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沫集》目錄

1、 68-71年 2、72-74年 3、 75-76年 4、 77-78年 5、 79年 6、 79-81年
7、 82-83年 8、84-85年 9、 85-89年 10、90-93年 11、94-96年 12、97年
13、98年 14、99年 15、00年 16、01年 17、02年 18、 03年
19、04年 20、05年 21、06年 22、07年 23、08年 24、 09年
25、10年 26、11年 27、12年 28、13年 29、14年 30、 15年 
31、16年 32、17年 33、18年 34、19年 35、20年  
返回詩詞首頁 返回網站首頁        

                             

  

(用于出版之序言)

陳賢慶  

    本詩詞集作者陳賢慶,筆名觀潮。一九四八年四月出生于廣州。在此南國都市生活二十年后,于一九六八年秋離開,隨上山下鄉大潮遠戌雷州農場,歷時近十一年,至一九七九年八月方離去,遠赴湖北省荊州地區鐘祥縣任中學教師。一九八五年九月初, 觀潮又調至廣東省中山市中學任教。二零零八年五月, 觀潮于工作四十年后退休,旋即被市老干部大學聘為詩詞班教師。

 觀潮就讀小學之時,先父顯唐公即導引讀唐詩,雖 時有不求甚解處,更有諸多錯讀之字音,然畢竟為詩學之啟蒙,對觀潮日后寫作不無裨益。讀初高中時,觀潮則主動涉獵唐詩與宋詞,對此類文學初有了解。一九六八年遠戌雷州后,始以詩歌敘事寄情,有新體舊體, 而多為舊體。觀潮之初衷,僅因其字句較深晦,內容較含蓄,不易被旁人所理解,即使詩稿外泄,或許不至獲罪。于是,月得若干篇首,數量漸漸可觀,遂自編為《水沫集》。觀潮之人生歷程簡單,然生命長河中亦時有微瀾。“水沫”者,則取余詩詞中所載,僅人生長河中數點水沫之意。盡管其后得知日本學者森鷗外、吾國學者謝六逸亦有同名詩文集,已不便更改,沿用至今。積四十年之久,《水沫集》已編至第二十五卷,得詩詞二千七百余篇。

觀潮初涂鴉,實不諳格律,尤不通平仄。 八十年代初,及粗通之時,對照舊作,不禁赧顏羞愧,后努力掌握之。今觀潮之詩詞聯文,發表于多種報刊及近百部各類卷集有五百余篇,計合一千三百余次,個人獲多種廉價之稱號,亦多次獲正規嚴肅之獎項。 觀潮能忝列于中華詩詞學會、廣東省楹聯學會、廣東嶺南詩社、中山詩社等,應是對觀潮數十年致力于詩詞寫作之肯定與鼓勵。

《水沫集》中,雖有詩詞二千七百余篇,然檢點自身,反思文句,猶覺優秀者甚微,粗陋者居多;唯一可取者,觀潮之拙作,畢竟記下數十年生活之軌跡,亦折射時代之變遷,可作追憶往事、檢討行止之用,故仍視為自珍之敝帚,不忍廢棄之。是歲之初,友人鼓勵,應將其出版。 觀潮謂,如要出版,不可良莠匯集。今主要選出曾于廣東之《當代詩詞》《嶺南詩歌》,廣州之《詩詞》,中山之《中山詩苑》,香港之《嶺雅》等嚴肅詩詞出版物刊登過之六百篇,稱之為《水沫集》精裝版亦可也。讀者或對 觀潮之詩詞文章專著等感興趣,可登陸余之網站《聚賢茶室》瀏覽,網址為www.pdglzs.com

光陰似箭,當年翩翩之少年,如今已過花甲,雖不算虛度人生,但自覺成績微薄。往者不可追,來者應知珍,趁發未禿頹,齒未危脫,冀能再有所作為,不枉此生,故未敢輟筆輕棄,再思發憤圖強,為弘揚中華傳統文化更盡綿力。

以上是為序。

                                二零一零年三月

補注一:歲月匆匆,轉眼之間,2018年又過去了。上面序文中的某些數據,應有了更新,如《水沫集》中的詩詞數量,已經是4066首,刊登在各報刊的詩詞累計已有2036篇次。觀潮確信,只要腦子還能動,手還能執筆敲鍵,《水沫集》 我還會一直寫下去的。 (2018年12月31日)                                  

補注二:歲月何其速,轉眼之間,又到了2020年4月。上面序文中的某些數據,又有了更新,《水沫集》中的詩詞數量,已經是4315首 。以前,還不時往市外的詩詞刊物投稿,廣州《詩詞》報編輯呂君愾、香港《嶺雅》詩刊主編李國明,廣東《嶺南詩歌》報編輯部主任蔡泰然都接受并經常刊登我的詩詞,與蔡泰然先生和李國明先生還有私交。但是,上述三位嶺南詩人已先后辭世。我也多年沒有投稿了,只 會為中山詩社的《中山詩苑》和中山詩詞楹聯學會的《中山詩學》定期發稿件。詩詞寫作首先是自己的興趣和愛好,其次是文藝家的責任,觀潮確信,只要腦子還能動,手還能執筆敲鍵,《水沫集》 我還會一直寫下去的。 (2020年4月27日)

注:《水沫集》2010年7月出版。趕趕潮流而已。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