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我的妹妹(代序)


                                     陳賢慶

           

          在《我的文學之路》一文中,讀者大概還記得,我有一個妹妹。在19761月她從海南島遠嫁黑龍江時,囊中羞澀的哥哥我無錢買一兩件象樣的禮物,惟有發揮自己的特長,寫了一首題為《南燕北鷹》的新體長詩,算是對他們的贊美和祝福。24年過去了,真可謂彈指一揮間,當年青春美麗的妹妹,如今已逼近半百,下崗而等待正式退休,兒子小川即將大學畢業。盡管她看上去仍不覺衰老,也輕易在上海一所質量管理教育培訓中心找到一份教師的工作,但我以為,一個50歲的女人,無論她有多么傳奇的過去,她的人生之旅,已走到了終點,剩下的事情,恐怕就是悠閑地欣賞那紅彤的落日,以及絢爛的晚霞,同時坐下來,靜靜地重溫過去的歲月,寫點回憶錄,50歲以后還能創造奇跡的女人,大概很難找到了吧。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妹妹在那新的單位,居然干得有滋有味,比以前更精神,更忙碌,寫回憶錄的事,暫時還安排不上,真拿她沒辦法!

          我和妹妹共同生活的時間不過十幾年,196811月,20歲的我和17歲的她,就各奔一方,我去了雷州半島,她去了海南島。現在的青年人可能會問,當年你們兄妹為什么不到同一個地方?的確,這個問題我現在也難以回答,我只能說,在那個年代,革命青年志在四方,我有我的同學,她有她的戰友,同學和戰友之情,有時又勝過兄妹之情,所以,我們居然沒有想過是否要去同一個地方。自那一年分手,以后三十多年雖有見面,但畢竟聚少離多,這不能不說是讓人傷感的一件事。正因為聚少離多,我對妹妹的了解也十分有限,包括她在海南島和黑龍江的經歷,尤其是她的內心世界。如果她,以及妹夫裴海榮,能把他們數十年的肯定不平凡的崢嶸歲月寫出,對于同輩尤其后輩,都會有所教育和啟迪,不知他們有沒有這種打算。

            我們期待著……

                                                           20008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