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08重游東莞粵暉園 

                                          陳賢慶

                2008年10月16日,東莞市的中華詩詞學會舉行成立二十周年慶典,邀請一些兄弟詩社參加,中山詩社也在邀請之列。是日早上,我社派出19人,乘坐一輛中巴前往東莞,我亦在其中。到達莞城的東莞賓館時,已經9點多。在會場中,我們帶去的一些賀詩懸掛了以來。我的一首為五律,由我大哥、廣州書法家陳賢俊用隸書寫出,詩云:“莞城多李杜,曲水飲流觴。待日銀瓶嘴,詠霞獅子洋。龍舟鑼急勁,紅豆樂悠揚。更立銷煙地,高歌改革章。
                開這種慶典的會,照例是某些人發言,到12點正,然后是午宴。不過,東莞中華詩詞學會的一條好經驗,值得我們借鑒。那就是詩詞學會與書畫協會有很多合作,當代本地詩詞家的精品,由本地書畫家以書和畫的形式推介,相得益彰。
                午飯后,我們一行到道滘鎮的粵暉園參觀。此園我于06年3月10日與學校的同事去過,此番重來,缺乏新鮮感。與兩年前最大的不同則是,園景依舊,但是,偌大的園中極少游人,沒有了當年游人如鯽的喧鬧景象。兩年前的情景,我有《訴衷情》一詞敘述過:“
          晴和春日正堪游,園內好清幽,漫步賞亭樓,聽雅樂隨風蕩悠。    紫煙崖畔,游人絡繹,舉目嘆飛流。榕柳滿湖洲,倩影伴蘭荷再留。”此番對比也太大了!我們在園中,只是隨意走走,順便照個相留念。我在漫步中,不時沉思:此類人造的現代園林,如何才能做到吸引更多游客,不至虧本?

                此行,對于我來說,最大的收獲,則是與毛谷風教授和李國明先生認識,尤其是與李先生交談多時。李先生是廣州人,為張采庵學子之一,后到香港生活,主編《嶺雅》詩刊。我曾在該刊發表過數篇作品。交談起來,李先生還記得我,并囑我再給《嶺雅》供稿。回家后,我給他寄去幾首,后08年的一期果然采用了,托深圳的毛教授給我寄來刊物。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