我雖配有打印機,但很難打印許多份再寄給他人吧。

             某日與懂電腦和互聯網的同事何老師聊天,得知有“網頁”這一事物。他說:“你可把你寫的文章制作成網頁,傳到互聯網上,千里之外的人都可以看到的。”我一聽,即大感興趣,問:“那如何制作?”他說:“要有制作網頁的軟件,要有上傳軟件,當然還要向網站申請一個空間。”其時,我對網絡技術一竅不通,幸虧他熱情幫助,替我弄好了。于是,我有了一個自己的“網頁”,題名為《懷舊咖啡屋》,因為里面的文章主要是懷舊的;而我,順理成章地自稱“屋主”。

             果然,有了這個“網頁”,百里、千里之外的人也可以利用電腦打開網頁,看到了里面的內容,我初次嘗到了網絡的好處。然而,在興奮之余,我也遇到了不少尷尬。如不時收到一些同學及朋友的電話,告知網頁很難打開或根本打不開。對此,我唯有再解釋該如何如何操作,除此之外,我也毫無辦法。

             某日,我到了一間叫“巨人”的電腦商店,該店盧經理是我過去的學生。我請教他網頁為什么有時打不開。他笑著說:“免費的午餐會好吃嗎?”我問:“何解?”他說:“你那個免費的網頁,隸屬于某大網站,只有很有限的一點空間,隨便玩玩可以,要弄得好一些就不可能了。”我又問:“那怎么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他說:“注冊一個獨立的頂級的國際域名吧。”我問:“怎么注冊?”他說:“我這里就可以代理。”我進一步問:“收費如何?”他說:“一年680元。”至此,我才明白了一些事情,似乎找到了一條光明之路。

             那年10月底,大哥70歲生日,我和二哥等相聚于他在廣州淘金路的家,為他賀壽。席間,兄弟們忽有感慨道:“我們四兄妹分居四處,聚少離多,有什么好辦法能保持聯絡,維系親情?”“我們都垂垂老矣,也到了該寫點回憶錄的時候了。”“我們的作品,也該有個更方便的地方發表吧。”我提到我那個免費網頁,以及從盧經理處了解到的信息,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覺得要么不搞,要搞就搞得象樣一點,干脆就利用先進的互聯網,建立一個家庭甚至家族網站。此提議即獲通過。二哥又提議:“咖啡雖好喝,但不一定符合眾人口味;而‘懷舊’則把內容局限了,不妥,宜改名;我們兄妹名字中都有個‘賢’字,何不名之曰‘聚賢茶室’?”此提議亦獲得通過。大哥補充:“此‘賢’非僅僅我們‘四賢’,還要廣招天下賢士,大家一起品茶議論,豈不快哉?”當下,大家又同意,并任命我為“茶室經理”,主持大局。回中山后,我即在盧經理處,通過北京《東方網景》網站,注冊了一個國際域名,《聚賢茶室》網站于2001年元旦正式開張。

                                           (二)

             有道是“有錢能使鬼推磨”,有了這個注冊的網站,網路果然暢通無阻,尤其開通寬頻上網之后,更是爽快。以前,我寫了一點東西,寄給報刊,往往石沉大海;寫了一部書稿,送到出版社,往往放上幾個月,也不置可否;我缺乏耐性而又最恨觀人臉色,投了一兩回稿子,也就作罷。而現在,我忽然覺得擁有了自己的一份“報紙”,有了一家屬于自己的“出版社”,我不用看別人的臉色,也不必耐心地等待,我寫好了一段文字,即可上傳;寫好了一篇文章,即可問世。我還可以隨時修改,隨時調整,隨時潤飾,多么方便,多么瀟灑!有了電腦這個好幫手,有了互聯網這個神奇的事物,我更遠離那報刊和出版社,我為自己而寫,而我寫的東西即時可以讓遠方的朋友看到。這樣,又大大地刺激了我的寫作欲望。于是,我以前的舊稿得以重見天日;而一篇篇新作則相繼問世。

            《聚賢茶室》既然是一個家庭網站,應該要有一篇“序言”之類,于是,我先寫了一篇《平凡人家的不平凡事》,簡略勾勒我們家庭的概況、我們兄妹的特點、以及網站發展的方向。

             我將我們父母以及四兄妹四個家庭的照片放到網上,題名為《歲月留影》。這些照片,有過去照的,也有近期照的,看到這些照片,我們可以追憶自己以及家庭成員所走過的人生之路,回憶起舊日的生活點滴。尤其重要的是,我們可以經常看到已在天國的父母的笑容,感受到他們兩老正在默默地為兒孫們祝福。

             我先后將舊作《中華歷朝變遷簡史》《民國軍政人物尋蹤》《文革死亡檔案》等部分內容搬上了網站;不知是否因網絡的傳播發揮了更大的作用,不久前曾看到一部叫《國民黨被俘戰犯大結局》的書(丹青、化夷著,珠海出版社2002年10月出版),書后所列舉的參考資料,就包括《民國軍政人物尋蹤》一書。此外,在我的同事羅小姐的幫助下,我將《中國近代軍閥派系談》一書稿數十萬字也搬上了網站,而這一書稿也正在發揮著它越來越大的作用,這一點后面再談。

             我陸陸續續把以前寫下的一些新詩敲進網站,總題為《賢慶新體詩歌選》;尤其是把從1968年開始寫起的舊體詩詞集《水沫集》近兩千首詩詞整理成18卷,全部放到網上,總題為《賢慶舊體詩詞選》,而這一工作,沒有電腦和網絡,肯定是難以做到的。

             我們的父親于1975年11月去世,當時他留下了一部詩稿,多年來未能很好處理,并讓它發揮更大作用。我把父親的遺詩全部敲進網頁,題為《顯唐詩詞及評注》,我寫了“前言”及“后記”,并給每一首詩或詞都作了注解和評論。

             父親于文革期間曾遭受批判和迫害,寫了數十頁的“檢討材料”,而這些材料,為我們提供了家庭及他個人的極其珍貴的歷史資料。父親逝世后,我們也未能很好地處理這些材料,這次,我也把它敲進網頁,并順著這一歷史脈絡,以父親和母親為線索,從1905年父親的出生到1997年母親的逝世,把我們家庭將近一百年的歷史事件寫了出來,題名為《我們的父親母親》;而這些家庭瑣事,全都可以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時代的起落沉浮、折射出國家的滄桑變幻。這篇文章與其他回憶性文章放到一起,總題名為《往事追憶》。

             我在1974、1977及1979年間,曾三度作江南之游,但一直未能將游歷的經過寫出,這次,我根據過去寫下的一些詩歌,加上努力回憶,寫出了一篇《三度江南行》的長文,有大方之家看過,認為詩文并茂,寫得很不錯。尤其可貴的是,三度江南之行,正是打倒四人幫前后,通過此文,也可以窺見當時的政治風云變幻。1982年7、8月間,我曾到西安電影制片廠修改劇本,住了一個月,到過一些地方,也一直未能寫一篇游記,這次,也趁熱打鐵,寫了一篇《西安行》記述其事。1985年4月,我曾一人帶著全班61位學生在荊州、宜昌等地旅游了4天,是一次十分難忘的經歷,我也把那次經歷寫出,題為《荊宜大地春游記》。1994年7月,我曾到過香港作五日之游,只有詩而無文,這次,我也寫了一篇《五日香港游》的長文記述行蹤。此外,我把1985年調回中山工作后到過的一些小地方也補寫了十多篇游記,題為《旅游小記》。這些文章與其他同類文章放在一起,總題名為《旅游漫記》。

             我以前曾寫過雜文,針砭時弊,如今有了自己的網站,更可放開一寫,于是,我開設了一個《談古論今》的欄目,先后寫了十多篇的雜文。此外,我又開設了一個《雜感隨筆》的欄目,分“政治經濟類”“社會風尚類”“文學藝術類”“體育休閑類”“文化教育類”“醫療保健類”“交通環境類”“人生心境類”等八大類,有感而發,或長或短,積少成多,漸漸可觀。

             我年輕時學著寫過一些小說,但沒有堅持更沒有深入探討,后來也就沒有再寫。有朋友說:“你寫過文學之路、音樂之路、體育之路等,為何沒有戀愛之路?”這曾使我為難,說:“戀愛是兩個人的事,寫出來肯定會涉及到她人的私隱,這不好吧。”她教我說:“你可以用記實小說的形式,隱去真名不就行了嗎?”這倒是一個好主意。于是,我開始寫一部叫《仙樂風飄處處聞》的長篇記實小說,由此,又產生了一個欄目叫《凡人故事》。

             2001至2002年,韓日世界杯賽進行了小組賽和決賽,身為足球迷的我,很難置身事外的,我決定以我的熱情和對足球的認識,將中國隊在十強賽中的過關斬將過程,尤其我和同事們觀看每一場比賽的經過寫下,以支持中國隊打進決賽。于是,便有了《中國隊十強賽能出線嗎》的長文問世。中國隊出線后,我以更大的熱情,寫作另一篇題為《中國隊韓日世界杯征戰記》的長文,伴隨其完成整個賽程。

            這兩年來,足球彩票規范化合法化,購買足彩成了熱潮。在2001至2002賽季,我每期必買;覺得光買還不過癮,干脆把每一期買彩的情形寫下來,雖似流水帳,但也顧及文采,尤其我把數十人合伙購買中了幾注二等獎、每注198元、大家哭笑不得的那期寫得生動詼諧,不失為一篇佳作。有關足球的內容,我給它們一個名字叫《足球天地》。

           我的本職工作是中學教師,如果辦了一個網站,而不見有與自己本職工作相關的內容,那么,扣上一個“不務正業”的帽子,實不為過。我雖從教二十余年,教育教學的心得體會不能說沒有,但是,終因水平有限,加上對當前中國的教育方式還心存困惑,所以,有關教學論文寫得不多,倒有一些“胡言亂語”。不過,我想,自己是個教育工作者,既辦了一個網站,教育方面說什么也得弄點內容吧,于是,便拼湊了若干篇,總題名為《教海拾貝》。這標題雖有拾人牙慧之嫌,但其后也聽到一些附和贊美之聲,結識了一些異地同行,則是始料不及的事。

             如果問這兩年來我有無得意之作,我會舉那部《悼亡詩里說風云》。在文革期間,中國有不少著名的革命家、文學家、藝術家、體育家、民主黨派人士等,被迫害致死,文革之后,又都紛紛平反昭雪。對于那些被迫害致死的人,還有那些迫害別人的人,我都為他們寫過詩,人物有數十之多,現在回過頭看那些詩,那些人,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的。于是,我就以那些詩為引子,引出當事人,敘其事跡,評其品行,一發而不可收,計有十余萬字吧。當然,這又得感謝互聯網,在網上查找、復制、粘帖有關資料,都十分方便,否則,簡直無法完成。

             還有一些其他的作品,如簡評式的《文人掌故及評鑒》,清談式的《新二人傳》等,在此難以一一細數了。

             寫到這里,我還得鄭重聲明:我不是一位無業人員,也不是專職作家,上述那些作品,都是我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去完成的,還是某偉人說得好:時間就象海棉,是可以擠出來的。如果你也在每天晚上十點到十二點半這段時間,不是用于追電視劇,不是用于睡覺,不是用于打麻將,不是用于泡酒巴,不是用于聊天搞網戀,而是用于寫作的話,你一樣可以碩果累累的。有人開玩笑地說:“你不適宜當個中學教師,因為無法專心寫作。”這話不無道理,但是,我又不具備可以賣文為生的能力,奈何?

                                          (三)

             在“聚賢茶室”中,無疑是我的作品最多,但茶室應是我們兄妹共同經營的,這樣才能顯得內容豐富多彩。

             賢杰將他的舊作《新疆萬里行》《蘇州尋校友》、過去的詩詞等敲了進去。這兩年來,他又寫下了《港島記游》《退休生活散記》《懷念母親》《新春賀詞》等很有思想性藝術性的文章。賢俊出版了一冊《陳賢俊書法作品集》,他把書中所有書法作品以及簡介文章放了上網,此外,他把一些詩歌作品也放了上去。賢芳將自己回憶海南及黑龍江農場生活的回憶錄,以及一些老照片放了上去。

             有了四兄妹的努力,我們的《聚賢茶室》里的茶種和果品漸多。然而,光靠我們四人之力,也還是不夠的。我們在“開張宣言”中就發出邀請,歡迎我們的朋友進入此茶室,只要懷著一顆真誠的心。兩年來,大家可以在茶室中看到賢俊的書法界同仁,賢杰的學生,賢慶的朋友、同學、場友、學生,賢芳的同學、場友等人的身影。如文史專家吳寶祥先生、嶺南詩人李炳芬先生、美籍華人學者黎康喬先生、女學者金一虹、潘露米女士、民國戰爭史研究學者胡博先生、文藝工作者丁盛先生、地質工作者王衛民先生、年輕的足球“評論家”梁俊杰先生等。有了他們的加盟,《聚賢茶室》的茶種以及果品更加豐富,從體裁上來看,則有詩詞、散文、雜文、隨筆、游記、小說、評論、通訊、以及幾部專著,當然還有一批照片等。有朋友評價說:“此網站形式花樣單調了些,但可貴之處是文章內容豐富而實在,都有可讀性。”

             互聯網的神奇,還在于它真的把世界“互聯”起來。在《聚賢茶室》開張不久,盧經理即提議我,申請把我們的網站與大網站的搜索引擎連接,他幫我與搜狐、新浪、google等連接上了。開始時,我還不知道這樣做有什么好處,后來,當我想通過google網站查找一些什么資料時,竟發現查到了《聚賢茶室》來。繼而,我發現“茶室”中的許多資料,都可以提供給別人查找,尤其是《中國近代軍閥派系談》《悼亡詩里說風云》中的內容。我心想,如此一來,許多網友都會認識《聚賢茶室》吧。有鑒于此,我們更加要把茶室辦得象樣一些,使她文化的特色更加顯著。

             1991年12月,我們出版了《民國軍政人物尋蹤》一書,多年來,我們也沒有收到什么回應的,大概讀者也無法得知編著者是何許人也。自從書稿(部分)上了互聯網后,我們便收到來自遼寧、河南、上海等地的人發來的郵件,索要此書。河南省安陽一家人,還要我們幫忙尋找在抗戰期間失去蹤影的、時任國民黨軍上校參謀長的父親。某日,我還接到中央電視臺某節目組的人員打來電話,需要該書幫助制造節目,看來,文史方面的書籍,并非無人問津。

             上海有一群酷愛“民國軍事戰爭史”的朋友,從互聯網上看到了我的那部《民國軍閥派系談》書稿,大感興趣,認為頗有水平頗有特色,正是他們欠缺的資料,發來郵件詢問能否連接。原來他們正在籌備搞一個《民國戰爭史》的網站,正缺“軍閥”方面的內容。我原來以為,喜歡這類題材的,必是如我一樣,應是上了年紀的人,不料與之聯系,對方胡先生竟是一位僅二十三歲的年輕人(當然還有些上了年紀的),使我大吃一驚!不過,吃驚之余,我感到很欣慰,原來并不是所有的年輕人都喜歡流行歌、搖滾樂,以及不知所謂的電視劇的,還有人甘于寂寞,研究歷史,研究學術,幸甚!幸甚!這樣,我又多了一群同好,對我的研究和寫作肯定也是一個促進。天津南開大學的博士生劉峰搏等,也發來郵件,表示欣賞該書稿,要認真研讀,這又使我有受寵若驚之感,連“博士”也認可,可能該書稿真的有些用吧。

             今年初,我意外地收到來自美國紐約市的一個電子郵件。剛看到郵件時,我吃了一驚,心想:“美國的郵件也能收到?”繼而自己笑了起來,現在是什么時代了,是電子信息時代,從美國發個郵件到中國,恐怕就是幾秒鐘或數十秒鐘,有什么值得驚奇的?!原來,我數十年前的學長黎康喬先生,在美國看到了我們的網站,瀏覽了里面的文章,很有感慨,即發郵件來聯系。于是,常給美國廣東中學同學會會刊寫稿的黎先生,也答應給《聚賢茶室》寄些稿件,而我在網站上給他開設了一專欄:《康喬先生談美國》。于是,我們從康喬先生那里,看到了他在美國充當陪審員的經過;看到了他在9.11時的經歷;看到了張藝謀的電影《一個也不能少》在美國放映的情景……

              目前,《聚賢茶室》還談不上有很高的知名度,但每天有數十至百余點擊率,總能感受到有他人在瀏覽,也就覺得安慰了。

                                          (四)

             2002年4、5月間,我無意中認識了一位老詩人李炳芬先生。他對我的文學事業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是需要專門寫寫的。至于我和他認識的經過,我在一篇序言中已經寫到,這篇序言是用文言文寫的,但那是很淺易的文言文,讀者們不會有閱讀上的障礙的,不妨粘帖于此:

             李炳芬,廣東中山小欖鎮人也,退休醫師。出身書香及醫學世家,為省詩詞學會會員、嶺南及岳麓詩社理事、中山市作協會員、中山詩社顧問等。余因教學關系,得學生家長來訪,言談間,知其父李老為詩文家,有多種詩文集行世,余欲得見。彼亦知余喜愛涂鴉數筆,應允歸家后請其父贈書予余。

             壬午年春,余得李老贈《李炳芬詩詞選》一冊,讀其詩詞,內容涉及寫景狀物抒懷議論,字字珠璣,朗朗上口,有王右丞之清新、劉夢德之灑脫、楊誠齋之自然,令人愛不釋手;所擬楹聯亦秀麗工整,別具風格,始知身邊即有高人在也。欣喜之余,作五律一首,以致謝焉,詩云:“小欖人才出,珠璣入眼中。杏林稱圣手,藝界賞詩翁。淺唱漓江雨,高歌赤壁風。樂天人不老,最喜夕陽紅。”兩周后,又得李老惠贈《李炳芬文選》一冊,其題辭云:“讀惠詩賞‘淺唱漓江雨,高歌赤壁風’,顧時下教席實少見,如清閑日盼作座上賓,互研共學,以弘揚中華詩詞,有望焉。”展讀其文選,又覺驚訝,篇章全用文言寫作,駢散結合,有《滕王閣序》之勢,含《項脊軒志》之情,熔中華傳統文化與現實生活于一爐,可用“雅文”稱之,亦令余眼界大開。余即再作五律一首寄贈。詩云:“奇文方展讀,一字一陶然。勢近滕王閣,情同項脊軒。眼中山水美,筆底賦章妍。時下風騷淡,先生補缺天。”其后,李老來電話,邀余赴小欖其所居樂天樓會晤,并索余詩詞。

               五月二日下午,余赴小欖訪樂天樓,得一睹先生之風采。李老時年七七,惜右腿已殘,裝上義肢,不良于行,然頭腦清醒,精神矍爍,熱情好客,視余為上賓,回憶舊事,縱論詩文,心得體會,和盤托出。對余之習作,雖有贊譽,然于多處指點瑕疵,頓覺化腐朽為神奇,令余口服心服。離別之時,李老寫有贈言送余:“凡詩文博而后專。學乃博,勤乃專。多習名篇,多訪名賢,舍己短,納人長,立志、恒心事成。養浩氣,樹傲骨,虛可容物,謙能容人。文壇之廣,天地之大,愛其家,護其邦,他日定留名篇。辦好事,無愧一生。先生其勉之。 五月十二日下午,余再到菊城訪李老學問,別時,李老贈余《菩薩蠻》一闋,詞云:“敲詩忘寢愁離別,石塘難歇流云月。花影拂簾開,清風入戶來。     高山流水調,心事何時了?今聽伯牙琴,曲音舒我心。歸家后,余細玩此詞,感覺李老過譽于余,亦作五律一首回贈。詩云:“ 周日何方去?菊城聽雅音。敲詩研句讀,論藝展胸襟。未覺浮云淡,忽驚夕影沉。車中猶入夢,仍醉伯牙琴。”五月十九日下午,余再赴菊城,向李老討教詩文。余已視其為師,彼亦愛吾如生,祈望余發揚國學之精華,承繼風騷之神韻。余自知才疏學淺,難當此任,然亦愿得詩文略有長進,修養漸可提高。

              與吾師之交往中,余觀其詩詞文稿隨處散見,似不甚愛惜。余提議,如輸入電腦之中,既可保存,亦能遠播,李老之詩詞,報章有之,書卷有之,碑石有之,唯互聯網尚未得見,今補其缺,亦屬賞心樂事也。吾師然之。由是,余之《聚賢茶室》真正添得一賢,余之網站更加生光也。李老詩詞甚多,宜分類編排,類別為寄友懷人、寫景游賞、感時抒懷等,詩詞、楹聯及雅文上網之日,是同仁共享之時,亦可見其道德文章廣泛傳世,不亦樂乎!敬書為序。壬午年四月十一日。 

             以上就是那篇序言,已經把我與李老的交往過程寫得很清楚了。我寫作詩詞已經有數十年,但老實說并沒有深入的鉆研提高,只滿足于記事抒情,也曾拿到報上發表過,但被某編輯改了幾個字,變得完全不合平仄格律,氣得我即寫信去投訴,但沒有回音,從此再不敢送到報社,詩詞寫罷,即束之高閣,后來因有了《聚賢茶室》,可隨意掛上去,更沒有想到拿去發表了。我來中山工作生活了十余年,只與教育界的人有些交往,與中山的文人沒有任何的接觸,與李老的交往,應是一個突破吧。

             李老看了我的詩詞后,認為很有功底,很有詩味,與他的思路和風格很相似,對我相見恨晚。但他認為,我的詩詞在語句方面還欠缺錘煉,精品不多。于是,他對我的詩詞提出了修改潤飾的意見,而我看罷,覺得許多意見都是提得中肯的,可取的,于是立即修改。而在此之前,我還沒有遇到一位能修改我的詩詞的人。

             李老得知我的詩詞長期束之高閣,認為是可惜的,也是不應該的,既然寫了出來,而且也寫得不錯,為什么不拿去發表?他告訴我有些什么報紙是專門刊登舊體詩詞的,有些什么出版社是專門出版舊體詩詞卷集的。在李老的鼓勵和幫助下,我也開始向廣州的《詩詞》報、《嶺南詩歌》報等投稿,幸運地,一擊即中,兩報先后刊登了我多首詩詞。獲得稿費若干是其次,有些成功感是主要的。之后,我家的信箱里經常被投入北京的一些大型出版社寄來的征稿信,為某些“巨著”投稿。如《二十世界華人文學作品選(詩詞卷)》《世界詩詞藝術家辭海》《類編中國當代詩詞》《中國當代抒情詩詞大典》《中華當代詞海》《盛世中華體育詩詞聯大典》等。我輕易地從電腦中調出打印,按規定的數量寄去,每次都能全數或大部分選用,現在已有百余首之多了吧。此外,我一不留神,居然還獲得了中國古典文學研究會等授予的“二十世紀華人優秀詩詞藝術家”、中國文化藝術促進會等授予的“輝煌21世紀中華優秀詩詞藝術家”的榮譽稱號,把兩個世紀的光都沾了。此外,還獲得“中華詩詞聯藝術終身成就獎”,未蓋棺先已定論,還成為《中華詩詞聯年鑒》特邀作家等。不久,我加入了中山市的中山詩社,真正成為一位詩人了吧。

             至于李老的詩詞聯,我選其精品放到了《聚賢茶室》,并寫了以上的一篇序言。不久,此序言被《香山》報發現并于11月25日在該報刊載。本來,我認為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不料,《中山日報》社的領導認為是一件新鮮事,老詩人與網絡結合,應是一個看點。2002年12月1日星期天,《中山日報》的徐記者在小欖鎮對李老和我進行了采訪。在采訪過程中,徐記者忽然發現我辦網站的經歷更應是報道的重點,一周后即12月8日星期天,該報的頭版便刊出了《從家族網站到文學網站》一文。該文除了介紹李老致力弘揚中華古典文化,以及與我交往的“雅事”外,著重報道了我的文學創作之路,尤其辦網站的經過,稱此舉為“弘揚文化”,是一條“文學創新”之路。我想,當今,自辦網站的人多如牛毛,自辦文學網站的肯定不少,說到辦此網站是一條“文學創新”之路,實在不敢當。對于上報一事,我是“心如止水”,并沒有“漫卷詩書喜欲狂”之態,值得欣慰的,倒是此“茶室”,連見多識廣的報人也對它產生興趣,故真有點成就感。

                                                (五)

               本來,我與李老交往,是想在詩詞寫作方面有所提高,并無更多的奢望。然而,李老并不希望僅此而已,在某次交往中,他嚴肅地說:“你應該為中山的文化事業作出更大的貢獻。”我問:“如何做到?”他說:“你應該加入作家協會,我作推薦人。”我吃了一驚。問:“我夠資格嗎?”他說:“你完全夠資格,中山市象你寫過這么多作品的沒有幾個,你寫個申請書吧。”

               由于我的本職工作是教書,文學只是我的業余愛好,關于此事,我連想也沒有想過。我向來認為,作家應是個很神圣的稱號;稱得上作家的人,應是發表過許多作品的,而我顯然未夠格吧。開始,我并沒有同意,而李老則催了幾回。拖了幾周后,我覺得不應逆了老人的好意,此外,我也覺得,如果能加入協會,應會擴大自己的生活圈子,應對自己的寫作有很大的幫助,應能為中山的文化事業作出一定的貢獻。于是,我草擬了一份入會申請書,李老在“推薦人”一欄簽了名,我便鄭重地寄出。

               申請書在去年10月份送出以后,我也就沒有再理會,實際上我也不抱多大的希望,盡管我并不知道中山市作協的會員都有怎樣的水平。今年2月份的某一天,我忽然收到了市作協的來信,說新一屆的理事會已經過研究審批,同意我加入市作家協會,并要我填寫一份表格。我很快將表格填寫后寄回去。3月中旬某天下午,學校的收發員給我送來一封信。我一看信封,即知道是市作協的來信;當時,我內心還有一點激動,拆信的手稍有顫抖。把信拆開后,看到內有一個會員證;翻開證件,看到發證日期是3月1日。另外,還有一本作協會員的通訊錄,數一數,會員不過65人。

             至此,我正式成為中山市作家協會的會員。本來,這應是一件很光榮很自豪的事,但是,我又一時光榮不起來,自豪不起來。你想想,一個已五十多歲的人,去告訴別人終于當上了作家,這不是給別人提供笑料嗎?一想到韓寒、郁秀們,你就自豪不起來。還有,在當今,專家、學者、碩士、博士都已貶值,作家也很難幸免。當你告訴別人當了作家,那種震動絕對比不上你中了足彩的安慰獎。有的人可能會用百佳超市的會員證和你的會員證比較,看哪個更管用。當然,有的人還會問:“買一個證要花多少錢?兩百塊夠不夠?”所以,當我拿到這個證之后,我曾望望四周的同事,心想,有沒有必要告訴大家?但最后,我還是悄悄地把證件放到提包里,不作任何聲張。

             晚上,我躺在床上,回味著自己的文學之旅,撫摸著那本綠皮的證件,再翻開那本通訊錄。我忽然又覺得,我何必妄自菲薄,把值得自豪的會員證弄成了如同刑滿釋放證明書一般?我一把年紀才當上作家,固然不算光榮,但換一個角度去看問題,世上多少比我老的人,多少寫過文章詩歌的人,有的甚至寫了一輩子的人,他們都沒有這個頭銜,我不是也算很光榮嗎?通訊錄上那65個人名,也給了我某些有益的啟示。是的,中山市生活著一百多萬人,而僅僅是這六十五人可以稱“作家”的,難道不值得自豪嗎?再看看那六十五人,并不見黨政軍主要官員,也不見商界名流及大亨,都是各行各業的普通人,可見,這會員資格非權力也非金錢可以弄到手的。你不會打高爾夫球,只要有錢,即可以拿到高爾夫球會的會籍;你只有高中生的學力,只要有權,也敢于戴上碩士的帽子,但是,很少看到有權有錢的人鉆進作家協會,除了“作家”的貶值外,恐怕也是不敢鉆入,怕當南郭先生吧。如此想來,我又覺得坦然,覺得愜意,不覺吟出了一首《踏沙行》的詞來:

             筆走龍蛇,吟風弄月,遙遙卅四年頭數。雷州荊楚復香山,詩書伴我春秋度。    戶掛宵冰,窗縈早霧,文山學海休停步。輕風此日告消息,為余吹送聲名去。

             當了“作家”,心態會有些什么不同?一天,有一位女學生突然問我:“你覺得虹影的作品怎么樣?”這一問著實把我嚇了一跳。我腦中立即飛快地轉動:“虹影是何許人?”我隱約地知道她是當代的一位女作家,但很遺憾我沒有看過她的作品,我只好慚愧地如實告之。要是在過去,我可以理直氣壯地說:“虹影是誰?我為什么要知道她?”但是現在,你已經是一位“作家”了,你對文藝界的人和事可以漠不關心或知之甚少嗎?通過這事,我覺得有了“作家”這個“緊箍咒”,就必須要對得起它,不要徒有虛名。

            以前,每當我打開自己的網頁,瀏覽著自己在有限的業余時間內寫出的不少的作品,總覺得自己還算了不起,沒有質量也有數量呀,但是,我現在的心態發生了一些變化,覺得自己是一位作家,而一位作家只寫了這么一點東西,尤其是高品位高質量的作品極少,又是完全不值得沾沾自喜的,這無形中是給自己增加了很大的壓力。當然,我希望這壓力能變成動力,催我奮進,再上臺階。

             文章寫到這里,應是“大團圓”結局,沒有什么可寫了吧。的確,到這個地方結束,應是最合理的,至于以后,我還會不會再寫續篇,那就要看我今后是否有所作為了。我想,我沒有任何理由在此停步,“作家”的頭銜只會催我更加奮進,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同時,《聚賢茶室》也要與時俱進,更上一層樓,要把它辦成一個知名度更高的網站,這是我的心愿,也是我努力的目標。

                                            2003年3月

          shuma31.jpg (122847 字節) shuma32.jpg (125471 字節) shuma33.jpg (125724 字節) shuma34.jpg (125516 字節) shuma35.jpg (126187 字節) shuma36.jpg (121961 字節)
          shuma39.jpg (127309 字節) shuma43.jpg (121279 字節) shuma37.jpg (121892 字節) shuma38.jpg (112939 字節) shuma42.jpg (123042 字節) shuma41.jpg (120771 字節)

               廣州篇  雷州篇  荊州篇  香山篇        返回目錄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