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我對《南燕北鷹》的看法寫得最晚,是陳賢慶唯一沒看到及作批注的一篇評語

                

           

                              張穗強

           

          我看完《南燕北鷹》后很有一番感觸 ,特別是看了作品的主人公——“北鷹”對此文的評述后我更有一番想法了。在此,我只是泛談一點偏見。

          首先我應該對作品歌頌的事跡本身表示敬佩從這一對年青人身上確實看到一種時代的境界高峰。兩個年輕人走過這么一段不平凡的道路最后能結合在一起把北大荒和海南島相隔這么遙遠的地方一線相牽不能不說是當今的絕色之一。誠然他們有一種超人的熱情、信仰和生活向往以及特有的意志這是難能可貴的。我要這樣說“南燕北鷹”將成為七十年代青年運動史和愛情曲中的佳傳。這是我的第一點想法。

          第二點想法是作者這樣坦率地支持、歌頌“南燕北鷹”是值得學習的。我想除了作者是本人與“南燕北鷹”特殊的親戚關系外主要還是作者愿意肯定這種舉動它無形中代表了一種社會小潮流。但為何作者對他們的愛情史抱特有的見解卻遭到了主人公和旁人的反擊與指責呢?我想作者和內容本身就處在一種矛盾之中。似乎事情的高尚和偉大并沒有因作品的熏陶而神化。更使人費解的是作者對這種舉動的熱情謳歌為什么反而使主人公反感呢?我想這決不是主人公的謙虛之故吧。

          第三我應該高度贊賞作品的藝術成就我不懂詩但卻會彈會評。這首長篇敘事抒情詩是成功的藝術是輝煌的、燦爛的我不相信現時有多少人能從知青角度寫下這樣的佳作。至于作品里面詞句的“陌生”、“別扭”造成一些人的捧場及另一些人的攻擊我相信只是少見多怪而已。在文藝的百花園里我想這樣的作品是完全可以面世的有什么好新奇的會“小布爾喬亞”嗎?我看如果會的話那正好說明這樣才使作品多了些色彩。為什么作品就非得大紅、深紅不可呢?真的讓黃色在色彩中絕跡嗎?何況黃色本是一種重要的美術成份呢!文藝家們讓作品多些姿彩吧不要總把政治風云中的色彩套入作品的欣賞中這樣會損壞美學的,我的“左派之戰士們。

          另外我想在這里講一點陰暗的內容說得難聽一點就算給作品的歌頌者——“南燕北鷹”潑點冷水吧。我有點懷疑七十年代的知青扎根先驅們的壯舉會給社會帶來多大的改革?隨著社會潮流的急轉直下他們的道路又會給人們帶來多大的鼓舞和鞭策。當然直到今天我仍不會說他們笨說他們無知但我總為他們惋惜。他們有可能把自己的青春葬送到時代政治斗爭的風浪中而成為政治理論家們的犧牲品這不能不是今天我感覺最強烈的地方我不 只一次地想這些有志氣有抱負有文化的年輕人為什么不能成為文學家、科學家為什么不走一條自己對得起自己的道路而要成為時代潮流的產物呢?于是我內心產生這樣兩個相互矛盾的疾呼社會應該歌頌“南燕北鷹”社會應該挽救“南燕北鷹”。

          最后我還想說與其說《南燕北鷹》一 詩的價值是藝術成就,不如說是歷史的真實記載。它為我們留下一對青年人從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走過的一條不平凡之路,為我們留下了一對紅衛兵戰士、兵團戰士的生活斗爭畫面。我請人們不要忘記這兩個年青人,不要忘記象他們一樣當年馳騁 祖國大地而至今仍在社會角落的人,他們會填補歷史的缺陷。

          我希望人們能多讀讀《南燕北鷹》,我希望人們多想想為什么會出現“南燕北鷹”,我希望人們多關心一下“南燕北鷹”的未來。他們是對得起時代的,時代應該怎樣對待他們呢?

          請饒恕我在作品讀后留下這么不負責任的語句。

           張穗強

          19771116 于廣州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