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中國隊06世界杯征戰記 (陳賢慶)

                                        (序)

            歲月匆匆,用“白駒過隙”這成語來形容,實在很恰當。02韓日世界杯的情景仍歷歷在目,當日,中國隊的范志毅、馬明宇、李霄鵬、祈宏、楊晨等隊員到世界杯賽場走了一回,雖不瀟灑,但也圓了夢。想不到,爭奪06德國世界杯入場券的戰斗號角已吹響,中國隊的小伙子,又要亮相了。

             兩年前,征戰韓日世界杯的英雄們,如今安在?現在的國足,從主帥到隊員,我都感到陌生,有一半的隊員,只聞名字,不識像貌,如不知從哪冒出的周海濱、趙旭日等,已令我信心不足;再想到,韓國、日本、伊朗、沙特、泰國等,皆為兇狠之攔路虎,以國足現在的人腳,如何能突圍而出?!因此,當中國隊要在天河迎戰遠道而來的科威特時,我除了工作繁忙等原因,內心仍沒有寫作《中國隊06世界杯征戰記》的打算。但是,這樣一來,我就遭到球迷朋友批評了:“難道你以為中國隊連小組也出不了線?!難道你敢肯定,中國隊就不會在‘十強賽’再創輝煌?!……”在批評指責聲中,我感到自己已象一個漢奸了。

             誠然,這屆國足,已經到了“廖化當先鋒”的境地,以郝海東一老,帶著各位技術并不出色的小將在支撐局面,就讓人難以興奮得起來,但是,眼前這批或熟悉或陌生的男兒,畢竟已是當今國內所能找到的最優秀的綠茵驕子了!結局似乎可以預料,但過程也還是值得注視的,只要死得悲壯,業績也應留在史冊上。作為一個中國人,而且還說是球迷,支持自己的球隊,責無旁貸。于是,我檢討自身,覺得還是要以一篇盡可能熱情的文字,伴隨國足走完未來一段艱苦的征程。

                                          (一)

            2004年2月18日,中國隊在廣州迎戰小組賽的第一個對手科威特隊。以前,科威特是一支勁旅,記得1981年西班牙世界杯外圍賽時,中國隊在北京迎戰科威特隊,結果,容志行以一記頭球先開記錄,繼而,中國隊再乘勝追擊,最后以3比0取勝,激動的北京大學生連夜上街游行,大喊“振興中華”!但如今,科威特隊已淪為二三流的隊伍了,戰勝它或許不是很困難的事吧。

            那天晚上,剛好我要下晚修,無人可以替換,我只能借助錄像機,把比賽錄下。10點鐘,我即回家觀看。打開錄像,但見一班矮個子,在高大的中國隊隊員的沖擊下,疲于奔命。我感到放心了,進球應是遲早的事吧。但是,國足的技術的確粗糙,而配合也不默契,雖不時開花但無法結果。本想寄望于效力曼城的孫繼海,但小孫又難以顯現踢英超時的風采。場上的隊員,反而是年屆34的郝海東表現出色;此外,還有一個叫鄭智的,左路時有突破,也還不錯。我越看心越急,莫非主場也以0比0結局?一直踢到下半時,我隊邊路進攻,鄭智把球斜傳到對方門前,科隊門將出擊,擊球不著,球落到郝海東頭頂而頂進空門。

            就是這幸運的一球,使中國隊取得首場勝利。這個比分我當然不滿意,但比賽畢竟獲勝,全取3分,也還是值得高興的。與此同時,同組的香港隊以3比1取勝馬來西亞隊,也得3分。下一仗,國足將到自己的領土出戰香港隊,不會出現當年的“五一九”吧?……

                                           (二)

            三月的最后一天,即31日,天氣很壞,陰雨綿綿,廣州如是,中山如是,香港的天氣也不會好到哪兒去吧。就在這樣的天氣下,中國國家隊要在香港出戰香港隊。也算是國際足聯的恩準吧,香港回歸祖國,依然可以在國際足壇占一席位。當然,國際足聯大概也考慮到,給你多一個名額也難成氣候,亞洲其他國家也并無異議,在亞洲的足球強國眼中,香港隊和蒙古隊是差不了多少的。

            多年前,香港足球甚是紅火,聯賽的上座率十分可觀。1985年的“五一九”之戰,香港隊居然戰勝并淘汰了中國隊,惹出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騷亂!不過,如今,郭家明、胡國雄、尹志強、張志德、陳炳安、李健和等人,已成了明日黃花,香港足球比國內的足球衰落得更快,如今的聯賽雖有,但場上踢球的人比看臺上的觀眾可能還多。如今港隊的球員,有幾個還能叫得出名字?包括他們的教練黎新祥,不是常看香港電視的球迷,恐怕也未聽過這名字。中國國家隊出戰這樣的一支“本是同根生”的香港隊,要“煎”它并不難吧。賽前的輿論,包括我和同事的預測,大多是贏兩到三球。

            也合該我倒霉,3月31日是周三,晚上我要看管學生晚修,于是,我只得打開錄像機,錄下這場8點正開始的比賽。到10點鐘后,我欣欣然地回家,準備泡一杯濃茶,慢慢欣賞這場比賽。誰知,當我走近錄像機時,我“啊”的驚叫起來,原來,我只打開了錄像機的電源,并沒有摁下錄像的鍵!檢查錄像帶,錄的仍是歐洲冠軍聯賽AC米蘭對拉科之戰。唉,莫非高三“一模”考試剛過,需要認真分析研究,我太專注在工作上?沒有辦法,我只得上網,看看結果,一看,才知道國家隊僅以1球小勝,還是靠34歲的郝董頭球建的功!唉,除了郝董,國家隊已難以找到會攻城拔寨的前鋒了,豈不悲哉!

             不管怎樣,贏一球也是贏,取得3分最要緊,所以,暫時,還是不要過多指責哈恩了,當前的任務,是打入10強,取得十強賽的資格,即使在十強賽中早早犧牲,如同國奧隊那樣,那還算有個交代吧,不知國家隊下一仗迎戰馬來西亞隊又如何,會不會重蹈國奧隊的覆轍?

                                (三)

            6月7、8、9三天是高考時間,9日中午后,考得筋疲力盡的考生可以好好休整一番了。是足球迷的,都可以看到9日晚間中國隊對馬來西亞隊的比賽。

            不久前,馬來西亞的國奧隊,以1比1的比分逼平了中國國奧隊,既宣告了中國國奧隊在雅典奧運征程中“行人止步”,同時也即宣告了中國“超白金一代”的終結。現在,我們的成年隊又遇著馬來西亞,應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正是報仇雪恨之時也!

            事實上,是夜,中國國家隊以4比0痛宰了“仇敵”,應該歌功頌德才是,但是,對手畢竟太業余了,我們獲勝應在情理之中。只是,國家隊表現出來的精神面貌,以及技戰術水平,卻是不盡人意的。光是在球場上那半散步式的傳遞與推進,就讓看慣了英超比賽的中國觀眾捏一把汗!在球場中缺乏一種逼人的氣勢,缺乏一種爭勝的決心,即使到了十強賽,也是難以過關斬將的。

            是役,讓人看到一些光明的,是米盧時代的舊將李霄鵬又活躍在中場,而且有出色的表現。進球者,還是郝董與霄鵬,可見,還是要有幾塊老姜,才能調和這一鍋并不很可口的湯啊!

                                 (四)

           八月流火,遠在南歐的希臘的雅典城,正在上演一幕奧運戲劇。說它是戲劇,是因為在奧運會期間,的確發生了許多戲劇性的時間,當然還有許多悲悲喜喜的場面。中國健兒,在這屆奧運會中,雖有些項目失利,但也有更多的項目取得突破,尤其是那32面金牌,更讓全世界的華人歡呼振奮。當我們沉浸在奧運的勝利之時,真的幾乎完全忘記了我們還有一項運動——中國的男子足球!所以,當報紙上說,中國足球隊要出征馬來西亞時,我還沒有回過神來。慢慢,我才想起,原來,我們還有一支男足,還要為06德國世界杯的入場券而努力。

            9月8日晚,中國隊客場挑戰已遭淘汰的馬隊。賽前,廣東體育臺的主持及嘉賓,都認為中國隊肯定可勝,問題是勝多少個球。而這,也似乎應該是很客觀的預測。已遭淘汰的馬隊,是否就全無斗志?我們往往忽視了一種情況,那就是為榮譽而戰!沒有包袱,身在主場,僅為榮譽而戰,即使是弱隊,那爆發出來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覷的。情況正是這樣,整個上半場,中國隊毫無優勢可言,而馬隊反而創造了不少機會。下半時,作為隊中中流砥柱的鄭智,兩度不理智的犯規被紅牌罰下,令中國隊雪上加霜。大概也應了置諸死地而后生這句話,打少一人的中國隊,反而有了起色,跑動積極了,配合默契了,最后由整場比賽象游魂般的李金羽射入一球,而其后,馬隊有幾次絕好的機會卻錯失,不然的話,中國隊要保住勝果,難矣。這場球,贏得玄乎,只能說我們的運氣好,其他的贊美之詞都用不上的,更不可與中國女排在雅典奧運的絕地大反擊相媲美了。

            下一仗,中國隊要客場挑戰科威特隊,那是關鍵的一役,按照中國隊目前的狀態,難以令人樂觀啊!

                                (五)

            2004年10月13日下午,一支校友聯隊與我們教師足球隊進行了一場比賽。他們雖然畢業了十年或十多年,但畢竟過去都是學校的足球精英,雖人近中年,但技術猶在,比賽結果,我們以1比2敗北。賽后,我的學生、校友劉肇增請我們到鎮上新開張的“綠華軒”園林酒家吃晚飯,還答應贊助我們教師足球隊每人一套新隊服,在此,我向劉先生表示深深的謝意。

            我們這場球輸了,倒沒什么,畢竟是娛樂罷了,但是,有些比賽輸了,哪怕只輸一球,那就不堪設想,猶如跌落深淵。是夜,中國隊客場挑戰科威特隊,原來我們打算在某酒店包一間房看球,但是,比賽在零點開始,太晚了,只好作罷,眾人回家自己觀看。

            零點,正是我工作完畢的時刻,泡上一杯濃茶,獨自欣賞比賽,也算人生一樂也。但是,此一樂,須有個前提,就是我們要贏球!如果踢得窩囊,最后還輸了,那就非樂也,而是悲也,怒也。是夜的中科之戰,在比賽過程中,我的心一直懸著,因為中國隊有個傳統,凡是打平即能出線的比賽,一般都是輸掉的。這一仗,哈恩重蹈前輩的覆轍,采用了一種保守的打法,僅守住了半場;這一仗,面對一群業余球員,我們的“球星們”,包括老的幼的,包括前鋒后衛守門員,沒有一位是踢得好的!整場比賽,我們實際上沒有一球真正威脅到對方球門。反而,下半場,對方不僅進了一球,而且還有兩個絕好的機會,我們不輸個0比2或0比3,已經是萬幸的了。是役也,正是讓人悲也,怒也!

            輸了這一仗,中國隊其實已經意味著出局了,科隊比我們多兩個凈勝球,下一仗,他們主場對墊底的馬來西亞隊,還不是狂勝?而我們主場對香港隊,除了給香港同胞出了一道難題,恐怕已回天乏力了。唉,以這樣的一種方式結束06世界杯之旅,令人又尷尬又難過。雖然,中國隊即使進入了八強賽,到頭來也是個“死”,但總比現在即夭折讓人好受些吧。

                            (六)

            公元2004年11月17日。是日,我為我們教師足球隊安排了一系列很不錯的節目:下午,和強勁的高三7班進行一場對抗賽;之后,到金運山莊共進晚餐;之后,包一間房唱唱卡拉OK;之后,便觀賞一場被炒得很熱的足球賽。

            一切都按計劃進行著。與高三7班的比賽,以3比3結束;金運山莊的晚餐,是狗肉加羊肉火鍋;而卡拉OK,鄒、古等青年教師唱的,是任賢齊;我和鄭老師唱的,是《選擇》《在雨中》《糊涂的愛》等,由于座中無女子,我當然客串女聲。

             當酒飽飯足歌酣之際,中國隊對同胞香港隊的“生死戰”也就開始了。上半場的戰況讓我們興奮,每進一球我們碰一次啤酒,一共碰了三回。下半場開始不久,我們又碰了兩回。而這時,在數千公里外的科威特,科威特人只能與馬來西亞的“娃娃兵”戰成1比1!多么令人鼓舞!勝利已經在望了!然而,場上穿著白衣服的那群漢子,在5比0之后,似乎就不會再進球了,連據說是心理素質最好的球星鄭智,也無法射進點球了!而科威特人,正在2、3、4、5球地遞增,把中國隊再次逼到懸崖上!當科威特人以6比1結束比賽時,我們是6比0領先,還有3分鐘時間,居然也由李瑋鋒射進一球,形成了7比0、與科威特人凈勝球數相同的局面!那么,中國隊死不了啦,最多和科威特來一場附加賽吧!廣東體育臺的資深的足球專家陳維聰等用興奮的口吻宣布,而場上的中國隊的隊員們也茫茫然,可能并不知道結局如何……然而,他們都沒有想到總進球數這一環節,數學學得肯定不精。原來,細算入球數,中國隊還少一個,凈勝球數相同是沒有用的!中國隊大勝而出局了,幸而廣州(還有外地來的)的球迷都能平靜地接受這一現實,沒有出現第二個“五一九”。

            兩場大比分的比賽,都有國際足聯的代表在監督,很難說是打假球。事情到了這一步,也怨不得別人,如怨馬來西亞隊被罰下一人,如怨香港隊不放水,如怨那徐俊業左撲右擋似和國家隊有深仇大恨……要怨的,只能怨自己,上一場戰科威特,如果打平,還有那么多尷尬和無奈的事嗎?這事可以給廣大人民群眾一個深刻的教訓,機遇如果把握不住,就后悔莫及。

            中國隊中道夭折了,似乎是意料之中,又似乎是意料之外。但不管怎樣,我近來的工作十分繁忙,也樂得結束這篇東西。此外,也少了一些牽掛。平心靜氣地想想,中國足球不行,也并非意味著中華民族的衰落,我們還有乒乓球、羽毛球、跳水、射擊、舉重、武術等,奧運會上我們不是成了第二金牌大戶嗎?新加坡的足球隊永遠也進不了世界杯,但是,并不影響它的國民過著舒適的生活。再說,我們如果硬是想要把足球搞上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趁中國隊死去之際,正好來一場真正的“革命”,這也如同沒有“十年浩劫”,就不會有改革開放的道理一樣。那些大俱樂部的老總們,正在等待著這場失敗呢。

            有關11.17之役,有關中國足球,還可以談論許多,但是,忙碌的我(同事戲稱,溫家寶第一忙,我第二忙),已沒有過多的時間去高談闊論了。幸而,中國的球星極少,但“球評家”很多,報上網上會熱鬧數天的。

            我要休息了,等到2008或2009年中國隊再度征戰非洲世界杯時,我再來寫另一篇“征戰記”吧!

                                            返回目錄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