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00憶摩托自駕游

                 陳賢慶

          2000210日,我駕駛著一部嘉陵90C摩托車從廣州回中山,出了廣珠高速公路,剛到中山境內的南三公路,不知什么原因,車子突然倒下,人摔在公路上!幸而,我身后沒有汽車跟著;又幸而,人與車都只是負了輕傷,人還能駕,車還能動,于是,我這傷者忍痛駕著傷車回到家。

          是夜,我在療傷之余,也回憶起這幾年我的摩托自駕游的經歷,覺得很有整理總結的必要。

          1952年在廣州參軍,1955年專業到南京教書,教了四十年的二哥,于1994年秋58歲時作為高級講師提前退休。退休后,身體還很強壯的他,回到故園廣州,發揮余熱。次年,轉到番禺一家房地產公司上班。某日,二哥來我鎮,見摩托車行有一種嘉陵50C摩托車,很便宜,似乎是2500元,便買了一部,騎了回去。之后,他不時騎著他那匹“鐵馬”,往來于番禺與中山,令我也羨慕起來。

          19962月,趁著寒假,我也買了同樣的一部,還上了一個牌。丟掉自行車而騎上摩托車,是生活質量的一大提高,時已48春秋的我,顯得也很自豪。有詩為證:“鐵馬紅軀體,嘉陵我獨騎。老來猶學馭,一路顯英姿。

          但是,中山畢竟是法治之區,我無證駕車半年,甚感不便,6月某日,到石歧考駕照,一次成功,甚喜!亦有詩記此事:“考場兜轉我心驚,緊咬牙關一次成。孰料老來猶應試?熱風吹面滿豪情。

          考了駕照,駕車上路自然就坦然自信了。然而,那部嘉陵50C摩托車,畢竟是小型車,跑不了長途。7月放暑假,我即花了8000元,購買一部嘉陵90C82日到石歧大嶺檢驗站驗車,因我駕照未到手,由吳國儀老師幫忙駕車,吳已接調令,要調至市師范學校當總務主任,臨走時,他幫我做了這件事。

           8月份,我的摩托車駕照到手了,此時,出行就更方便,常駕車到附近市鎮兜風,亦有詩為證:“新車新證件,往返不心驚。順德番禺市,輪飛夏日輕。”其后,我覺得在附近兜風不夠刺激,于是,嘗試跑遠些。1015日,我駕車到廣州去。進入廣州城后,在廣州大道立交處,本想到中山路,不小心轉到環市路,結果沒有可停的路口,周圍車多車速快,令我心驚肉跳。再加上,沿途交警很多,忽然想起,今日是廣交會開幕之日。之后,一直開到省汽車總站,才停下來。后來覺得太可怕了,趕快逃離吧。于是,繞道恒福路,到了沙河,轉入廣州大道,過了洛溪大橋,才覺得心安些。下面一首五律,就是寫的這次經歷:“十月正金秋,驅車到廣州。心驚環市路,膽戰荔灣頭。恒福人流密,沙河客貨綢。洛溪橋過后,仰面吐胸憂。

           驚險的事過后,很快又忘記了。11月的某天,我又駕車北上,二哥則駕車南下,我們在順德碧桂園會合,并進去參觀了半天。離開時,二哥的車發動不了,結果我載他到市橋,他找了部小貨車來將壞車搬回去。嘉陵50C摩托車的壽命是短暫的,不久,這種車被淘汰了。

           1997年初,二哥在澳洲山莊買了一套房子。澳洲山莊并非在澳洲,而是在廣州的東北角,與增城市交界處。524日上午,我駕摩托車到市橋二哥處,將車放在市橋,下午與二哥及侄兒勁帆一起到澳洲山莊,參觀二哥在那里買的房子。回來再到市橋駕車回中山。

           二哥為何在澳洲山莊買房子,原來那里的房子很便宜,20年的按揭。每月只交付600元。那里環境也很好,最適宜養老。我有小詩描寫之:“樓房依嶺建,道路幾廻環。放眼青山上,荔枝似已丹。”但是,那紅火了一段時間的樓盤,最后處于半爛尾的狀態,這是買房時始料不及的。

           1998年,二哥轉移到洛溪大橋之南的新樓盤海濱花園上班,公司提供一套房子暫住。118日,我又駕車到廣州,將車放在海濱花園,沒有駕車入廣州。下午5點多鐘,才從洛溪回家,但是開了不久,天已黑了,經歷了兩個多小時的夜行,一路也是心慌慌的,到了中山境地才心安。有《夜行記》一詩記此事:“日暮驅車別洛城,市橋未盡已燈明。沙灣橫瀝中山近,夜色濃濃不覺驚。

           1226日,同學張國勝君嫁女,我亦駕摩托車到廣州赴宴。摩托車還是放海濱花園。飲宴后,不作夜行記了,在海濱花園過夜,次日早上與二哥飲早茶后,再駕車回中山。

           除了我自己駕著車到處去之外,我也會載著女兒或同事去周游。如1999829日為星期天,載著小女兒作順德中山城鄉游,詩中寫道:“周日時晴時有雨,驅車遠路趁風輕。朝馳順德觀新景,午后歧江聽鳥鳴。94日,載著新來我校工作的語文教師小郭到小欖鎮游覽,詩中寫道:“南頭東鳳菊城游,少女心歡看不休。綠野花園尋美景,芳容盡在相機留。”到了國慶節,又載小女兒到廣州,將摩托車放海濱花園。再入城里游玩,逛天河城,乘坐新開通的地鐵,再逛北京路步行街,在長堤看完晚上的煙花匯演,才回到海濱花園。次日回來的時候,經過的地方就多了,先到沙灣的寶墨園,再轉入大良鎮,然后,進入廣珠公路邊的新建的寶林寺,之后,再轉入容奇鎮、桂洲鎮……回來時,未到南頭路口,出事了——后輪胎穿了漏氣!結果,兩父女推車到南頭路口,補好胎,才得以歸家。這兩天詩寫了不少,還是最后一首印象深刻:“夕陽西下踏歸途,輪破胎穿氣泄無。推過桂洲肩腿痛,平安父女返家居。117日,覺得與女兒所到的寶林寺很好,時間關系未及細游,還要去一趟,于是,載著新來我校工作的英語教師小蔡到寶林寺游覽,詩中寫道:“趁此天晴又遠游,寶林寺內燭光幽。麗人美景相輝耀,泉邊石畔影長留。

           199912月,澳門回歸祖國環抱。作為獻禮,京珠高速公路建成通車。開始時,摩托車也可上京珠高速。1211日下午,我獨自駕車體驗行駛于高速公路的樂趣,花10元開到番禺一段,再花10元返回。有詩記載云:“風和日暖看輪飛,百里長橋立聳巍。綠野紅樓相映伴,京珠高速慶回歸。

           時間不覺要進入新千年,1999年最后一天,我又驅車到廣州,依然是將車放到海濱花園。到城里拜會大哥大嫂后,即上街游覽。是夜,在白云山的麓湖邊上的白云仙館,與老同學聚會,共慶千禧。其后,隨蔡同學坐車到他所居住的祁福新村過夜。次日,即2000年元旦,與蔡同學飲完早茶后,再到洛溪海濱花園取車,沿迎賓路、京珠高速公路回家。駕車之樂,可在這詩中見一斑:“迎賓一路望南東,坦尾京珠若巨龍。駛入通衢心暢快,中山三角瞬間逢。

          回家次日,即12日,又駕車載小女兒到石岐。詩云:“日暖風和好遠行,驅車載女兩輪輕。馬安阜港如飛過,四十分鐘到鐵城。

          123日,是個假日,又載小郭到番禺大崗一行,詩云:“假日驅車作遠游,崗東石嶺到潭洲。濛濛薄霧涼風起,碧桂旋行暮色幽。

          20002月,春節期間。二哥、二嫂住在澳洲山莊。我作了個大膽的決定:駕車一直到澳洲山莊!于是,“驅車一路到羊城,過了番禺未暫停。穿越華南新干線,澳洲日暮見山青。”是夜,就住在山莊,很幽靜,且看這詩的記載:“遠離都市住山莊,氣朗風清入室房。夜半猶聞松颯颯,蟲鳴斷續夢添香。”次日早上,在兄嫂的引領下,在山上游覽。有很愉快很溫馨的感覺:“清晨漫步在山間,曲徑幽幽去復還。飽覽峰湖云變幻,親人異地盡開顏。9點鐘后,驅車離開山莊,由廣汕路入城東,轉到沙河,開到淘金路,在大哥家吃午飯。得知侄兒侄女自駕車到珠海玩,傍晚會到我家。午飯后,我即駕車從華南快速干線轉京珠高速出南三公路……

          在京珠高速公路時,車子肯定開得快些,大概時速60公里。離開高速公路進入南三公路后,惦記著侄兒侄女們是否來到,亦未減速,結果,走不了多遠,車子忽然倒下,將我也摔在路上,頭盔被擦去深深的痕跡,右手虎口扭傷,左膝蓋有外傷,左腳腳公頭指甲被壓黑;而車子,車燈、倒后鏡等破損……

          上述,就是我躺在床上所想到的這幾年來自駕摩托車出游的經歷。自駕游有快樂,也有隱憂,畢竟馬路如虎口。經此意外,自己小心了;雖然同年86日仍駕車去了一趟廣州,但以后,基本沒有這樣做,去廣州,都是坐汽車去。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