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廣東北行

        陳賢慶

                                  序言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這首《松花江上》,是我們青少年時耳熟能詳的歌曲。現在,我們雖與日本有釣魚島之爭,但已沒有了抗日救亡的迫切與悲憤了。東北大地,應是南方人夏天避暑和游覽的好地方。20147月,有一班廣東中山人,也策劃去一次東北旅游。他們是:莊叔、莊嬸、莊少、華華、華女,這五人是一家。根少、苗苗、細妹,這三人是一家。還有小雨點、旦旦、岑子,這三人是朋友。讀者很容易誤解,這是兩位大人帶著一班小朋友在暑假期間外出旅游。

    上述共十一人,其實,除了華女,全都上了年紀,兩人到景點可全免票,三人可享受半票。十一人中,兩人拿香港特區護照,五人拿澳門特區護照,兩人有美國和中國雙重國籍,三人拿國內身份證。但如果因此認為他們會落后于社會潮流,在國內旅游只能跟團,那就錯了,他們此行,是要“自由行”;也不要以為他們連智能手機也不會用,那也錯了,他們不僅會玩智能手機,還都開通了微信,策劃旅游之時,便已建立了“東北自由行”微信群。而且,他們還懂得在手機上使用百度地圖等導航,懂得網上預訂火車票和酒店等。這班人的領頭者是根少和莊少。“少”即“少爺”的簡略,廣東人的用法。此二人出身貧苦,無“少爺”之實,只是青壯年后,在香港和澳門打拼,小有成就,于是,勉強進入“少爺”的行列。

    他們的經濟不算拮據,但旅行也本著節約為原則,北上東三省,沒有打算坐飛機或高鐵,而是坐火車。坐火車更能體現旅游樂趣,沿途可以飽覽風景。本來準備先到黑,再南下吉、遼,但買不到直達哈爾濱的火車票,于是買了T83次從廣州東到沈陽北的火車的硬臥票,每張570多元。行程則改為先遼,再吉、黑。當一切都準備好了以后,陳老師從文化館曲藝班學員旦旦、岑子那里知道了他們此行,覺得不錯,于是,也決定加入這支北上的隊伍。
   
老陳也去過一些地方,包括西藏,包括歐洲等,但是,還沒有去過東北。本來,他是最應該去過東北的,他的妹妹1977年到1994年,都在東北工作和生活,當時他并沒有能力去探親;20129月,他的妹妹、妹夫以及二哥、二嫂等隨“知青專列”從上海回訪北大荒,他因工作關系也沒有同行。此番受旦旦、岑子鼓動,老陳也心血來潮,欣然答應。根少、莊少等也表示歡迎。于是,根少為老陳追加兩張火車票——從廣州東到惠州的硬座,以及從惠州到沈陽北的同一車廂的臥鋪。

    出發前兩天,莊少、小雨點、旦旦、岑子以及老陳在海港酒樓飲茶見面,初步擬定了東北之行的行程路線。

第一天,201482日,周六

    早上7點半鐘,除了老程夫婦,其余十人,帶上全部行李,集中到石岐萬佳廣場的車站,坐上到廣州天河客運站的大巴。兩小時后,到達天河客運站,再步行到廣州火車東站。進入候車室不久,根少苗苗夫婦也從香港坐火車到來。“東北自由行”一行12人全部集中,互相見面認識了。

    10點半鐘后,他們準時進入T83次列車,找到了臥鋪車廂。12人,差點就占了臥鋪的兩格。老陳手拿硬座票混進了臥鋪車廂,列車員命令他開車后回到第4節車廂。1115分,列車準點發車。列車員又來干涉老陳了。老陳只得怏怏而去,但他扮成老態龍鐘、不良于行的樣子,走了幾步,那列車員忽發惻隱之心,讓他留下,畢竟從廣州到惠州,不過一個多小時而已。到了惠州,老陳便名正言順成了臥鋪擁有者了。

    T83次是從廣州開往長春的,中途又會變成T86次,后又變回T83次,始終未弄明白變化的原因。此車是新空調列車,感覺也舒服。從惠州起,列車沿京九線北行。由于大家集中在鄰近兩節車廂,互相照應也方便。有躺下休息的,有倚窗看風景的,有吃零食的,有聊天的,有看Apaid的,有看手機的,各自各精彩。旦旦、岑子還有老陳,未忘帶上兩三冊曲本,在車廂中,也一起唱《情贈茜香蘿》《仙侶會鵲橋》等,引起車廂有的旅客側耳傾聽。

    鄰近車廂有位活潑的小女孩,不時在各處走動。老陳以他當過中學教師的本事,很快和她混熟,與她并坐到車窗邊聊天。小女孩叫子涵,讀小學三年級,遼寧錦州人,父母都是大學教師,此次母親帶她到廣東以及港澳旅游。老陳問她對各地旅游的感受,她都一一有條有理并富有感情地回答,讓老陳頗感驚訝,真是后生可畏。談話正歡,不料那邊同伴有騷動,老陳過去詢問,同伴遞過根少的手機,老陳看到,他和子涵被照了相。要命的是,老陳低著頭,子涵仰著臉,由于照相的角度,老陳的嘴正好與子涵的嘴對在一起,形成“熱吻”的情景。老陳大驚,生怕明天上了《遼寧日報》的頭條!轉而一想,世間恐怕不少“緋聞”“冤案”,也是這樣由狗仔隊制造出來的吧。

    列車經過廣東的河源,江西的贛州、南昌、九江,經湖北的鄂州,再進入中原大地。夜幕降臨,老陳忽然醒起,今夕為七夕,日間唱了《仙侶會鵲橋》一曲,也算應景了。想不到,今年七夕,是在北上的列車中度過。

第二天 83日 周日

    當車窗外看到晨曦時,T83次已經進入了河南大地,經歷阜陽、亳州、商丘、菏澤等市。天光大白時,他們已經身處山東省的聊城。在列車上,洗漱、如廁都不方便,他們都是隨便對付的。9點多鐘,列車到達衡水;10點多鐘到達任丘。直到中午,12點多鐘,列車終于到達了我國北方的大城市天津。在天津,停車15分鐘,可以下車走動,買些食物。

    按照旅游計劃,他們將在沈陽逗留一天后,即往丹東走,不是坐火車,而是租一輛車去。租車這事,就交給老陳去辦。老陳與沈陽的朋友小強通了電話,小強答應來接車,并幫忙聯系一部中巴。這事辦好,大家也放心。

    下午2點多鐘,列車到達河北省的唐山市。同行中的小雨點這時有話講了。在清末民初,香山縣有不少人北上唐山修鐵路,小雨點的祖父便是其中之一。祖父在唐山收養了一位孤兒,便是小雨點的父親。1976年之前,小雨點一家和唐山還有一些聯系,但是,1976728日晚,唐山經歷了一場大地震,其親戚全部遇難,慘痛情景現在也不忍多提。現在,老廣們所見到的,唐山已經是一座全新的城市,高樓大廈林立,但愿唐山人民平安幸福吧。

    下午3點多鐘,列車到達山海關。這山海關,名聞中外,是萬里長城的東端,是東北與華北的關隘要道。當年就是吳三桂,沖天一怒為紅顏,打開山海關,引清軍入關,成就了兩百六十多年的清朝統治!忽然又想到,山海關有個機場,1971913日,當時的副統帥林彪及其妻子兒子,就是在山海關機場,乘坐一部三叉戟飛機倉皇出逃,成為共和國歷史上最大的疑案。

    進入東北后,地理環境也有了變化,平疇千畝、遍種玉米,山巒植披,綠樹蔥蔥,望之悅目。

    下午4點多鐘,列車到達葫蘆島;5點多鐘,到達錦州;6點多鐘,到達大虎山。這些地方,還有經過的塔山等,熟悉1948年底遼沈戰役的人,都不陌生。當年,國共兩軍在錦州、塔山和大虎山都有惡戰。在錦州告急時,蔣介石命令侯鏡如第九兵團從葫蘆島登陸增援,可惜登陸未成錦州已失。遼沈戰役與平津戰役、淮海戰役,共消滅了一百多萬國民黨的軍隊,是共產黨的大勝,可惜這是中國人的自相殘殺,希望永遠也不要有那樣的內戰了吧。

    晚上8點鐘,列車晚點15分鐘,他們在車上經歷了32個小時后,終于到達沈陽北站。

    在出站口,老陳看到一位年輕人,舉著個牌子,牌子上寫著老陳的姓名,是小強來接他們了。小強將他們引導到車站廣場,小強的妻子在馬路邊的一輛小車旁邊等候。原以為沈陽的氣溫會很涼快,誰知,和廣州一樣的熱。沈陽北站建設不錯,站前廣場頗有規模。他們邊走邊忍不住拍了照,但奇怪的是,才8點多,路上行人卻不多,如果在廣州火車站,每天每時都是人頭涌涌,游客如鯽,很嚇人!

    他們預訂的富盾酒店就在離車站不遠。小強開車拖走部分行李先行,小強妻子帶領大家步行到富盾酒店。那富盾酒店在北站路的光達大廈內,在網上預訂時,通過一些照片介紹,覺得還不錯,但是,當實地看到那些簡陋的房間,大家都大失所望,尤其莊少,考慮到父母年紀大,住得不舒適,于心不忍,想退房另租酒店,但是,兩晚的房費已經預付了,想全退也難。

    安頓之后,小強再與預約的小王司機聯系好,明天來酒店接大家去景點。之后,小強夫婦離開。老陳送小強夫婦到電梯口,自己的箱子也忘記拿,幸虧根少幫忙放好。這事,已被同行的女士們認為是“自理能力差”。

    12位老廣,兩天來也未吃好,準備到沈陽后大吃一頓。他們一起上街找吃的,結果,北站路周圍都比較寂靜,一時找不到食店。走了一段路,才看到有幾家面店等。草草吃了一碗面當晚餐,大家再走回酒店,決定將就兩晚,不退房另找酒店了。由于剛到沈陽,住吃兩事皆不如意,沈陽給他們的第一印象就不那么好了。

    是夜,老陳自己住一房,感覺整層樓就自己一個人,但他也只能故作鎮定,似乎很快就睡著了。

第三天 84日 周一

    早上8點鐘,大家互相叫起床。洗漱后,到大廈的一餐廳吃早餐,早餐的內容,是小米粥,饅頭、包子、雞蛋等。9點鐘,小王司機開著一輛19座的很新的中巴到來。小王司機是沈陽人,一看便知是個精明的東北漢子。

    第一個景點,是去沈陽故宮。稍懂歷史的人會知道,清兵于1644年進入山海關,南下滅明。滿人入關之前,努爾哈赤及其八旗子弟南征北戰,已占有東北內蒙廣大地方,1626年攻打寧遠(今遼寧興城),8月戰傷而死。四貝勒皇太極接任旗主。十年后,1636年,皇太極建立了大清政權。大清的京城便設在盛京,即現在的沈陽。尊努爾哈赤為清太祖。

    盛京的故宮與北京的故宮齊名,當然,規模遠不及北京故宮。他們參觀之日,是周一,但故宮內外已是人山人海,要是節假日,如何了得?從第一個景點起,“東北自由行”便有莊叔、莊嬸兩人可以享受免費的待遇,旦旦、岑子及老陳三人可享受半票的待遇,此待遇在日后的敘述中則不贅了。

    沈陽故宮始建于1625年,1636年完成,其后又有擴建,占地6萬平方米。因城市建設以及保護意識不足,現在的故宮面積有所縮小,但還保存建筑114座,如大政殿、崇政殿、十王亭、寧清宮、文溯閣,以及鳳凰樓等。此外,皇帝的寢室、妃嬪的寢室,前花園、后花園、閱兵場、跑馬場等,讓你難以一一游賞。老廣們隨著人流,匆匆走了一處又一處,不時照照相,證明曾“到此一游”。這是大多中國人的參觀方式,參觀完了,也不知這皇宮里曾經住過誰,或許還會問慈禧太后的寢宮在哪里,因為故宮內就有慈禧太后用過的珍品展覽。其實,在沈陽故宮內主要的活動者是與皇太極同期的人,1641年起,皇太極發起松山、錦州之戰,大破明軍。1643年,皇太極躊躇滿志要南下滅明之時,得病而死,享年51歲。皇太極死后次年,清兵入關,逐漸統一中國。而慈禧太后等,則是百多年之后咸豐朝的人了。

    離開沈陽故宮,已是正午,小王司機帶他們找吃的。路過一處,小王司機停車,讓大家照照相。此為何地?原來是一座紅色的建筑——“劉老根大舞臺”!東北二人轉這種民間藝術,因趙本山等而名聞全國。不知其他團友是否喜歡,老陳就很喜歡,由此也喜歡趙本山等的小品,以及看了全部《鄉村愛情故事》那超長篇的電視劇。在大樓的電子廣告牌上,預告了晚上出場的演員,有胖妞、田野等。

    離開劉老根大舞臺,他們到了一家叫“老邊餃子店”吃午飯,除了餃子,還有其他菜肴類,但以簡單為主。

    午飯后,他們參觀張氏帥府。

    稍懂歷史的人,也應知道“張帥”為誰。老陳出版過《民國軍閥派系》一書,對“奉系軍閥”有詳盡的介紹。到了民國時期,遼寧改稱“奉天”,省會沈陽亦稱“奉天”,奉天海城有一土匪頭目叫張作霖,后勢力漸漸壯大,后成遼西一霸。之后接受清廷招安,成了清軍中一位哨官。1907年當了師長,1917年獨占奉天。1919年稱霸東北。1920年后,還入關與直、皖、馮、閻等軍閥派系爭奪中原。19266月,他終于進入北京,把持政權。19276月,在南方北伐軍步步進逼的形勢下,張作霖匆匆就任“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代表中華民國行使最高統治權,當上了 “大總統”。

    北伐軍北上,張作霖處境危急。日本人趁機拉攏他,但是張作霖不干,體現了民族氣節。192861日,北伐部隊占領滄州、河間后,分三路由津浦、京漢、京綏等線大舉向京津全面推進,逼近北京郊區。張作霖見大勢已去,63日,命張學良留守北京,當夜帶著吳俊升等乘專車離開北京,同時下達總退卻命令。64530分,張作霖乘坐的專車行至沈陽附近的皇姑屯時,被日軍埋設的炸藥炸毀。吳俊升當場被炸死。張作霖受重傷,被急救回帥府,于上午930分死去。這就是震動中外的皇姑屯事件。

    至于張少帥張學良的故事,人們知道較多的,主要有九一八事變、西安事變、以及與趙四小姐的愛情故事。老陳在此也不贅言,簡單提及:1931年九一八事變,東北軍一槍未發,丟了東三省,以前都罵蔣介石下了“不抵抗”命令,后來張獲得自由后,承認“不抵抗”命令是他下的!歷史真是一筆糊涂賬!至于西安事變,共產黨很感激張學良,在最危急的關頭張楊出手相救,不然陜北根據地哪能保住?當然,國共合作抗日的局面也不可能出現。但國民黨人當然就指責張“誤國”,如果當時消滅了陜北紅軍和共產黨,國民黨就不會失去大陸政權。哎,過去的事,現在說不清楚了,至于張學良與趙四小姐的愛情故事,那是影視的最好題材,反復攝制都是不奇怪的。倒是想提提以下的消息:

    西安事變后,張學良遭到蔣介石數十年的軟禁。1975年蔣介石去世、蔣經國上臺后,張學良獲得自由。1991310日,當張學良和夫人從臺北桃園機場踏上赴美探親之旅的消息傳到北京時,引起中共中央重視。張學良在臺北機場登機前公開表示有回祖國大陸探親的意向。鄧小平得知后,打電話給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和國家主席楊尚昆說:你們應該開個會,研究研究這個問題。并對如何迎接張學良的歸來作了較為詳細的指示。為了歡迎張學良的歸來,江澤民在人民大會堂召開了一次重要會議。出席這次會議的有中臺辦、國臺辦和中央統戰部等部委的負責同志。會上,江澤民對如何在張學良訪美期間使其歸來的事宜,作了進一步的安排部署。根據鄧小平和江澤民的指示,中共中央有關部門馬上開始了緊張的準備工作,并作了四項重要安排:一是當年6月在北京為張學良舉辦91歲壽慶活動;二是紀念九一八事變60周年;三是派人去沈陽修葺大帥府和大帥陵,為張學良歸來后赴遼寧撫順安葬其父張作霖的遺骸作好了前期準備工作;四是派出一位中央副部級(即呂正操)以上的黨內負責同志,親自赴美國舊金山轉達中共中央對于張學良的歡迎之意,此人并具體負責對張學良歸來的一切事務性安排。

    于是,鄧穎超根據中共中央和鄧小平的意見,以私人名義親筆致函張學良。呂正操以張學良舊部名義到美國拜訪張學良。但是,張學良以他自己的原因,始終沒有回到沈陽,沒有回來看看修復一新的張帥府,還有趙四小姐的舊居。歡迎張學良回故里,只是中共的一廂情愿罷了。

    如今,老廣們看到的張氏帥府,的確是一個游覽懷舊的圣地。帥府始建于1914年,占地5萬多平方米,集中西建筑風格為一體,有雕梁畫棟的四合院,有歐式風情的大青樓以及小巧雅致、中西合璧的小青樓、趙四小姐樓等。建筑物內的實物以及圖片,詳盡介紹了張氏父子、趙四小姐以及民國眾多的軍政界人物,是了解中國近代史的很好的展覽場所。昔日富麗堂皇、有如迷宮般建筑的張家私家銀行,現已辟為沈陽金融博物館。在張氏帥府,還有九一八歷史陳列館等,讓人們了解日本侵華歷史。

    離開張氏帥府,老廣們乘車去望花南街的九一八歷史博物館。到了那里,沒有開門!原來,周一是閉館日,剛好讓他們遇到了。博物館建成于1991年,主體建筑采用碑館結合形式。殘歷碑是一座巨大石雕,碑形為翻到事變日期的臺歷,上面布滿彈痕與骷髏。·一八歷史博物館是在原殘歷碑和地下展廳的基礎上于19979月開始擴建的,1999918日正式落成開館。館內以豐富的史料向人們介紹了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九一八事變、奴役中國人民的罪行和淪陷區人民的苦難生活及不屈不撓的斗爭事跡。來到沈陽,進一步了解“九一八”的歷史,很應該,老廣們進不去博物館,是個遺憾;雖說進不去,但隔著欄柵,可以在外面照個相,表示“到此一游”。

    離開九一八歷史博物館,老廣們乘車到了北陵。

    沈陽有兩陵園,福陵與昭陵。福陵在東郊,故稱東陵;昭陵在北郊,故稱北陵。兩陵都辟為公園。福陵是清太祖努爾哈赤和孝慈高皇后葉赫那拉氏的陵墓,占地19.48萬平方米。福陵始建于后金天聰三年(1629年),竣工于清順治八年(1651年),經康熙、乾隆兩帝增建。

    老廣們沒有去東陵,而只去了北陵,因北陵公園是沈陽市最大的公園,占地330萬平方米。1643年(清崇德八年)清太宗皇太極孝端文皇后博爾濟吉特氏的陵墓昭陵建成。 1927年,奉天省政府將昭陵辟為公園,如今,這北陵公園更加雄偉壯麗。進入陵園內,但見草木蔥蘢,古松參天,遍布園中;30萬平方米的人工湖,碧波蕩漾,湖岸垂柳成蔭。他們沿著中央墓道,漫步而行,中間廣場有皇太極立馬昂首的巨大塑像。抵達昭陵,但見金瓦紅墻,光彩奪目。因昭陵要另外買票,他們沒有進內,只是讓莊叔、莊嬸免費入內游覽。

    有關皇太極的死以及誰來繼位,有一段故事:1643年,清太宗皇太極一死,大清的皇位繼承權面臨一場激烈的爭奪。滿清建國,并不受漢族嫡長子繼承制的約束,皇太極本人就不是嫡長子。皇太極死后,他的弟弟和碩睿親王多爾袞(太祖第14子)和皇太極長子和碩肅親王豪格都想做皇帝,兩人劍拔弩張,差點就要發生武力沖突。這時,皇太極的妃子莊妃,認為由自己六歲的小兒子福臨繼位,可以化解矛盾。莊太后來自蒙古科爾沁部貴族博爾濟吉特氏,與姐姐及姑姑一起嫁給皇太極,所以,她也是屬于有強硬后臺的。于是,她多方做說服工作,使得多爾袞也同意福臨繼位,由自己與和碩鄭親王濟爾哈朗(太祖侄)共同輔政。和碩禮親王代善等王公大臣不愿看到流血事件,也表示支持。豪格勢單力孤,只得放棄;而多爾袞也發誓:如不秉公輔政,妄自尊大,天地譴之!這樣,在大清最關鍵的時刻,避免了一場流血沖突,使得大清滅明的事業能夠繼續。于是,同月,福臨即位,是為清世祖,改次年年號為順治。因此,福臨也稱順治帝。順治帝年僅33歲的母親莊妃被尊為皇太后,俗稱莊太后。

    上述一段文字,選自老陳的著作《中華歷朝歷代》,引用于此,也因寫到昭陵之故。

    之后,他們坐電瓶車到大門,離開北陵。此時,已到了晚飯時候,老廣們到了東北之后,還未吃過一頓大餐,嘴饞得很,于是,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找一家正宗的東北菜大飯店。小王司機介紹,并開車轉了不少路,找到了小什字街的一家叫“八大碗”的酒家,開席前,老陳電話約小強夫婦來參加,但小強客氣婉拒,說有飯局,且那地方離他家甚遠。

    在等待上菜的時間,根少、莊少與小王司機洽談:租車費在市內100公里內是500元一天,超過路程就是800元一天。油費,過橋費、停車費由租方付。另外還要包司機的餐費,景區門票和住宿費。他們計算過,此后多天,這樣租車也劃算,而且也省時間。于是跟小王的運輸公司簽了合同。

   那晚,老廣們果然飽餐一頓。是否要了“八大碗”已記不清,但有魚有肉有葷有素有菜有湯擺滿一桌是肯定的。此后數日,根少仍念念不忘那肥而不膩的東坡肉。

    飯后回酒店,各自休息,因為明天,要離開沈陽了。

第四天 8月5日 周二

    早上8點鐘,大家依舊互相叫起床。今天,他們就要乘坐所租的中巴到丹東市。由于要到外省市,小王司機到公司出具通行證,要9點半鐘才來到。

    馬上就要離開沈陽了,對沈陽市區還不熟悉,但也無可奈何。在酒店附近,老陳看到一座奇怪的建筑,狀如古代的銅錢,廣州的珠江邊有座銅錢大廈,莫非沈陽也有?何不利用早餐的機會,到那里照和相?于是,叫上岑子,步行到沈陽客運站周邊,以大廈文背景,選了幾個角度,照了幾張相,希望也沾一沾銅臭味。

    沈陽這座大廈稱為方圓大廈,位于悅賓街一號,占地面積5,580平方米,總建筑面積48000平方米,建筑高度99.75米,共24層,地上22層,地下2層,鋼筋混凝土框架剪力墻結構,室外裝修采用天然花崗石、氟碳噴涂印度金色金屬鋁單板、采用低輻射鋼化LOW-E中空玻璃,是一座集國際化金融、貿易、商務洽談、辦公為一體的專業化5A國際甲級寫字樓。大廈內部采用三段挑空空間結構,最高挑空高達25米,大廈頂層挑空亦達18米。如今,中國的各個城市都是高樓林立,千城一面,很難留下深刻印象,來到沈陽,就記住這座方圓大廈吧。當然,沈陽城中還有一處奇怪的地方:小車多停泊在人行道,而行人幾乎是無路可行的。這大概是“以車為本”吧!

    9點半鐘,大家拿齊行李集中。但老陳因忙著與小王司機聯系,背囊也忘記拿,此事,又為“自理能力差”增加了佐證。其實,兩事都事出有因,冤枉也!

    大家坐上了中巴后,車子向東南方向而去。沿途經過一些很漂亮的新區。不久,到了一處地方,老陳覺得名字很熟——五里河!這可不是一處尋常的地方,

    如果看了老陳當年的一段文字,你就會知道,這五里河是一處多么光榮的地方! 

   2002年10月7日,7點30分,億眾期待的中國對阿曼的大戰在沈陽五里河體育場打響。……到了35分50秒,中國隊由李鐵、李霄鵬、郝海東一連串美妙的腳與頭的傳遞,皮球落到了處于對方門前的于根偉和楊晨的腳下,于根偉搶先一腳破網。此時,全場觀眾乃致全國觀眾歡聲雷動,于根偉這漂亮的一腳,把中國隊送進了世界杯決賽圈,并將永存于中國足球史冊!余下的比賽不必祥述了,9點21分,新加坡的那位美男裁判吹響了終場的哨聲,中國人民44年的世界杯夢想終于實現了!我們和全國的球迷一樣,歡欣若狂,痛飲一杯!回家以后,中央電視臺的《你好世界杯》節目正在播放,我從節目中看到了陳成達、張俊秀、年維泗、方韌秋等1957年沖擊世界杯的老人;看到了蘇永舜、曾雪麟、高豐文、戚務生等帶隊沖擊過世界杯的教練;看到了李富勝、古廣明、黃向東、李輝、趙達裕、柳海光、李華筠、唐堯東、董禮強等從1981年開始沖擊世界杯的歷屆國家隊員。在這個歡樂的夜晚,幾代的足球人把過去的一切遺憾、悲傷、痛苦,通通都傾瀉出來,化作了一頁頁寶貴的中國足球的實錄。我還從節目中看到,此時此刻,在全國各地,億萬球迷正享受著一個不眠之夜,他們在家里,在酒巴,在大街,在廣場,敲鑼打鼓,搖旗高呼,盡量吐出郁積在心中多年的悲哀和怨氣,盡管在北京時間半夜12點多鐘,美英聯合轟炸阿富汗塔利班據點,這重大的新聞也不能沖淡我們慶賀出線的狂喜心情。是的,我們出線了,我們提前兩輪出線了,中國足球男隊,第一次昂首挺胸進入世界杯的賽場,我們可以大聲地吼叫:“2002年世界杯賽,我們中國人來了!”

    由于老陳當年沒有身在五里河體育場,沒有身在沈陽城,很難真正感受到當晚的狂歡。中國足球這曇花一現的光彩,也還是值得記住的。

    離開五里河,到了仙桃機場附近,中巴上了沈丹高速,離開沈陽市區,望東南而去。一路上,車子不多,沒有廣東高速公路的繁忙景象。一個多小時,便到達本溪市。本溪有一處景點,叫本溪水洞,號稱“世界最長的充水溶洞”,但因他們計劃下午到達鴨綠江邊,所以沒有游覽本溪水洞。

    中巴再往前開,經過通遠堡,中午時分到達鳳城市。鳳城市也有一處景點,就是鳳凰山,但他們也沒有停留。下午2點半鐘后,車子終于到達了丹東市。此時大家都饑腸轆轆,急著要找飯吃。由于錯過了午飯時間,只好找了一家餃子店,以餃子當午飯。

    吃罷午飯,便到鴨綠江斷橋游覽。以鴨綠江斷橋為主的景區,是丹東市最主要的標志性景區。他們到達時,只見景區內已人山人海,斷橋要買票才能上去,步行參觀。斷橋原是鴨綠江上的第一座鐵橋,由日本的殖民機構——駐朝總督府1911年建成,抗美援朝戰爭期間被美軍飛機炸斷;中方一側所剩四孔殘橋保留至今。鴨綠江水的確“鴨綠”、清澈,丹東的江邊,長堤十里,樓房錯落有致,景色很不錯;朝鮮一方是新義州,沒有什么建筑物,多是綠色的原野。江面上,有游船,有快艇,增添了動感。在斷橋的一邊,是另一條鴨綠江大橋——中朝友誼橋,有火車相連,是中朝間的主要通道。

    老廣們上得斷橋,緩緩而行,邊走邊照相。在斷橋盡頭,他們眺望對岸的朝鮮,卻很難看穿她神秘之處。有人說,朝鮮的現狀,就像中國上世紀的70年代。老陳覺得,不至于吧,世間還有比中國“文革”時期更荒唐的事嗎?中國“文革”發生的一切,應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站在斷橋,想起60年前的朝鮮戰爭,令人感慨良多。今天,我們的影視還在不斷歌頌抗美援朝的偉大勝利,歌頌志愿軍的犧牲精神,但卻沒有將戰爭的真實起因告訴國民,愚昧的國民只知道,當年是美國入侵朝鮮,打到鴨綠江邊,威脅著中國這新生的人民共和國,而不知是金日成在蘇聯的慫恿下,越過法定的三八線,入侵南朝鮮,聯合國軍在仁川登陸,將北朝鮮軍隊趕過三八線,金日成在危急之際,求援于中國,將剛剛解放的中國卷入了一場不該卷入的戰爭,使中國人民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戰爭的結果,還是回到原點,朝鮮南北雙方,還是由三八線分隔!誰勝誰負?…… 今天,大家都在游覽觀景照相,很少有人去思考那些該政治家們思考的問題了。

    在斷橋的橋頭上,有一組志愿軍的雕塑,領頭的,是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元帥。幾十萬中華兒女犧牲在這場戰爭中,而功勞卓著、敢于為民請命的彭老總,后來卻又無端被打成了反黨集團頭目,慘死于“文革”期間……

    在斷橋景區,老廣們逗留了近兩個小時。下面的時間,應是入住酒店。到斷橋景區附近的酒店詢問,結果都是滿!用手機搜索七天、如家、漢庭之類的酒店,說是東港市有類似的酒店,也有客房。看看地圖,東港市在丹東市之南,離丹東市有幾十公里!根少、莊少等說時間還早,沒有問題,于是,他們直奔東港市而去。

    一小時后,他們終于到達了東港市。老陳感到此行太奇妙了,因為尋找酒店,他們竟然來到了遙遠的位于鴨綠江出海口、黃海之濱的東港市!恐怕沒有多少廣東人會來過這東港市的。

    很快,他們入住了一家春林酒店。安頓后,即乘車到鬧市的一家太子港火鍋城吃晚飯。晚飯自然也是很豐盛的,以彌補午餐的簡陋。

    晚飯后回酒店,經過一個廣場,看到“廣場大媽”也在翩翩起舞。看來,中國的每個城市的廣場,沒有不被大媽們占據的。

    只有十幾萬人的東港市的夜很安靜,老廣們應該睡得香吧。老陳與小王司機同一房間。小王洗漱后即躺下床,10秒鐘后即鼾聲如雷。老陳大驚,是夜如何度過?即發微信向根少求救,要另開一房。但根少“見死不救”,事后得知,他已感冒臥床。幸而,五分鐘后,小王的鼾聲漸漸平息,平息到可以容忍的程度,也就作罷。是夜,老陳也睡得香。據后來也和小王同住過一房的莊少觀察,小王是“前三分鐘恐怖”,三分鐘過后,便平靜了。

第五天 8月6日 周三

    早上8點鐘,大家依舊互相叫起床。在酒店吃早餐。今天,他們要離開丹東市,望北而行,目的地是長白山。聽當地人介紹,在東港市以南的海面,有一個大鹿島,可去游玩,但老廣們覺得太遠了,倒是在東港市與丹東市之間,有一景點——鴨綠江出海口濕地公園。昨天,他們急于找酒店,沒有去到。今天回程,正好順便游覽。

    半小時后,他們便到了景區。景區四周有許多樹林和濕地,水鳥不時在低飛。或許是早晨,那里只有少許游人,都是自駕車來的。他們看到的鴨綠江出海口,是一大片黑色的灘涂地,很遠處才看到江水。聽當地人說,現在是退潮,如果漲潮,江水會涌至堤岸。在堤岸邊有一塊立石,刻著“憑海臨風” 四字,大家都倚石照相,留個紀念,尤其是莊少一家五口。老實說,來到這么個偏遠的地方,實在是不容易的。

    離開濕地公園,往北而行。沿途看到東港市也在建設工業開發區,規模還不小呢。到了丹東市,轉入高速公路,這高速公路穿行在長白山脈之下,不時穿山而過,可直到吉林省的通化。這真是一條賞心悅目的高速公路啊!路上的車很少,兩旁是玉米等綠色的莊稼,遠山植披非常好,滿是綠樹,沒有露出一點黃土。尤其可愛的,是點綴在莊稼地中的紅頂小屋,加上藍天白云的襯托,遠望就像一幅幅油畫。老陳前年去過歐洲,他大嘆這里的風光,可與瑞士和奧地利媲美!如此好風光,惹得坐在車前座的莊少忍不住五秒鐘就要用手機拍攝一次。坐在車廂邊的岑子同樣不停地用手機拍照,并隨即發送給廣州、香港甚至美國的同學朋友欣賞。遠在廣州的鐘同學、香港的劉同學和美國的伍同學看了照片,也同意老陳的評價,而且認為風光勝過瑞士和奧地利。 

    中午時分,他們到了寬甸。真的要贊美一下高速公路寬甸服務區,地方寬廣、美觀,設施分布在公路的兩邊,尤其那廁所,真的有五星級酒店的水準!他們在服務區吃午飯。午飯后,繼續北上。此后的風光依然悅目,不同的是更接近長白山腹地了。

    下午4點鐘,他們到達了桓仁市。桓仁古稱桓州,光緒3年即1877年,始建懷仁縣。民國3年即1914年,因與山西省懷仁縣重名,改桓仁縣。桓仁縣有個五女山風景區。從資料得知,五女山有座山城,為高句麗早期王城,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有這樣一個景點,又是路過,時間合適,怎可錯過?景區前的停車場很大,也有一些旅游車停泊,可見有游人來此。他們步行到門口,買票,進入景區,先參觀一間不大的博物館。一般人都以為高句麗即高麗,其實不同,但也有關聯。  

    此山為何叫“五女山”?那解說員也說不清楚,說與“女子”沒有關系,其實,是有關系。五女山之名,不見于正史,只聞于傳說。最早有文字記載的是清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出版的《懷仁縣鄉土志》,該志在《地理類·山脈》中記載:“五女山,在縣城之北,形如石屏,屹立佟佳江岸,相傳古有五女屯兵其上,因此得名。”其后宣統元年出版的《懷仁縣志》、民國19年出版的《懷仁縣志》均沿襲此說。但也有史料中記載:“相傳唐朝有五女屯兵其上。”

    五女山位于桓仁縣城東北8公里的渾江西北岸。山體呈長方形,主峰海拔824米,南北長1500米,東西寬300米,峭壁垂直高度200多米,這里是高句麗民族文明的發祥地。公元前37年,北夫余王子朱蒙因敗于宮廷之爭流亡至此,在山上建立高句麗第一王城,史稱紇升骨城。

    公元3年,高句麗人遷都至國內城即今吉林集安市,現在的集安市有高句麗的文化遺址許多處,包括國內城、丸都山城、王陵14座及貴族墓葬26座。國內城、丸都山城(始名尉那巖城)是高句麗早中期(公元1-5世紀)的都城,在集安市周圍的平原上,分布了一萬多座高句麗時代的古墓,聞名海內外。427年,高句麗人再遷都至平壤,所以說,朝鮮人與高句麗人實有關聯桓仁與集安是高句麗政權早中期的政治、文化、經濟中心所在,累計共465年,是高句麗文化遺產分布最集中的地區。

    明永樂22年(公元1424年)建州女真族第三代首領李滿柱率軍挺進遼寧,便駐扎于此山。因此,五女山也是滿族文明的發祥和啟運之地。

    初步了解了高句麗的歷史,他們便準備上山游覽。一看地圖都傻了眼,原來登山,再走完全景區兼坐車返回,需要兩個多小時,時間與體力都不足夠!但是,既來之,不上山又很遺憾。于是,他們決定,體弱者如莊叔、莊嬸、旦旦在山下休息等待,其余的,上去一段再下來。于是,九人沿著上山的石級慢慢登山。那些石級也很古老,有些低些有些高些,走著很吃力。老陳與岑子手拿拐杖,幫助登山。石級兩旁就是樹木,周圍什么也看不見。走到“十八盤”后,莊少、細妹、根少因故相繼退縮,剩下老陳、岑子、小雨點、苗苗、華華及女兒華女六人,走走停停地往上登。在半途,山路更陡更窄,有一塊大石,上書“天昌門”三字。他們在那里休息片刻,照個相,看到有一些工人工作,加固山石。工人問他們來自何處,當得知他們來自廣東,都很驚訝:從廣東來這里登這山,有意思嗎?半小時后,他們終于登上了山頂。

    與他們同時登上山頂的,有一群人,幾位上了點年紀的,看著不像普通人,因為有幾位年輕人在為他們服務,如解說,如拍照。大家在一處林中休息喘氣時,老陳與之聊起,原來,其中有桓仁縣委書記和縣長,大概是陪同本溪市的市長(桓仁屬本溪市)來參觀視察。領導們得知老陳他們來自廣東的珠三角,現在遠道而來五女山,很高興;老陳大贊這里的自然環境優越,空氣清新,比廣西巴馬更好,領導們更高興。之后,領導們與老廣他們一起來到一處瞭望臺,瞭望山下的奇觀。

    山下有何奇觀?原來,山下可以看到有一條河,河流不是呈直線,而是以S型走向,在S型中間,有兩座山崗,形成了八卦狀。話說光緒三年(1877),桓仁建縣時,首任知縣章樾發現今縣城處,三面環水,一面靠山。哈達河流經之處,自然形成一個太極圖形。他認為此處陰陽結合,必定是龍興之地,太極與八卦相連,于是,將縣城建成八卦城。領導欣賞贊嘆一番而去。老廣們也開了眼界,滿意下山,盡管還沒有看到王城的遺址。當他們下山到達出口時,受到同伴的熱烈歡迎,如同英雄凱旋一樣。岑子最是興奮,說此行挑戰了自己。她還不敢告訴女兒和同學,怕她們會責怪自己好勝和魯莽呢。

    離開五女山景區,他們繼續往北走。黃昏時候,到達吉林省的通化市,因長白山遠還未到,他們必須在此休息過夜了。他們預訂了喜來登大酒店。喜來登是外資酒店,四五星級,怎么通化市也有?會不會冒用別人的牌子?當來到酒店前,發現這酒店也有一定的規模,不算冒牌貨,但似乎沒有什么人氣。入住放好行李之后,他們再乘車到市區,找到一家飯店用晚餐。

    晚餐后,各自回房間休息,享受那并不貴的五星級酒店。

第六天 8月7日 周四

    早上8點鐘,大家依舊互相叫起床。在酒店吃早餐。今天,他們要繼續北上,到長白山去。其實,離通化市區不遠,有座靖宇陵園,紀念為抗日而犧牲的楊靖宇將軍,因時間關系,他們沒有去參觀拜謁。

    今天走這段路雖不是高速,但也暢通。如同昨天一樣,路上車子不多,不時要穿過或長或短的隧道。所看到的路兩邊的風景,尤其是山色,更加美麗怡人。兩小時后,他們到達白山市,說明漸近長白山區了。在白山市四周,也有不少景點,如石人血淚山、太陽盤地質保護區、關東溫泉城等,但他們都未能一一去到。

    中午時分,他們見路邊有一簡陋的餐館,門口有兩位歐美人模樣的男子。他們想,洋人敢吃的餐館,我們為何不敢吃。下車之后,見餐館門前旁邊有間廁所,大家都想去解決內急問題,天!那廁所可是中國人也未必敢上的茅廁,下面的糞便清晰可見,臭氣昏天,蒼蠅亂飛,立即將老廣們轟了出來。老陳急忙到路邊解決;店主人為了生意,最終將私家廁所給女士們用。他們行走在高速公路時,也看到一些可以評為四星五星級的廁所,但是,一般公路邊,要不就是沒有廁所,要不就是骯臟的不敢進。這種現象,全國如是,非獨東北了。吃飯時,老陳看到,那兩位洋人只是在喝啤酒,老陳想,果然啊,飯菜他們怎敢吃?但離開飯店時,老陳見到洋人們在大塊吃肉,說明自己的判斷錯誤了,既來之,洋人也則安之,顧不得衛生不衛生了。據說他倆是專家,到長白山來考察生物的。

    午飯后,他們繼續向前走。經過江源、灣溝、撫松,轉入了松江河。想不到,這一帶,除了通公路,還有火車路。松江河的火車站,就很壯觀,應該有不少游客就是坐火車到這里再上長白山游玩的。在這附近地方,還有一個長白山保護開發區,建設得很漂亮,到處亭臺樓閣,小橋流水;房屋建筑很現代化,有一大建筑物,屋頂狀如輪船,氣勢磅薄。再過一兩年,這里本身就可以成為旅游區。

    到了松江河,該往哪里走?小王司機也沒有來過長白山,不知如何走,反而靠老廣們導航指示。坐在車前座拿著手機導航引路的莊少犯了愁。他的目標是明確的,就是到長白山天池。莊少在數年前到過長白山,記得有一山門,進了山門后,往上登梯就到天池,但那年是冬季,石級結冰,登了一段,不敢再前行,與天池緣慳一面。此時,他也不知走那條路才可到達那山門。莊少此時,顯然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誤,他只記住有一個山門,但是,長白山的山門在哪里?問路人,問不出個結果,有人說可走這路,有人說可走那路,車子就停在松江河的街道。老陳也坐在車前座,協助莊少尋找方向。但是,他只是靠手中一冊地圖,地圖也沒有標明如何到達長白山的山門。老陳也犯了本本主義、教條主義的錯誤,使老廣們處于一個危急的關頭!

    這時,根少忍不住了,說是他來導航指引方向。他認為,不管山門在哪里,就導航到天池,不管它有一百公里還是兩百公里。現在還在山的外圍,應該先進了山再說。于是,根少坐到前座,指揮司機前進。此情此景,真如同當年紅軍長征到達遵義,毛澤東奪取了紅軍的指揮權一樣。于是,莊少和老陳被撤了職,只得乖乖地坐著,猶如當年的博古和李德一樣。

    之后,車子按照導航,沿著一條公路前行。漸漸發現,這條路是通到長白山的山上的。漸漸,他們進入了山上的一條很漂亮的公路,路邊的指示牌清晰寫著“環山路”。既到了環山路,就說明已進入長白山的景區內了。這環山路的特點,是路兩旁都生長著黃色的野菊花,就像鑲嵌在公路的兩行花邊。老陳有些疑問,這些花是人手種的嗎?需要多少人力啊!轉而一想,恐怕還是撒播種子長出來的吧?不管怎樣,公路兩邊望不盡的野菊花,讓驅車及乘車者都賞心悅目!

    大概走到6點鐘時分,尚不見天池的影子。如果不找個住宿和吃飯的地方,在這山上過夜就危險了。手握指揮權的根少也意識到這一點,他決定,遇到合適的地方,就去投宿。不久,他們看到路邊有一個牌子,寫著“前川農莊”,注明有吃有住。于是,根少叫小王司機沿著指示牌而去。足足在山路上轉了5分鐘,他們才在一處山谷看到那前川農莊。進去一問,有住房,有食堂。于是,他們決定在這長白山的山谷中的前川農莊過夜。

    這前川農莊,有幾幢平房,還掛了牌子,是“吉林師范大學的寫生基地”。他們到來后發現,那里并沒有多少人入住,房間也很簡陋,有的房門關不上,有的水龍頭沒有水,有的電視機是擺設……但不管怎樣,在這遠離城鎮的大山中,能有個有吃有住的地方,已經很幸運了。況且,這地方非常安靜,四周都是樹林,空氣清新

    農莊主人很熱情,忙問他們晚餐要吃什么,農莊的魚塘就有現撈的魚。于是,主人拿著漁網,帶著老廣們到附近的魚塘去。先撈了一條無鱗的什么魚,還說有好介紹,他們還有一種“冰魚”,是長白山的雪水養大的。老廣們一聽,那一定是魚中的極品,于是,又在另外一個水池里撈了一條。晚上那頓飯,是他們這么多天來最貴的,花了700多元。貴就貴在那“冰魚”上。那魚如果美味無比,也值得,有多少老廣吃過“冰魚”呢。但是,偏偏,那“冰魚”一點也不好吃,肉質粗糙,味道也咸,大半條魚都剩在盤子里。

    飯吃得不好,但是,在信息方面,有所收獲。主人告訴他們,長白山方圓數百公里,有三個山門,即西門、北門和南門,因東邊與朝鮮接壤,并沒有東門。而天池,就在與朝鮮接壤的地方,無論從哪個山門進去,都很遠,西門稍近,而北門是最方便上天池的。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離北門還有百多公里,明天還要走幾個小時才能到。知道這信息,他們也放心,起碼大方向是對的。主人還為他們想得周到,說天池上游人很多,吃飯會不方便,明早會為他們準備一些干糧,餓了可以在山上吃。老陳覺得這似乎多此一舉,偌大的長白山,游人會堆滿山?!

    晚飯后,大家回房間。老陳一人住一房,但房間無洗漱間,要到附近細妹的房里洗漱。洗漱完回房間,發現沒有電視機。老陳感到無聊,到岑子、旦旦、小雨點所住的房間小坐閑聊。9點鐘后離開,還想約上她們到農莊內散步,浪漫一番。誰知旦旦一探頭望到外面一片漆黑,且寂靜無聲,又涼氣逼人,嚇得連忙縮了回去。

    老陳自己摸索回房間。但是,他有所發現,他看到遠處樹梢有微光。是夜為舊歷十二,上弦月升上后,會是一副怎樣的圖景?他穿著單衣,獨自在室外站立著。沒有人會看到他。他在忍受著逼人的涼氣,同時也呼吸著那充滿負離子的長白山涼氣。一會,月亮升上來了,照耀著山林,照耀著屋舍。這月,和廣東的月,和中山的月,是否相同?……不是說,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嗎?應該也是那個月吧?老陳忽然覺得,人生很奇妙,一念之差,他來到了東北,來到了長白山,此夜,還住在長白山深山處的一所農莊,獨自一人對月抒懷。明天,明天又會到哪里,看到些什么景物,遇到些什么人,什么事?……

    (接之二)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