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07順德樂從行 

                                           陳賢慶

              2007627日,中山詩社22人到順德樂從鎮與順德詩詞學會舉行詩詞藝術沙龍 。中山詩社與順德詩詞學會是兄弟組織,每年都要舉行一次活動,或在中山或在順德。順德的詩詞家如陳公望、潘根、岑文、岑世鈺、葉澤流等,都是我們的老朋友。

              在舉行藝術沙龍之前,主人先安排兩個節目,一是參觀陳家祠堂;二是參觀家具博覽中心。

              此陳家祠非廣州之陳家祠,坐落在樂從鎮內,規模不算小,但是,卻是日久失修,顯得破爛衰敗了。只有一些暗淡的雕梁畫棟,依稀可以辨別出昔日的輝光。主人帶我們來參觀,并非炫耀什么了,恐怕是讓我們這些酸文人墨客發懷古之幽思罷了。由于本人亦陳姓,真的也讓我黯然神傷了。不過,我想,神州大地,有多少文物已由我們親手毀掉;尚有多少文物,正在任由它們風吹雨打,繼續衰敗。富裕如順德者,也未能很好保護此祠堂,何況其他貧窮落后地區?所以,亦不要太傷心了。事后填得《畫堂春·訪游樂從鎮陳家祠堂》一闋,道出我當時的心情:“樂從欣見大祠堂,當驚舊日輝光。雕欄畫棟闊門廊,暗道明窗。    百載滄桑變幻,行吟慨嘆荒涼。檐間燕雀唱朝陽,笑我心傷。

              之后,主人帶我們去參觀該鎮的家具博覽中心。樂從是廣東最著名的家具制作和集散地,高檔、中檔、低檔以及各款各式的家具樣樣俱全。你想到和沒有想到的,都可以在該鎮找到。當然,我們所參觀的博覽中心,不得了呀!簡直就是一座巴黎盧浮宮,富麗堂皇!這里所出售的,全都是我們很難判斷其價格的高檔家具。在這里行走,“徒有羨魚情”,沒有釣魚心!我們就只當是大鄉里出城,開開眼界吧。

              不過,深入一想,過去,我們過的是什么日子啊,粗茶淡飯,破桌陋床,如今,一個鎮的農民,竟能制造出如此精美的家具,并遠銷海內外,的確不簡單了。再說,里面的家具,我買不起,但是,不少先富起來的人們是買得起的,這也值得欣慰。還是以《暮山溪·參觀鎮家具博覽中心》一闋贊贊樂從的這項光榮吧:“樂從家具,舊日知名譽。步入羅浮宮,極堂皇,全迷歸路。高床軟枕,沙發配茶幾,皮絨布,無暇數,貴重光門戶。    藤箱木椅,今時猶興古。鏡畫靚燈瓶,飾餐臺,惹人頻顧。南方小鎮,長領此風騷,觀游處,多商賈,貨物重洋度。 

              午飯,主人安排得簡單些。算是個工作午餐。午飯后,我們在鎮文化中心舉行藝術沙龍活動。在這活動中,我被安排 代表中山詩社宣讀一篇論文 。至于研討過程,以及吟唱環節,就不詳敘了。不過亦有《憶王孫·參加順德中山詩詞藝術沙龍》記其事樂從別苑設沙龍,墨客詩家論古風。淺見真知集異同。興猶濃,帶醉歸途暮靄中。

              至于詞中所說到的“興猶濃,帶醉歸途暮靄中”,是由于主人將晚餐弄得十分豐盛,讓我們飽餐一頓,并帶醉而歸。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