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66珠三角“步行長征”記

                 陳賢慶

          1966年文革爆發后,出現了“革命大串聯”一事。這事,我已在其他文章中談到了。

          革命大串聯,既辛苦又愉快,但那突如其來的數百萬數千萬旅客,使得車船都不勝其負荷。可以說,全國的鐵路、公路、船運交通都亂了套。而“革命小將”的白吃白住,也讓接待單位錢盡糧絕。于是,中央不知何人居然想出了一個變通的辦法,那就是步行串聯!既可以達到串聯的目的,又可以學習紅軍長征的精神。這樣的一個主意,居然可以使得學生們樂意接受,于是,一支支步行串聯的隊伍,扛著紅旗出發了。我班有8位男女,扛著一支不知什么戰斗隊的旗幟,唱著革命歌曲離開廣州,步行去領袖的出生地韶山。某天,我妹妹和她的小同伴們也整裝待發,我問:你們去哪里?她們答:步行去韶山和井崗山!事后,我問過她:你們中途有沒有坐過車?她答:毛主席的紅衛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我們完全是走著去走著回的!

          別人都“步行長征”去了,我以及幾位沒有革命激情的男同學,既不想吃虧,又不想吃苦,于是,也設計了一條步行長征路線。別人往北走,我們往南行!往南是什么地方?就是現在珠江口西岸的南海、順德、中山、江門等地。當年,這一帶雖是珠三角地區,但離富裕還是很遙遠的。不過,比較而言,總好過廣東的其他地區,如同現在一樣。

          12月的某日,我和詹、梁等六位男同學上路了。沒有扛著什么旗幟,但青春的面孔,那草綠色的軍裝(我是沒有的),胸前的毛的像章,很容易讓接待站的工作人員相信是毛的“紅衛兵”來了。當年,沒有叫上若干位女同學,是極大的遺憾,不然,男女搭配,步行不累。

          第一天,我們坐渡船到芳村,然后開始往平洲、陳村、北滘、倫滘方向走去。那時有一條三級公路,中途遇到大河,如三洪奇水道,肯定還要過渡。現在,105國道要有一分鐘沒有車通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當年,一個鐘頭也沒有遇到一輛車經過,是完全可能的。所以,我們想搭個順風車也難,當然,也沒有這個想法,不然,就不去步行了。中午,我們似乎在陳村吃的飯;到接近傍晚時分,我們才步行至順德大良鎮,則是肯定的。大良——順德縣的縣城,有什么好玩的?現在也無非就是一座清暉園,但是,在“橫掃四舊”的年代,估計此園是難逃一劫的。我們有沒有去過,已記不起。19859月我調到中山工作不久,就重游大良鎮,寫了這樣的一首七絕:“二十年前過大良,行蹤何處可尋芳?清暉園內雙皮奶,味道猶如舊日香。”詩中明確點明,當年我們在大良,是吃過當地特產雙皮奶的。

          第二天,我們繼續往南走。在珠三角生活過的人都知道,從大良往南走,要經過容奇大橋、細滘大橋、沙口大橋等,以前,這三處都是沒有大橋的,都要過渡,大家可以想象要花上多少時間了。所以,我們步行至中山小欖鎮時,肯定也接近傍晚了。今天的小欖鎮,真不得了,象一座中等城市,但是,當年也不怎么樣,不過,規模是初具的。街道不少,也很熱鬧。我尤其記得有一條很寬闊的河,應該就是現在江濱公園前面的大河吧。至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當年沒有,現在似乎也沒有。

          第三天,我們繼續步行,往南走至石歧。中途似乎沒有過渡了,但是,卻是越走車越少,越走越不見人煙,這一帶,應該就是現在的東升、坦背、沙朗等地,當年都是農田。只看到農田中間一條狹窄的三級公路在往遠處延伸,公路兩邊種著高大的樹……

          應該也是接近傍晚時分,我們走到了石岐——中山縣的縣城。石岐給予我們的印象是滿好的。當年,岐江橋一帶,以及孫文路,就是熱鬧的去處,商鋪林立,晚上行人眾多。我們似乎是住在孫文路的文化宮那里,一出門就是鬧市,有身在廣州的感覺。所以,在石岐,我們可以停留兩天,肯定也去過西山寺等地。19859月,我 調到中山工作,因搞調動手續,在石岐教師招待所住了一晚,有七絕一首憶舊:“二十年前此地游,陳郎不似舊風流。繁華最是孫文路,鬢影衣香勝廣州。”詩中說到“勝廣州”, 是指改革開放后85年的情景,那也不算太夸張的。

          本來,我們還想再往南走,走到拱北,但是,看看地圖,畢竟太遠了,而且,那也是禁區,不是隨便可以去的。在石歧玩了兩天后,我們就往北走,實際是往回走,走回到小欖鎮。只不過,到了小欖后,沒有停留,再繼續過渡,到外海,最后步行至江門。

          當年的江門,規格比大良和石岐都高,它不是縣城,而是一座地級市。實際上,江門也比石岐大些,有“小廣州”之稱,但是,似乎沒有石岐好玩,沒有什么去處。我們知道新會有個“小鳥天堂”,于是,有到那里看看。說是“天堂”,其實就是一個小島,島上有棵大樹,樹上有許多小鳥,如此而已。這江門市,想不到兩年后我們常常與它打交道。我們中有幾人其后都到了雷州半島當知青,往返廣州與湛江時,因直達車要經過龍江渡和九江渡,耽誤許多時間,于是,就有另一種交通方法,就是水陸聯運,我們先在廣州坐夜船到江門,次日早晨從江門坐車到湛江;從湛江來時則相反。

          在江門玩了兩天,我們坐船回廣州。為什么不步行回去?原因已想不起來了,大概“革命豪情”已盡了吧。這珠三角之行,我可以向天發誓,除了從江門坐船回廣州,其余的路程,都是步行的,盡管珠三角的三級公路比不上井崗山的路崎嶇!

              在那些日子里,最苦的是學生們的父母!他們無法阻止兒女去擠車擠船遠去,尤其擔心他們步行長征,風餐露宿,只有日夜牽腸掛肚。幸而,當時社會混亂,但治安很好,車匪路霸、拐賣婦女兒童的團伙還未出現,未聞有哪位男生被搶劫女生被拐賣的事。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