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我

                                     (廣東省中山市)  彭四平 

                今年暑假,學校派我和吳群珍老師去澳大利亞學習。我們七月十一日出發,八月二十五返回,前后共四十五天。在這里我首先要感謝中山市教委及學校給了我們這次學習兼旅游的機會。時間雖然短暫,但我們學到了許多東西。澳洲的所見所聞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里我想談談我的個人感想。

                                   一、澳洲的環境

           澳大利亞是個地廣人稀的國家。我們從悉尼乘飛機到布里斯班,然后轉乘公共汽車去澳洲第二大內陸城市Toowoomba,我們將在那里生活、學習四十多天。汽車行駛近兩個小時之中,一路上我們見到的是無邊的草地及樹木,草地上牛羊在冬日的陽光下懶洋洋地吃草,行駛途中除了車輛見不到一個人影。Toowoomba雖然說是第二大內陸城市,人口只有九萬多,但面積卻很大。這里沒有現代化的高樓大廈,到處是典型的澳大利亞小木樓,漆成白色,掩映在綠樹叢中。有位詩人描寫廬山風景是“綠蔭深處隱紅樓”,而這里剛好是“綠蔭叢中隱白樓”,很是典雅、別致,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在那里很少見到國內的水泥地面,他們把每一寸空地都種上草,即使是進入車庫的車道也只有兩條車轍是瀝青或水泥地。因此,澳大利亞的空氣特別清新,即使40多天未下雨,空氣中也見不到灰塵,穿上皮鞋到外面走一天,回到家里就象出去時一樣,白色的襯衣也不會在領口或袖口留下一道黃色的污漬。我們大家都有這樣的經驗,當陽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時,我們會看到陽光中飛舞的灰塵,而在澳大利亞你就看不到這種景象。

          澳大利亞街道清潔,但在四十多天里我們未曾看到過街道清潔工人。當我問起我們的口語老師及我的住家為什么見不到街道清潔工時,他們回答我說,澳大利亞街上行人少,且有著良好的衛生習慣,沒有人亂扔垃圾,用不著清潔工人。Toowoomba居民每周四將自家的垃圾桶送到街邊,以便垃圾清潔工收集。他們在送出垃圾桶前都將各類垃圾分類。我問我的住家,如果你不分類會怎樣?他回答說不會怎樣,但每個人都會分好,這樣會給處理垃圾的工人帶來很大的方便。

                                         二、友好的澳洲人

                澳洲人的友好給我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這從我們入境開始。入關時在你遞上護照前,他們的工作人員會對你說一聲“Hello, Good  morning”或“Good  afternoon”,并對你友好地微笑,驗過護照后,會對你微笑著說一聲“Thank  you !”(這與我們回國入關時工作人員的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USQ(南昆士蘭大學)的校園里不管遇到老師或學生都會跟你熱情地打招呼。我住家的鄰居們第一次見到我隔很遠就對我喊Hello,后來我早上去上學見到他們,他們總會說:“Good  morning!  Have  a  nice  day .”下午回來見到他們,他們會說“Good  afternoon . Did  you  have  a  good  day?”特別是一位鄰居老太太第一次見到我后就熱情地邀請我到她家去玩,向我了解中國的情況。得知我要回國時,她特地邀我去她家吃飯,還送我一幅有著各種澳大利亞動物的掛歷和一條繡有澳大利亞特色圖案的毛巾作為禮物。

          在澳大利亞的第二個星期,我聽說我的host(房東)的兩個妹妹要來住一個星期,我感到很不安。盡管我的host對我很好,但不知他兩個妹妹對我會怎樣。她們是下午四點鐘到的,一見面就熱情地同我握手,并為我做了一頓豐盛的澳大利亞晚餐。在那一個星期內,她們一直對我非常友好,向我了解中國的風俗習慣,臨走時還買了兩本書送我。下面兩件事足以說明澳洲人的友好。回國的頭一天,我們休息,我和同校的吳群珍老師打算用逛街來消磨這最后的時光。在街上遇到給我們上教育理論課的一位女老師和她的丈夫,當她看到我們倆時就介紹我倆去一個公園玩,名字我不記得了,是本市最大的公園,且正在舉辦花展,她問我們去過沒有。當我們回答沒去過且很想去時,他們說公園離市中心很遠,如果我們不介意的話,她可以用車送我們去。汽車開了約二十分鐘,我們來到一個很大的公園,里面正展出各種鮮花,我倆下車后,這位老師要我們到公園去玩,他們在那里等我們,因為擔心我倆找不到回去的路。這使我們很過意不去,盡管我倆也擔心回不去,但還是硬著頭皮要他們先走,說我們能夠自己回去。在再三叮囑我們怎樣回去之后,他們才開車走。他們走后,我們倒真的擔心回不去,我倆穿過公園,走馬觀花地看了一下,然后就開始尋找回去的路,在公園外的長凳上,我們見到有老倆口在曬太陽,就走過去問路,并告訴他們我們所住街道的名稱,他們搖頭說不知道,但馬上從他們的汽車里找出一本地圖冊,好不容易才找到我們的住址,發現離公園很遠,當他看到我倆面露難色時,竟然提出用車送我們回去。就這樣他們把我倆一直送到我們住的地方。在澳洲40多天,是另外一位老師的房東接送我上學(因為我的房東沒時間),而她與我的房東并不相識。

                                        三、安全的社會環境

               在澳洲40多天的時間里,我沒看到過警察,但治安環境良好。澳洲人的住房一般就是一層,外面的籬笆抬腿就可跨進去,既無防盜門,窗戶又無防盜網,但從未聽到有哪家被人破門而入(不過聽說悉尼要復雜一點)。在四十多天的時間里我們只看到報紙上登過一則有關犯罪的新聞,報導一個青年人搶了一位老太太的提包。當我晚上對我的房東提起這件事時,他說這是多年來本市最嚴重的犯罪。

               我剛到Toowoomba就看到我的住家附近的公路邊停著一輛很新的汽車,上面寫著“on  sale(出售)”,一直到我走時還停在那里,不見被人偷走。我們參觀市政府時,有老師向市長提問:“你們市政府主要處理哪些事情?”市長回答說:“樹、狗、人,即有計劃地種樹,管理好寵物及失業人員的生活安排。”由此可以看出澳大利亞社會的安定。澳大利亞是一個高稅收國家,對個人所得稅收得很重,失業人員有失業救濟金,可以維持一般的生活水平,人們用不著鋌而走險去犯罪,這也許是其社會環境安定的因素之一。

                                        四、車的國家

               澳洲被稱為車的國家,每家每戶都有車。有的一家有23輛車,哪怕是最窮的人家也會有一輛自己的小汽車。街上除了車輛外,基本上看不到行人,記得從悉尼去堪培拉參觀,車開了四個多小時,沒見到一個行人,到堪培拉后才看到一個人。我們竟然大喊起來:“看到人啦!”如果不是導游提醒,我們根本不知道已到了市中心,因為那里既無高樓又無行人,街上冷冷清清,到處只是參天大樹及草地。

               澳洲的車輛靠左行,人人都很遵守交通規則。我沒見過一次爭先的情況,也沒看見或聽見過一起交通事故。在澳洲,要到17歲才能考駕駛證,70歲要每年考一次。坐車必須系好安全帶,如果不系一經查到,司機及乘客都得受罰,并且很重。在澳大利亞,坐公共汽車比較貴,20分鐘的路程就要兩元澳幣,折合人民幣10元左右。星期六、星期天無公共汽車,要外出只能乘自家車或出租車,出租車更貴,一般約20澳幣,折合人民幣100元左右。

                                  五、我們在澳大利亞的學習和生活

             四十五天的時間里我們只有開始兩天參觀了悉尼和堪培拉,其余的時間都在學習。我們學習的學校是南昆士蘭大學(USQ)。這里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從大學預科班到博士生都有。校園面積很大,沒有國內常見的威武的校門,也沒圍墻,完全是開放式。我們的課程主要是口語課和英語教育理論,口語課包括到市內各處的參觀訪問。對我們的口語及聽力的提高有很大的幫助,很受我們歡迎。英語教育理論沒什么新鮮,都在國內學過。但其中聽、說、讀、寫的具體教學方法對我們的日常教學很有啟發。

               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warm up 的過程。或稱為preteaching.給我們上課的老師都非常友好,并且非常認真負責,看得出他們每一節課都是認真準備過的。我們共35人,分為兩個班,這對我們的學習極有好處。每個人都有很多練習的機會。因此很多一開始口語不那么好的教師到學習結束時都能講比較流利的英語了。有一個老師說出了自己的體會:我在這里最大的收獲就是敢開口講了,不管對與錯,我現在什么都敢講。這樣一來當然提高就較快了。我們每天上午9點開始上課,中間半小時morning tea的時間,12點半下課,一個小時的時間吃午餐,下午3點半放學。每天學習時間是五個小時,還有家庭作業,一點也不輕松。

              我們的早餐和晚餐都有在澳大利亞人家里吃,早餐一般吃面包,晚餐一般吃蔬菜,土豆,或者肉之類的東西,但做法很不一同,蔬菜主要是用開水煮,撈起來撒上鹽吃,肉就是烤熟了吃。他們一般都不會做大米飯,他們放很多水,煮成夾生飯,然后用自來水一沖,就開始吃。我們中午在學校吃。由一個中國餐館送。餐館老板是中山張家邊人。飯菜比較合口味。很多人吃不慣澳大利亞餐,就靠中午一餐頂住。由于我的住家忙,下班很晚,我就天天做大米飯給他吃,他很喜歡。所以我在澳大利亞期間基本上都是吃的大米飯。記得出國前有人說在外國會吃不飽,最好帶點方便面之類的食物去。我就帶了約30包方便面,計劃每天一包,最后都沒有吃,送給了其他老師。最有趣的是一位鄰居老太太特地請我去吃晚飯,(我很感激她的盛情)她準備了一下午,晚上六點我準時赴宴。我們每個人的盤子里裝著兩塊魚、兩個土豆、幾朵花菜、一點點自來水沖過的大米飯、還有一片橙子之類的東西。魚是海鮮,只用開水煮熟,沒加任何佐料。Towoomba是內陸城市,魚是很貴的東西,比肉類都要貴。她用魚招待我,可見老太太的誠心。但我只吃了第一口就想吐。為了禮貌,我把盤子里的東西硬著頭皮吃完了,其痛苦不可言狀。最后盤子里還剩下那片橙子。我已經是什么也吃不下了。我在心里想,該不該把它吃下去,最后為了禮貌的原因,我下定決心,就是毒藥也把它吃下去。我把它拿起來,送到嘴里,老太太要阻止我已來不及了。一口咬下去又酸又澀,我顧不得禮貌,吐到盤子里。原來那是檸檬,是用來擠汁到魚上吃的。

                              六、澳洲的教育

              我們參觀過澳洲的各級學校,從小學到中學,包括私立、州立和教會學校。特點是班級人數少,課堂里比較隨便,學生的自由度較高,因此課堂氣氛比較活躍。沒有一定的教材,教學內容由老師以活頁形式發給學生,主要重在實際應用及動手操作的能力。我聽過一堂美術課,老師在白板上畫了幾種魚,然后就要學生自己畫在紙板上,再用剪刀剪下來。紙板很硬,學生剪不動,但他們干得很認真,手上剪出了水泡還在剪。還有一堂小學語文課,我進去時已經開始,老師的屁股坐在講桌上,學生或坐或躺在地板上,講課的內容是一個關于一條魚的童話,講完故事,老師就喊一位學生坐到自己身邊,根據課文的內容對該生進行采訪。然后把學生分成兩人一組,每組發一張紙,要求依照老師的示范作采訪。他們小學一年級的學生就能夠在地圖冊上很快地找到中山市的準確位置。

                但是他們的教學形式及內容決定了他們的基礎教育很不扎實,計算能力差,一個簡單的個位數相乘就要卷起指頭算半天,因為他們沒有九九乘法表。我們聽課的一個班里面有一個江西的女孩子,她被同班同學看作數學天才,因為她能迅速計算出簡單的乘法除法題目。另外,他們的教學內容也要簡單、淺顯得多,所以在國內成績平平的學生到了外國都成了優等生就不奇怪了。雖然他們教學有自己的特色,但很多是不適合我國國情的。比如說,我們就不可能每個班只有20多個學生,甚至幾個學生。當他們聽說我們一個班有60多個學生時他們感到非常驚訝,問學生聽不聽話,怎么控制課堂,他們認為一個老師同時給60多個學生上課簡直是不可想象。 他們私立學校收費非常昂貴,但公立學校一切都是免費的。只是公立學校的教學質量不如私立學校,所以有錢人還是有很多把子女送進私立學校。

              七、我的房東

           我的房東是Mr. Morton ,但我稱他Bill,他是一個50多歲的單身漢,從沒結過婚。18米多的個頭。走起路來,地板震動。他是一個藝術家,房間里掛滿了他親手作的畫,大都是澳大利亞的風光。我不太懂畫,但我覺得畫得很逼真。他養了一只狗,三只貓。我很快就和那只狗交上了朋友,每天上學時它送我上車,放學時它熱烈地迎接我,有時間我就帶它遛街。

          Bill很忙,每天早上四點多鐘起床,首先喂狗喂貓,然后自己吃早餐;六點鐘以前上班,晚上六點以后下班。他雖然是個藝術家,但由于他沒有文憑,所以找不到好的工作,只能干的是粗活,給人家做籬笆,每天工作十來個小時,有時候帶去的午飯都沒時間吃。有一次,我問他:“為什么這么辛苦地工作?”他說:“我不得不如此,現在經濟不景氣,工作難找,能夠找到這樣一份工作,已經很不錯了。”他又說:“I am good at painting,but it brings me no good(我擅長于繪畫,但是這沒給我帶來半點好處)。”我問他:“你這樣辛苦工作,每個月能拿多少報酬?”他說:“每周三百五十澳幣(相當于1750元人民幣)。”但是根據澳洲的生活水平及物價,這工資算是很低的了,并且工作一天才有一天的報酬,用他的話說就是:No work no pains.

          他對我非常好,總是對我說:“Make yourself at home.”記得出國之前,我們集中培訓,講了許多在國外該注意的地方,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但我在他家里,非常自由,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問我想問的任何問題。不管我什么時候問他問題,他總是非常耐心地解答。他常常周六、周日都要上班,所以當別的老師跟房東一起出去渡周末的時候,我總是一個人呆在家里,對此,他常向我表示歉意。他經常要我邀其他老師到他家里來玩,并且買好食物供我招待。甚至還要給我錢,讓我自己乘出租車出去玩。

          他性格豪爽隨和,有一次,我們集體組織游玩,約定時間要房東們來學校接我們,但是由于有位老師迷路,未能及時歸隊,耽擱了一個多小時,也就是說他們在寒風中多等了我們一個多小時(當時的澳大利亞是冬天)。我們都很擔心他們會生氣,但是當我告訴Bill發生的情況,并向他道歉時,他哈哈大笑:“這不是你的錯,不用道歉。”由于他工作忙,我每天做好晚餐等他回來,對此他很感謝我。他非常喜歡我做的中國飯菜,每次吃完他都會由衷地贊嘆:Delicious(可口極了)!并說上一句:Thank you!他甚至把我做菜的步驟寫在一張紙上,記了滿面滿兩大張,說是等我回國后他自己做中國菜吃。

          在我回國前的一個星期天下午,他特地帶我到市場,給我買了一個Toowoomba 出產的陶瓷小罐作為禮物送給我,臨回國的頭一天晚上他又給我買了一本嶄新的英語詞典。我們在澳大利亞四十多天沒下過雨,到我們回國的時侯卻下起雨來了。我們是晚上七點半的車,他把我送到乘車的地方后,一直站在雨中等我們的車出發,直到我們的車開出好遠,我還看見他高大的身影站在蒙蒙夜雨中向我揮手。

          在這四十多天的時間里我和我的房東已經成了好朋友,并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如果說我再有機會到澳大利亞學習,我還是愿意和Bill 住一起。

                                                             2002930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