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03連州之行

                                  陳賢慶

               一個地方,去年去過,今年再去,肯定索然無味的,去年到了一趟連州、清遠,想不到今年再去,本來不必再寫,但這次的行程又稍有不同,還是應“小記”一下。

               2003年7月14、15日,市教育局教研室組織中山市中學生文學社夏令營活動,每校派一教師一學生參加,我在匆忙之間找不到可以帶隊的老師;教研室的閻老師極力邀我去,說是有我這個“爺爺作家”,可以增加這夏令營的文學氛圍。我想,利用這兩天的時間,和他探討一下有關今年高考以及其他教學的問題,大概也不會虛度時光吧,于是,決定自己去。

               14日早上,我帶著學生麥虹到達石歧上車的地點,才知道閻老師因事不能去,再一看其他老師,大都是年青的,學生也大多是初中的,我心想,這下壞了,漫長的兩天時間怎么過?幸而,上車后不久,有一王老師和我坐到一起,而她的學生小嬌則與我的小虹坐,兩分鐘之后,她們變成了親密無間的朋友,一路上笑聲歌聲不斷;而半小時后,我也和王老師熟悉了。言談之中,我發現王老師是一位事業心很強,工作成績顯著的優秀教師;同時,她也是一位文學愛好者,我們之間不乏共同語言,于是,一路上,我所擔心的寂寞就不存在了。

               第一站,我們所到的,是英西峰林。所謂英西峰林走廊風景區,是指位于英德市西南部的九龍、明逕、巖背三鎮之間的地區,這景區連綿二十多公里,一千多座山峰呈線型排列,形態各異,錯落有致,堪稱最具規模的“南天第一峰林風光”。上述的風光,我們算是坐在車上領略到了。

               接近中午時分,我們來到了一個叫彭公祠的地方,這是我去年沒有到過的。在接近彭公祠時,導游介紹說,那彭公祠依山而建,氣勢雄偉,有南國布達拉宮之稱,使我興奮了好一會。到達明逕鎮,我們看到螺山山腰,的確有一座依山而建的建筑物,但那是一座白色的、灰暗的、規模不大的建筑物,和布達拉宮相提并論,確實可笑了。

               下了車,步近大門,見有一橫匾,寫著“明義知方”幾字,是咸豐六年掛上的,四字的意思,大概和“知書識禮”差不多吧。進門之后拾級而上,但見一間間的小屋,無窗而只有一個小孔,不知是用于住人還是用于了望。在某面墻壁上,有簡介這彭公祠的文字,但也只是說,彭公祠始創于明代天啟年間,至今四百余年,依山而建,若拉薩之布達拉宮,故有南國小拉薩之稱云云。石壁上還有一副對聯,寫道:食盡黃花九曲水,連綿烏石萬重山。這對聯還算對得可以,除了“食盡”對“連綿”欠妥外。關鍵的,是此彭公到底何許人?尚不得而知。我想,要往上到正堂,或許可得知吧。

               再往上登了一會,來到這建筑物的最高處,便是一間小小的“彭公可學祠”,只有一個彭公可學的像,還有一副對聯:可愛容貌端莊,精神有在;學成陰陽妙術,福蔭無疆。此對聯不知是否今人所撰,并不合對偶規律,很是別扭。四處尋找,還是不知彭公彭可學是何許人也。問導游,導游說,彭公是明朝的大官,鄉人紀念他,在此建祠。回來之后,我查了多本資料,也求助于google,還是一無所獲,到底不知彭公是誰。此祠,唯一可取的,就是立于山腰,可俯瞰遠處山峰,近處溪流;藍天烈日下,碧草綠樹,尤為可觀。

               離開彭公祠,我和王老師,以及小虹、小嬌,來到祠前的溪流邊,以清水洗臉,并照了幾張相。

               中午,我們在一家酒店吃午飯,飯后,又趕往另一景點。這景點在九龍鎮,叫穿天巖。這也是我去年沒有到過的。到了那里,但見一汪碧水,蓄于山巖之中,有一群少年,正在潭中戲水,只見他們爬上石壁五六米處,縱身跳下,動作還有些高難,甚至危險。我們坐上船,船家把船搖至洞內。有關洞穴,我見得也多,這洞的特點,是頂上有一大一小兩處空洞,可以看到藍天白云,所以叫穿天巖。那大的洞,形狀似一張葉子,也似臺灣島;兩洞合起來,又似一個巨大的“感嘆號”。當然,除此以外,也沒有什么可供觀看的了。我們在洞外的小溪之上的巖石處,也照了幾張相。

               之后,我們又坐車前往另一景點。這景點叫三排瑤寨,在連南縣城南11公里處的三排山脈的半山腰,在去年我到過的“萬山朝王”附近,但去年并沒有到這“山寨”參觀。這是一處供人參觀而建的瑤寨,屬“做秀”性質,里面有多處瑤族人居住的房屋,如吊腳樓;另有釀酒坊、碾米房、榨油房等;有瑤人飲水的設施竹水筧;此外,寨中陳設著瑤人慶典所用的大鑼、大鼓,以及弓弩等。當然,小商店里出售的,都是瑤族的工藝品和旅游紀念品。我最大的感觸就是,瑤族人所住的屋子,都是沒有窗戶的,我們一進去,已覺得難受,不知在里面睡上一晚,還有沒有氣息出來。

               離開三排瑤寨,我們即趕往連南縣城吃晚飯。晚飯是“全菇宴”,也算特色之一。飯后,我們又趕往一處表演場,觀看瑤家的篝火晚會,而這個地方,這種晚會,我在《連州、清遠游》一文已敘述過,內容完全一樣,只是觀眾尤其是參與表演的觀眾不同,表演嘉賓中有一位三四歲的小男孩,煞是有趣可愛,其他的,這里就不再重復了。

               9點鐘,表演結束,我們即趕往連州,半小時后到達正申報四星級的連州大廈。見時間尚早,我們四人在附近的商店逛了一會,小虹和小嬌在“多美麗”快餐點,每人買了一包食物回酒店享受,到底是孩子,嘴特讒。

               我與一男學生同一房,為了不影響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我11點半即睡覺,居然也睡得很好。次日早晨,早餐后,8點半鐘,我們又驅車前往一處景點。這景點,也是我去年參觀過的連州地下河。那是最值得去參觀的一處景點,所見的景物依舊,只是身邊的人不同,要寫的事并非沒有,但也不便重復了,讀者可參看《連州、清遠游》一文。

               中午,我們在連州大酒店吃午飯。飯后,便踏上歸程。整個下午,我們都在路上,要寫的事不是沒有,但寫出來似乎與旅游無關,也罷了。至于這次旅游,對那些中學生來說,會有些什么收獲?我想,收獲不會少的,至少可以讓他們看到許多在珠江三角洲地區看不到的人和物,見識的增長,對提高寫作能力當然大有裨益。

               在黃昏日落之時,我們在京珠高速公路三角路口下了車,再轉車回黃圃。在與王老師、小嬌等團友分手時,我們竟有依依不舍之感。是的,人生何處不相逢,又總有分手的時候,但生活中的樂趣和幸福,卻是可以去尋找和發現的,這是我在這次旅游中最大的感慨。還是以這首詩作為全文的結束吧:去歲連州觀洞嶺,今朝粵北探清流。炎炎夏日人勞累,幸有孩童伴我游。

                                                 2003年7月16日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