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滬浙蘇寧八日游

               陳賢慶

            2014年12月初,旅居香港的文友張穗強先生來信息,說將于本月18日與夫人梁永坤到上海,參加20日和21日在上海社科院舉行的一個有關“知青運動的研討會,說如果我也能參加,在上海見面,就很理想等。18日那天,我在市文化館培訓班本學期擔任的的課程剛好結束,可以出行。2009年去過上海,至今又五年了,妹妹也添了孫子,當了奶奶,也該去探望一下。妹妹的好友、也是我的好友、旅居香港的黎秦云女士也因事會到上海,能在上海見到她,也是美事。此外,我過去的學生陳衛勝先生,定居蘇州,是一位成功的商業家,也熱情邀請我順路到蘇州做客。二哥二嫂在南京,當然應該順便探訪。馮、劉兩位老同學知道我有此行,也提出隨我旅游,馮從未到過上述幾地,劉也多年未再游滬寧。綜合上述原因,于是,便有了這次滬浙蘇寧的旅行。

           12月19日

           今天要坐早上6點45分的飛機從廣州飛上海虹橋機場。所以昨晚即18號晚,我們已經到廣州過夜。半夜,實際也睡不好,約了一部出租車,清晨4點鐘就出發到機場,辦好登機手續,吃早餐,候機。飛機正點起飛,9點鐘,準時到達虹橋機場一號航站樓,妹夫老裴開車來接,將我們送到預定的定西路的巴黎春天新世界酒店。中午,妹妹、妹夫在附近的一家飯店宴請我們,外甥小川因工作繁忙,也遲到早走;席間有早一天到達的張穗強夫婦,還有上海知青研究者馬琳、翁德坤等。

          在散席時,發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我發現我包包不見了,內有錢物和所有證件!可能是和大衣一起在大堂等候時落下了!自從我學著別人掛包在身之后,就多次發生過離開時忘記拿走包包的事。我與老裴、馮、劉等即到大堂詢問,在柜臺找回大衣,但包包不見!再去查看監控錄像,也看不出結果。在絕望之際,妹妹她們出來,說包包找到,原來是掛在穗強所坐的椅子背,而他的大衣又掛在椅背,將包包遮擋住!這一場虛驚讓大家尤其是我,死了不少細胞!試想,如果真發生了此事,整個行程都破壞了!

           下午,回酒店睡覺,因昨晚未睡好。到了傍晚時分,我們坐地鐵2號線到南京路,在附近一家飯店吃了晚飯,再到外灘,觀看夜景。雖然是天冷,外灘上的游人還是不少,要隨意拍照也不容易。外灘的夜景我領略過,不同的是,以前浦東地區是金茂大廈最高,現在它的旁邊又冒出了一座更高的摩天大樓。游覽一小時后,我們打車回酒店。想不到的是,就在我們踏足的那段外灘,10天后的年末夜,為迎接2015年的到來,竟發生了踩踏而傷亡數十人的慘劇。

          12月20日

          是日為周末。上午9點多鐘,我們與永坤,一行4人,打車到顓橋鎮地鐵站,老裴已開車在那里等候。上車后,我們按計劃到杭州灣大橋參觀。杭州灣大橋全長35.7公里,2009年時,我與老裴等已去過,不過,那時橋中段的服務區還未建設好,而這次,我們已能進入那命名為“海天一洲”的服務區內參觀。

              海天一洲位于杭州灣大橋南航道橋以南約1.7公里的延伸處,距大橋南岸18公里,通過匝道橋與大橋主線連接,是杭州灣跨海大橋的點睛之作。海天一洲主體建筑海天一洲集游覽觀光、精品酒店、大橋展示館、長三角主題旅游購物中心、商務洽談等功能于一體,是長三角地區的一顆明珠。不過,我們進內看到,游人并不多,畢竟這景點是在大橋的中央,沒有私家車,一般游客也來不了。我們上到一高塔上遠望,可惜只能是在塔內隔著玻璃遠望,視野不夠清晰。

           離開海天一洲,我們繼續往前,過了橋便是浙江的慈溪市。因時間已過午,在市內找飯店也不容易,老裴又執意要帶大家吃些“農家菜”,2009年我們在某家飯店就吃得很不錯的。但是,老裴兜了幾圈,找不到那飯店,結果,遇到一婦女,由她引導,果然找到另一家“農家樂”,我們享受了魚蝦等食物,味道不怎么樣,而結賬時我們才發現,收費很貴,480元,大家覺得是被宰了。

           時間不早,我們沒有在慈溪逗留,趕回上海,到了顓橋妹妹家。妹妹帶大家參觀家居。到晚飯時,小川夫婦與兒子回來,大家又逗玩妹妹的外孫小南迦。妹妹準備的晚飯很豐盛,大家吃菜、喝酒、談笑,飯后照相留念,其樂融融。9點鐘后,我們打車回酒店。

           今天的活動內容很豐富,很難得,永坤一直在怨責其丈夫,為了會見他的那些知青朋友而錯過今天的活動! 

          12月21日

          早上,我與張穗強夫婦一起到淮海路的社科院,參加知青研討會。參加拍了大合照。各地當年當過知青的老家伙們,晚年不甘寂寞,總會搞些這樣那樣的活動,而上海知青是最活躍的,既有聯誼會、報告會、研討會,又出版期刊,組織文藝晚會等,不亦樂乎。我這位廣東知青,不過是借赴會之名,行旅游之實罷了。

          合照之后,穗強仍留下參加某些聚會,我與永坤回酒店。她們晚上離滬回港。

          下午,我們一起到上海城隍廟參觀。上海城隍廟一帶,風情依舊,游人眾多,我們逛一會,買了些工藝品,即到小吃店坐坐,吃了小籠包、湯圓等小食。離開城隍廟后,劉覺得走累了,腰痛,自己打車回酒店休息。我與馮打車到新天地參觀,是日較冷,不宜久留,又打車到人民廣場,其時雖只有4點半鐘,但天已黑暗,北風呼呼,也沒有停留,于是即回酒店。因天冷,沒有外出,我們就在酒店內吃晚飯。

          12月22日

          早上,我們離開上海,坐預約的出租車到蘇州。學生小陳派司機在高速公路的一個路口迎接我們,送我們到市區內的一家面食點吃面當午飯。午飯后,司機送我們游覽蘇州的三個景點,這三個景點也是小陳預先安排的。我們先到寒山寺,再到虎丘山,最后到山塘街。前兩個景點我都去過,變化不大,尚有較深刻印象,而這山塘街沒有聽聞,游覽后,覺得它無非類似某些城市的某些經改造的老街,如紹興的魯迅故居一帶、武漢的戶部巷等。不過,后來查一下資料,覺得這山塘街非同一般。

              蘇州山塘街是國家AAAAA級旅游景區,被稱譽為“姑蘇第一名街”,有1100多年歷史。在古代,它是一條繁華的商業街,還有普濟橋、野芳浜等勝景,還有“五人墓”、“葛賢墓”等古跡。山塘街一向為歷代文人墨客和朝野名士所鐘愛,曾留下了許多吟詠之作。而清乾隆帝對山塘街則是分外青睞,他寫的詩中,直接提到山塘的就有9首。1761年乾隆在太后七十大壽時,特意在北京萬壽寺紫竹院旁沿玉河仿建了一條蘇州街,而這條蘇州街就是以山塘街為藍本的。1792年,乾隆帝又在御苑清漪園(即后來的頤和園)萬壽山北建造了一條蘇州街,也還是山塘街的翻版。這兩條蘇州街后來在戰火中被毀,1986年在頤和園又重建了蘇州街,使七里山塘的風貌再次重現于京華。山塘街還被寫進不少民間傳說和文藝作品之中,蘇州彈詞《玉蜻蜓》、《三笑》、《白蛇傳》就都寫到它。《玉蜻蜓》中金貴升與青年女尼志貞就是在山塘的法華庵里結識的;《三笑》中唐伯虎得遇秋香,所謂“三笑留情”發生在虎丘,而秋香下山歸舟,唐寅雇小船追蹤至無錫賣身為奴,那“追舟”一回書的地點,也就在山塘河里。

          在山塘街的盡頭,在一處城門外,小陳開車在那里等候我們。小陳是1988年我校的高中畢業生,當年我擔任他的班主任。他畢業后闖蕩商海,在蘇州打出一片天地,可算成功人士。小陳送我們經過蘇州舊市區,到達新城區,沿途所見,感嘆蘇州這座城市美觀整潔繁榮,尤其是與新加坡合作建設的開發區,體現出極濃厚的現代化色彩,令我頗有感觸。最后,我們到達金雞湖畔,入住小陳為我們介紹的酒店。

          晚上,小陳帶上夫人來接我們。小陳夫人是一位蘇州美女,當年,小陳在蘇州打拼,尚未成功,此蘇州美女慧眼識英才,毅然嫁與小陳這位廣東仔。小陳夫婦請我們在附近一家高級飯店吃飯,菜肴豐富,尤其是難得的是,此日是冬至,席間,我們每人吃到兩只陽澄湖大閘蟹,大飽口福。

          晚飯后,我們順便欣賞一會金雞湖的夜景,很壯美!是夜住宿金雞湖畔,很寂靜。

          12月23日

          早餐后,到金雞湖畔漫步,欣賞早晨的景色。金雞湖是蘇州一個內陸湖,近年來,蘇州市政府已將此地建設成金雞湖景區,全國唯一商務旅游特質的國家AAAAA級旅游景區,“國家商務旅游示范區”的集中展示區。景區總面積11.5平方公里(其中水域面積7.4平方公里),按照“園區即景區、商務即旅游”的城市商務旅游功能布局,以金雞湖為中心,投資89.53億元,精心打造了五大功能區:文化會展區、時尚購物區、休閑美食區、城市觀光區、中央水景區,實在是創意十足,令我們眼界大開。我們在湖畔拍了許多照片。

          9點鐘后,司機來接,送我們到拙政園參觀。1974年秋末我去過蘇州,當時曾游覽過留園、西園;2006年再到蘇州,游覽了獅子林,拙政園沒有去過,此次,正好彌補。

              拙政園是江南園林的代表,蘇州園林中面積最大的古典山水園林。位于蘇州市東北街178號,始建于明朝正德年間今園轄地面積約83.5畝,開放面積約73畝,其中園林中部、西部及晚清張之萬住宅為晚清建筑園林遺產,約38畝。中國四大名園之一,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國家5A級旅游景區,全國特殊旅游參觀點,被譽為“中國園林之母”,199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我們看到,園中游人不少,熙熙攘攘。可惜時值冬季,園中的草木枯黃,有點蕭索之感。或許,這正能體現它的“古意”吧。

          游園之后,司機送我們到高鐵站。我們坐高鐵到南京,票價是99.80元。滬寧線上的交通十分便捷,一般的火車、動車、高鐵,選擇很多,真的是一小時生活圈。不足一小時,下午,2點多鐘,我們到達南京,二哥接車,帶我們到市區中央北路的住所。二嫂煮了餃子給我們充饑。之后,我們入住附近的紫都賓館休息。

          傍晚時分,我們打車到夫子廟,游覽秦淮河。此地沒有多大的變化,雖然是冬季,這里游客依然很多。我們在小吃店品嘗南京的鹽水鴨、鴨血湯、燒餅等美食,在小街漫步,感受那里的夜市氣氛。9點鐘后,打車回賓館休息。

          12月24日

          早餐后,與二哥二嫂一起,坐車到中山陵。二哥二嫂送我們到達后,先離開,我們自行游覽。中山陵的變化不大,就是外圍的車站更開闊美觀些。這天天氣非常好,藍天白云映襯著長長的石階和綠色的瓦頂,顯得格外壯觀。劉在登階中途休息,我與馮走到最高處,但是,孫中山的陵寢處不能進去,而以前是可以進去瞻仰的。

          離開中山陵,我們坐車到總統府,沒有進去,只在外面照些相。之后,到附近的1912參觀。南京的1912,類似上海的新天地,保留著民國建筑的特色。我們在一家餐廳吃午飯以及休息。

          下午,我們準備打車到江北的威尼斯水城,在那里,二哥有另一住房。但是,我們打不到車,最后坐了一趟公交車到水城。在車站,會見了二哥二嫂以及下午從上海過來的妹妹夫婦和從香港飛來的秦云。親人朋友在異地見面,大家都很高興,于是,我們一起在水城參觀,之后到二哥住處參觀,照相留念。

          離開水城,我們坐公交車到中央北路,二哥嫂在宜邦酒店請大家吃晚飯。侄兒贊寧夫婦以及女兒也到來,菜肴豐盛,場面溫馨。

          是夜,妹妹夫婦以及秦云都住紫都賓館。

          12月25日

          早餐后,二哥嫂與我們一起到玄武湖游玩。玄武湖的變化不大,應該是更加整潔美觀,尤其那四周的城墻,凸顯了六朝古都的風采。我們一邊游湖,一邊照相。

          漸進中午,我們離開玄武湖,打車到市中心的紫峰大廈。2009年到南京時,此大廈尚未建成開業,但高度已可見。現在才知道,此大廈高450米,為世界第7高樓,已成南京的又一標志性建筑吧。我們在某層的一家餐廳吃些點心為午餐,覺得很美味舒服。

          午飯后,妹妹夫婦以及秦云要回上海。大家分手道別。我們則打車到燕子磯游玩。

          到過南京多次,這燕子磯是沒有去過的。燕子磯作為長江三大名磯之首,有著“萬里長江第一磯”的稱號,位于南京市棲霞區觀音門外,是巖山東北的一支,長江三大名磯之一。

          我們先在長江江堤上漫步,此處長堤,寬闊幽靜,可飽覽長江兩岸,以及遠處的大橋。江風輕吹,十分舒服。我們賞景拍照,不亦樂乎。之后,我們再到燕子磯公園。我們沿著曲折的石階,登上燕子磯。燕子磯海拔36米,山石直立江上,三面臨空,形似燕子展翅欲飛,故名為燕子磯。在古代是重要渡口。康熙、乾隆二帝下江南時,均在此停留。乾隆帝在此書有“燕子磯”碑。“燕磯夕照”為清初金陵四十八景之一。

          燕子磯附近有弘濟寺、觀音閣等建筑。巖山有12洞,為江水沖擊而成,大多是懸崖絕壁。其中以三臺洞最為深廣曲深。但時間關系,上述景點,我們都沒有去到。

          我們坐公交車回到中央北路的紫都賓館。晚上,我們請二哥嫂吃晚飯。明天,我們就要離開南京了。

          12月26日

          早餐后,二哥嫂來賓館為我們送行。還送大家鹽水鴨等。我們打車到南京祿口機場,坐12點55分的深圳航空班機飛廣州。下午3點鐘到達。我們一起到東站,劉回香港,我和馮回中山。晚上8點鐘才到家。

          這次滬浙蘇寧四地之游,收獲很多,感慨很多,都留作日后的回憶吧。

          這次所到之處,舊地重游的景點就不再重復了,過去未去過的地方,如海天一洲、金雞湖、山塘街、拙政園、紫峰大廈、燕子磯等,才作些詳細介紹。讀者如想了解其他景點,也可以從本人以前的游記中尋找。

          這次旅游,得五律三首:

          重游上海及杭州灣大橋:拋卻煩心事,寒天滬上游。外灘觀夜景,古廟看人流。再享長橋壯,還尋舊弄幽。顓橋親友聚,鮮蟹品膏油。

          重游蘇州,夜宿金雞湖:車行高速道,轉瞬到蘇州。先入寒山寺,后登闔閭丘。古墻連舊宅,新路接高樓,最愛金雞水,湖平映日浮。

          重游南京:園林觀未盡,高鐵赴南京。夫子廟嘗鴨,紫金山謁陵。朝游玄武苑,午上燕磯亭。珍惜親朋會,歡談在水城。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