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6xbm9"></code>

  • <cite id="6xbm9"></cite>
        1. <strong id="6xbm9"></strong>

        2.                                

                                        04華東三市游(之三)

          7月28日南京市大石橋四號。這“大石橋”,原來應該有一座橋吧,但自我懂事起,就知道它并非一座橋,而是一條小街。這小街,對別人可能不怎么樣,但是對我,卻是印象深刻。我兒童時代,是個孱弱之人,如果“君子動口不動手”,我還有點優勢,但是,如果對方是“少林弟子”或“武當傳人”,我就沒辦法了。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廣州,少年兒童中也有以大欺小的,不過不象現在這樣勒索錢財,甚至有“綁架”“撕票”的可怕事。聽母親說,我也不是一個絕對蠢鈍的人,最拿手的一招,就是“拉大旗作虎皮”。每當我被別人欺負時,我就會大聲告誡對方:“我不怕你,我的哥哥是解放軍!……”當時,應該也有被“解放軍”三個字嚇退了的。我的“聲明”絕不是虛構和炒作的,1949年10月,我的大哥參軍,跟隨賀龍鄧小平到了西南;1952年9月,我的二哥也參軍,跟隨林彪、高崗到了東北。家中有兩位解放軍,還不是兩座保護神?

            19551月,其時我7歲,而剛滿18歲的我的二哥,懷揣著中央軍委所屬北京測繪學院的中專畢業證書,提著簡單的行李,來到了長江邊上的六朝古都南京市,跨進了地質部屬的南京地質學校的大門,開始了他的教壇生涯。于是,我從二哥與父親的書信中,便很清楚地記住了“大石橋”這名稱。1962年,二哥在南京結婚,我們家添了一位常州籍的嫂子;1963年和1967年,我的侄兒、侄女相繼出生;1993年5月,在南京地質學校教了37年書的二哥,在57歲的年紀退休了;不久,二嫂也進入退休的行列,從此,他們南京、廣州兩地來回居住;從1993年到如今,又過去了10年,他們的學校已經消失,被東南大學“吞并”,他們的好處是,從部屬中專的教師,升格為大學(退休)教師。當然,令人傷感的則是,當年我的“保護神”,如今已垂垂老矣;而當年需要“保護”的我,如今也已兩鬢飛霜。歲月無情,又兼我們一家家庭成員幾十年來聚少離多,所以,這一次我再度踏進“大石橋”,看到過去只是一條小街的“大石橋”,如今已是一條大馬路,便有滄桑變幻之感,便知道此行的意義非比尋常了。

              說到不尋常,還可以挖掘到更多的內容。1974年9月,我送獲得“解放”的父母到南京。他們在南京居住了四個多月。那是他們在晚年最無憂無慮的四個多月。1975年11月父親在鄉間逝世。之后,母親到南京居住,而南京,也就成了我和妹妹探親相聚的目的地。我于1977、1979、1981年都踏足過南京,時間或長或短,南京有我和我們的不少回憶。這次,我帶著女兒到來,除了增進親人之間的交往,我也要尋尋夢,因為當年我還年輕;當然,我還要著眼于下一輩,我要讓女兒在這六朝古都,更多地感受中國古代近代的“歷史”。

              由于昨晚半夜才到,這天上午主要是休息。中午時,贊寧、阿旼夫婦及侄孫女緒寒到來,加上澤鵬和我們兩女兒,就有了三個年齡段的四個孩子。幸而,他們都有共同語言,可以玩到一塊。午飯時,是整整10人,席上有我很喜歡的南京特產——鹽水鴨,大家吃得很開心,并把那情景拍攝下來。

             由于人多了,屋里就顯得擁擠了。順便寫寫二哥這個單元。它同樣是兩室一廳,但是,與芳妹家相比,就有不同,兩間睡房也夠大的,但是那客廳就顯得小了,尤其那廚房,只能燒飯;那廁所浴室,無論大小便和洗澡,想從容轉身是不容易的。就是5樓的這套房子,還是在兩年前加建了一部分的,如果沒有加建,那“客廳”就小得可憐了(過去的南京人大概沒有客廳的概念)。就是這樣一套房子,想不到現在的時價已經是四五十萬了!此無他,今天的大石橋已經是一條大馬路;如今的丹鳳街也已經是一條主要馬路;地近商業區旅游點學府醫院等,那房產不升值也難。對面的那幢樓房,地下那單元,就是二哥原來住過的,也是母親曾經住過的,我還能依稀辨別出一點舊日的痕跡……

              下午,我帶著女兒,去逛新街口。上海天氣熱,而南京則更熱,家里有空調不覺得怎么樣,但是走到戶外,則感到熱氣逼人。新街口離住地不遠,我們坐了三站車即到達。新街口是我過去常去的地方,但是,如今的變化巨大,已經完全認不出。高樓大廈雖不及上海多,但也有不少。女兒最大的興趣就是逛商場,很快,她們就發現,南京的物價比上海便宜!而且,似乎家家商場都快到了倒閉的樣子,到處都貼著“三折”“五折”……在一家手袋商店,在上海時還不敢大膽入貨的大女兒,發現了“米老鼠”的最新款式,于是,左挑右揀,終于花200多元(我最多出50元)買了一只。在一家賣鞋的商店,那每對18元的女鞋令我也感興趣,因為它們和200或300元的似乎并無區別,于是,慫恿也想買鞋的女兒買一雙。她們也覺得動心,挑了很久,最后還是覺得不是“名牌”怕穿出來別人笑。

              行了不知多少家商場,天色已晚,我們要回住地了,但是,當我走出中央商場時,卻不辯東西,手上又沒有地圖,問人也不得要領,尋不到來時的路。最方便的辦法就是打出租車,然而,當時正值下班時候,絕少空車!莫非南京人打出租車成了等閑事?等了很久,終于等到一輛空車坐上。我感慨說:“南京要是有地鐵就好了。”不料司機說:“南京地鐵正在建,明年就能通,肯定通新街口。”啊,南京這樣美麗的城市,要是通了地鐵,真是錦上添花!對新街口,我有這樣一首詩:“舊日來游地,于今意彷徨。高樓爭美奐,超市賽堂皇。處處衣衫美,時時果品香。來年通地鐵,此處更添光。

             說南京美麗,一點也不假。晚上,二哥二嫂陪我們到不遠處的北極閣市民廣場游覽。在南京市的市中心的偏北部,有一條風光帶,那就是紅山森林動物園、玄武湖公園、鼓樓公園、北極閣公園、雞鳴寺,市民廣場、九華山公園、白馬石刻公園、鐘山風景區……就算在它的其他方位,也有明故宮公園、月牙湖公園、東關公園、武定門公園、雨花臺公園、菊花臺公園、莫愁湖公園、烏龍潭公園、清涼山公園、古林公園、繡球公園、大橋公園、燕子磯公園、二橋公園……如此多的景點連成一片,或點綴于城中,是南京能成為園林城市的主要條件。

             據二哥說,北極閣的市民廣場,有著許多裝飾性的建筑,如瀑布,如噴泉,如假山,如亭臺,還有水幕電影,晚上燈光一亮,宛如神話世界!一邊走,二哥一邊給我們作解釋。說來又是天氣惹的禍!可惜,我們遇到象上海一樣的情況,高溫時節,要保證市民用電,裝飾性的燈一律不開!于是,我們無法看到那“神話世界”,只可以憑想象去虛構了。但不管怎樣,在朦朧的燈飾映襯下,我也能感到這市民廣場規模之大,設計之美和巧。我覺得這樣規模的市民廣場,廣州似乎也沒有,烈士陵園前的英雄廣場,已不倫不類;東站廣場,大抵因坐火車才會去走走…… 在這市民廣場下面,還有一個大型的超市,叫樂客多。二哥帶我們到里面參觀,也可以享受一會冷氣。上廣場下超市,正是充分利用了地利,市民在休閑之余,也可購物;或購物出來,可小坐片刻。

             游覽市民廣場,雖有遺憾,但也感到愉快,賦詩一首:“日暮尋清爽,廣場熱未除。相連北極閣,依靠玄武湖。道接幽林地,亭觀鬧市區。高溫唯節電,未見彩虹圖。

          7月29日:這天,我們要去游覽的地方,是南京最著名的風景區——鐘山風景區。早上,我們到北京東路坐公交車,不一會就到了明孝陵站。在南京坐車的感覺和在上海坐車的感覺真是完全兩樣。下車后,我們并沒有看到明孝陵,而是看到紫霞湖公園的門口。問賣票的,他說這里與明孝陵相通。門票50元讓我心痛,然而,既來之即安之。我們進去后,發現這里是個山林公園,和廣州的越秀山,杭州的虎跑泉等差不多。一條道路,兩旁樹木,點綴一些亭臺而已。不同的是,這里的樹木生長得很好,很高大。沿途不見什么人,到了紫霞湖,才見到有一些人在游泳。本來湖中禁止游泳,但是天氣太熱,市民包括那些憑老人證可以免費進來的老人們顧不得禁令,在湖中暢泳。

              游湖并非我們的主要目的,我們尋找著明孝陵。果然,這紫霞湖公園和明孝陵是相同的,有一小路連接。在接近明孝陵時,先遇到一個東陵。原來是朱元璋的太子朱標的墳墓。朱標早死,先朱元璋葬于此。但是,因節省時間,我們沒有去到東陵。當我們行盡小路,明孝陵便出現在眼前。

              明孝陵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陵墓,朱元璋為什么葬在南京鐘山而他的子孫后代為什么葬在北京,這歷史知識我在路途中已向女兒解釋。明孝陵其實很大,第一組為神道,從下馬坊到石刻。石刻由十二對大獸、一對石柱、四對石人和一座欞星門組成。隨著山麓起伏排列成長約八百米的神道石刻,頗為壯觀,但是,我們并沒有看到,因為我們一下子已經出現在陵的主體建筑上。順著山拾級而上,我們要經過一個又一個的紅色的城門,一直到了寶城。寶城是一處約四百米直徑的圓形土丘,上植松柏。在寶城之前,有一座城樓。我們冒著驕陽,登上城樓,往下俯瞰,可以看到長長的墓道,以及四周的景色。女兒不停地問:“那朱元璋到底葬在哪里?”我只能告訴她們,他就葬在這土丘。所謂“陵”,其實就是一座山,或者是人工壘起的一座山,山把墓地棺材埋住……去年,我寫過一篇《閑話明朝皇帝》的長文,我寫到他從一個小和尚起兵而得天下,我尤其痛恨的,是他得天下之后,濫殺功臣,“太平本是將軍定,不許將軍見太平”,實在可惡!想不到,多少開國功臣死無葬身之地,而他卻可以獨享(與皇后)這么大的一處墓園,并時時受到游人的瞻仰,真是太不公平了! 從寶城下來,我們沿著石階往下走,最后走到了神道,和那些石獸照了個相,算是了結此游。不管怎樣,游了一趟明孝陵,詩總是要寫的,我的詩云:“開國南京后,金陵葬汝身。山間松柏列,墓道馬兵陳。幾座紅墻壁,三重黑柵門。兒孫皆北去,獨臥度晨昏。

             離開明孝陵,我們準備到中山陵。這時,一位年輕的出租車司機出現在我們面前。他非常熱情地說服我們,最值得去的是紫金山天文臺,可以使孩子增長天文知識;坐他的車到紫金山天文臺去,來回只須100元錢,坐索道也要幾十塊錢,他還擔當導游……這時女兒已一臉疲態,眼神告訴我她們很想鉆進車里享受冷氣。盡管我覺得100元貴了些,但還是同意了,畢竟一輩子也難以上一次紫金山天文臺。

              年輕的司機的確很盡職盡責,一邊開車一邊給我們介紹周圍的景點,如經過廖仲愷、何香凝墓,他就停車,給我們介紹二人的生平,對我是多余的,對女兒是必要的。車子沿著狹窄的山路彎彎曲曲地盤旋而上,走了好一會,才到了天文臺處。原來這里也要買票!幸而票價不貴,也就買了。進去里面,發現這里不能簡單叫做天文臺,應叫天文博物館。

             紫金山天文臺于1929年籌建,1934年9月建成,原為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現為中國天文臺之一。司機導游帶著我們一處一處參觀,并作詳細解說,解說得甚有水平,看來他經常做這工作。這里有大大小小的陳列室,陳列著古代近代的天文資料,以及中外天文學家的肖像和事跡,尤其可貴的,是它除了擁有現代天文儀器外,還保存有渾天儀、簡儀、天球儀、圭表等珍貴的古代天文儀器。在最高處的一間樓頂,可以眺望整個南京城,可惜那天陽光猛烈,城中似水氣彌漫,并不能看得很清楚。

             游覽了紫金山天文臺,花了100多元,不能指望女兒有巨大收獲,但是,增長了見識,也是值得的吧,試問,國中之大,有幾人上過這里?所以,也不可無詩:“登上山之頂,天文博物宮。張衡初創造,守敬再加工。古者觀星象,今人探太空。金陵歸眼底,熱浪涌心胸。

             離開紫金山天文臺,我們去參觀中山陵。到了中山陵墓,大約下午1點鐘,天色有變,似要下雨。我們想,游覽途中下雨,很是不便,不如在門外休息,吃點東西,待雨停了再參觀。果然,在我們吃著從家里帶來的燒餅當午餐時,天降雨水,地面冒出騰騰熱氣,女兒說從來沒有看見過這種景象。事后,我們才知道,由于連續天旱高溫,乃進行人工降雨,怪不得那雨下得不夠淋漓盡致。盡管如此,下了半個多鐘頭雨,氣溫畢竟降了下來,而且,天上沒有了太陽,顯得涼快多了。

             我們買票入園,園中各地旅游團的小旗幟飛揚,游客中有國內的,也有不少是國外的。陵園氣勢宏大,仰視中山陵,可以看到遠山前拱,青嶂后衛,沿著石階,我們逐級而上。那花崗巖石階,共有392級,但登階并不感到吃力。沿途有牌坊、陵門等,四周種植蒼松翠柏,對稱排列。石階盡處,進入祭堂。在祭堂上方,有“天地正氣”直額。祭堂中為中山先生石雕全身坐像。四周有中山先生革命事跡浮雕。祭堂四壁刻有他的遺著《建國大綱》。祭堂后面是墓室,墓室在158米處,球狀結構,正中圓形大理石塘。中間是長方形墓穴,棺上鐫有中山先生長眠臥像,寧靜肅穆……

             我們瞻仰了中山遺像,又參觀了中山紀念館,了解到中山陵的建造和變遷。隨后,我們在陵墓后面的樹林中小憩。女兒問了許多關于中國歷史的事,她們還沒有弄清楚中國歷史的沿革,尤其南北朝、五代十國等。不過,這也不能怨她們,這是當今幾百萬的大學生,也未能弄清或不屑于弄清的事。

              我過去游中山陵,曾寫過詩,如1977年寫的《重游中山陵》一首,就收入詩集《中華頌》中:天寒路遠謁崇陵,心自浩茫志自明。白玉階中留片雪,青蔥柏上掛殘冰。偉人卅載生前業,志士千秋死后聲。試看中華青史卷,孫公之后幾齊名?”這次到來,應再敬獻一首,于是,得五律云:“革命鞠躬盡,神州第一陵。名揚臺港外,禮謁老中青。遠眺先生像,猶聞博愛聲。鐘山逢雨后,日照更分明。

             在這天游覽時,出現了一件遺憾的事,我以為帶了一張64兆的卡作備用,誰知沒有!數碼相機內只有一張16兆的卡,于是,在照相時,就不能隨心所欲,必須盡量節省,所以,在中山陵時,只照了兩張照片,還要留一張,到靈谷寺時照。

             然而,從中山陵到靈谷寺還有一段路,我們準備坐“小火車”去,但“小火車”司機說要等齊人,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于是,我們決定步行去。但是,走了一會,又退卻,似乎沒有什么游客往那個方向走。我看看時間,已經快下午4點,覺得不夠充裕;因為我們還準備去一個景點,那就是“總統府”。

              于是,放棄了靈谷寺,我們坐“游1”公交車回市區,在長江路下車。我以前沒有到過“總統府”,但應該是經過的。那年頭,“總統府”似乎并沒有對外開放,但是,中國人民對那“總統府”的大門是熟悉的,因為紀錄片常放一個鏡頭:解放軍一戰士登上總統府門樓,摘下青天白日旗扔落地面,蔣家王朝滅亡了……現在,這地方,成了一個旅游熱點。對這景點,我的思想準備也不足,以為是一處“小”地方,10分鐘可以游罷。我的照相機尚余一張照片的空間,我想,我們父女三人,在門口合照一張即可。誰知,這就犯了大錯!因為,里面是個好去處,值得留影的地方很多,一張相豈可囊括?!于是,在游覽中途,我不得不打電話給二哥,馬上送那張64兆的卡來!

             這“總統府”,到底有什么好?首先,它規模很大,房屋很多;第二,它實物資料豐富;第三,它是一部中國近代史。原來,這地方,最先在清道光年間便建有一座熙園,園內總面積有1點4公頃。園內假山交疊,花木參差,亭臺樓閣錯落其間,有桐音館、方勝亭、不系舟、夕佳樓、漪瀾閣等建筑,精巧別致。到了太平天國攻下南京后,洪秀全在此地修建天王府,熙園因在天王府西,又稱西花園。至于天王府,分為內城和外城兩組建筑,外城又叫太陽城,內城為金龍城。內城筑有大殿、二殿、三殿。大殿東西側各有一花園,現存西花園,簡樸而富麗,幽深而明媚,是標準的太平天國式庭園。太平天國失敗后,此地又成為兩江總督的督署。到了辛亥革命后,這里又成為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的所在地,孫中山臨時大總統的辦公地址,就在原天王府大院西花園西面,是一幢坐北朝南的西式平房,共七間。東邊三間為辦公室、會議室和休息室,臥室內有木床、櫥柜、辦公桌椅等。餐室壁上掛有“博愛”二字。西邊三間相連,是大會議室,還有衛士的臥室。民國正式成立,袁世凱定都北京,以后,這里又成為歷任江蘇督軍的督署。到了1927年蔣介石奪得政權后,這里就成了蔣介石政府辦公之地,并加以擴建。抗戰期間,這里又成為汪偽政府辦公地;抗戰勝利后國府還都,蔣介石當上總統,以及后來李宗仁當上代總統,這里便成為名正言順的“總統府”……看,如此豐富的經歷和內容,只要是對歷史感興趣的人,都會樂而忘返的。事實正是如此,府中中外游人眾多,大家對每一樣實物,每一張圖片,都很認真地看,連我的兩位女兒,也看得津津有味,近代不少人物的容貌,相信已經印在她們的腦海中。當二哥打出租車把64兆的卡拿來給我后,我們又在府中拍了不少的照片。

               在黃昏日落之時,我們才懷著依依不舍的心情離開“總統府”。我有一詩寫到“總統府”:“始立清中葉,洪楊于此王。孫公執政短,蔣氏弄權長。戰亂縈鄉土,忠邪入史章。府中風物眾,默默訴滄桑。”是的,一百多年的歲月,中國的確發生了滄桑巨變,戰亂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但是“振興中華”的大業還未完成,諸公仍須努力。

               離開“總統府”后,我們和二哥打出租車到贊寧家,贊寧請我們吃飯。贊寧家在廣東路郵電學院內,兩室一廳的結構,兩個房間大而那個廳很小,只能用于吃飯,南京人可能真的不需要“客廳”的。他在郵局工作,負責郵件收發。在贊寧家,孩子相聚在一起,談笑,玩撲克,看電視,很是歡樂。一會,二哥的親家、阿旼的父母也來了,大家共進晚餐。看到已經41歲的侄兒贊寧,我又忽有感慨,想起一些往事。80年代初,我在湖北教書時,贊寧曾到我校附讀了大半年的高中,然后回南京再考大學。一晃又二十多年過去了,真是歲月無情啊!

               飯后,我們一起打出租車到湖南路去。為什么到湖南路?原來,那里有一條步行式的風味小食街。但見街內燈火通明,食店林立,聽二哥說,街內的食店,不許有一家重復,即“湘菜館”只容一家,這也是為了突出它的特色吧。我們剛吃過飯,當然吃不下其他東西,只是湊湊熱鬧而已。離開風味小食街,我們走上湖南路。這時,我才知道,湖南路是一條商業大街,馬路很寬闊,兩邊的商場一家挨著一家,燈火輝煌,很是熱鬧,還疑心身處上海之中。我甚至覺得,廣州還沒有一條商業大街比得上它的呢。據二哥介紹,這條湖南路還獲得一個殊榮,那就是全國聞名的“無假貨一條街”!中央電視臺在“三一五”多次作了宣揚。賣假貨本來就是不對的,但是,在假貨多于真貨的今天,能保持一條長長的商業大街無售假貨,這有是不容易做到的!

             走著走著,走到山西路口,想不到這里又有一個很大的市民廣場,在一座高樓上,掛著一個大屏幕,正放著電視劇,給那些納涼的或買不起票看電影的民工們看,真夠“市民”的!聽二哥他們說,就在附近,準備建一座比上海金茂大廈還要高的全國第一高樓!啊,南京,可不簡單。對這意想不到的商業街,我不禁寫詩贊之:“入夜湖南道,樓高路且長。步行無險阻,飲食有甜香。超市人沽物,公園客納涼。霓虹燈閃耀,不遜滬洋場。

               大概9點半鐘,我們打出租車回家。緒寒也隨車到爺爺奶奶家住,和弟弟和兩個小阿姨玩。這一天我們過得很充實。

          7月30日:這天上午,小秋帶著孩子們到金潤發超市走走。金潤發在丹鳳街,離住地不遠。我在家里休息。下午,我們的安排是:我們一行六人先到雨花臺,傍晚時分與二哥二嫂在夫子廟會合。

               下午,氣溫雖仍高,但天上有云,不必遭太陽暴曬。我們坐公交車,從進香河路到洪武北路到洪武南路到中華路到雨花路,便到了雨花臺。上述幾條路其實是一條直路,南京市這點很怪,把一條直路硬是分成幾段,起幾個名字。車子經過中華門時,我看到一座宏偉的城墻,那是中華門甕城。明朝南京共建有13座城門,中華門甕城是南京目前保存得最好一座城門。甕城建有27個藏兵洞,可伏精兵數千。據說,南京市準備將目前保存的各段城墻連接起來,使之成為世界上最長的最完整的城墻。

               雨花臺在中華門外,由于建有烈士陵園,人們會誤認為它是一個如廣州紅花崗一樣的純粹的烈士陵園。其實,它先是一個風景區,是一個高約百米,長三千多米的山崗,崗上盛產五彩繽紛絢麗奪目的石子。當然,它還有些神話傳說,相傳梁代高僧云光法師在此臺講經,感動佛祖,頃刻天上落花如雨,故而得名。我們進大門后,往左走,便見到一座重建不久的雨花閣,登上數十級石階,到達閣里。閣之底層有云光法師的坐像。閣分四層,上到最高層,整個雨花臺的景色,甚至南京城的許多地方,都盡收眼底。

              離開雨花閣,我們繼續沿著林陰道漫步。雨花臺的綠化真的很好,整個園區很難看到一片黃土,到處是綠的草,綠的樹,令人心曠神怡。我們參觀了雨花石陳列館,那里展覽著各式各樣或大或小或珍貴或便宜的雨花石。我們也買了一點做紀念。

              離開雨花石陳列館,我們又參觀了一個孔雀園,一個盆景園,一個二忠廟及其他一些古跡,最后,我們來到了革命烈士紀念館。紀念館建筑雄偉,而紀念館的前后,都十分開闊,飾以各種浮雕,是人們尤其是青少年們緬懷烈士,舉行入團入黨宣誓等活動的理想地方。本來,我們應該在館內認真參觀,但是,如果全部參觀完,要花許多時間,所以,只有走馬觀花,瀏覽一會,很是可惜。雨花臺這么美麗的地方,想不到國民黨用來作刑場。在這里,犧牲了的革命烈士何止十萬!我們在烈士的浮雕前,在紀念碑前,都照了相,也算一種對烈士的敬仰和懷念吧。我還有五律一首,也記此游:“追溯南朝事,云光落雨花。參觀新塔閣,眺望金陵家。道路松陰密,階梯日影斜。高碑懷烈士,綠草映紅霞。 

              離開雨花臺,我們打一輛出租的小巴,直到夫子廟。南京夫子廟一帶的特色,與上海豫園城隍廟一帶的特色有相似,但是,南京夫子廟勝在有一條河,一條著名的秦淮河,兩者結合,就風貌大不一樣了。

               夫子廟,位于內秦淮河北岸,又稱孔廟,為祭祀孔子的廟宇。東晉成帝司馬衍同康三年即公元337年,采納王導的建議:“治國以培養人才為重。”立太學于秦淮河畔。宋仁宗景佑元年即1034年在東晉學宮的基礎上擴建成夫子廟。夫子廟包括三大建筑群:孔廟、學宮和貢院。夫子廟大照壁長110米,為全國最大的照壁。寫了這么多,其實,當我們到達夫子廟時,已近黃昏,即被四周的環境所吸引,而夫子廟本身(要買門票)卻忽略了,并沒有想到要進去。而我也注意到,沒有多少人進去。四周有什么好景色?原來,這里全都是古建筑或仿古建筑,如魁星閣、得月臺、奇芳閣、六鳳居、聚星亭、文樞坊、媚香樓、秦淮人家等,秦淮河如一條碧綠的玉帶,于夫子廟前流過,河畔有音樂噴泉、雙龍戲珠等壁畫;河中有秦淮畫舫飄蕩……

              二哥二嫂也來了。我們趁著天色未暗,在夫子廟前、來燕橋上照了一些相。然后,我們租了一只艇,由小秋帶著孩子們,在秦淮河上游覽了半個小時,而我則與二哥二嫂,坐在岸邊,欣賞著漸漸暗淡的夜景。游船結束后,我們到了一家美食店品嘗秦淮小食。二哥特地介紹一種叫鴨血粉絲湯的,味道果然不錯。吃完晚飯,我們在街上游覽。還是因為高溫之故,秦淮河上的裝飾燈也不亮,使夜景打了折扣。但是,夫子廟一帶,無論是商場還是小商品市場,抑或食店,依然熱鬧非常,人們或閑逛或購物或品味。至于秦淮河上,總有小艇在飄蕩,當然,要想回復到朱自清、俞平伯他們所描寫的“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的韻味,就不容易了。

              在夫子廟一帶,還有一些古跡,如東晉王、謝家住過的烏衣巷,明代名妓李香君的故居,還有瞻園、太平天國歷史博物館等,都未能一一參觀。但不管怎樣,此游已使我深感夫子廟之美妙,而這是我過去沒有領略過的,詩以贊之:“早歲繁華地,如今景若何?亭樓橋館榭,書畫鼓琴歌。夫子香煙少,游人市集多。四方燈影動,舟艇蕩清波。” 

               從夫子廟回到家,還可以看到亞洲杯足球賽中國對伊拉克的四分之一決賽。

          7月31日:這天上午,我們計劃全部人到玄武湖游覽并野餐。玄武湖在南京市東北,就在北極閣以北,從住地走路去,再從解放門進去也不遠,但我們還是坐了幾站公交車,到玄武門那正門進去。

               玄武湖當然不能與杭州西湖或無錫太湖等相比,但是,它也是一個著名的湖泊,一處著名的風景區。它周長15公里,水陸面積共444公頃。古名桑泊,秦改金陵為秣陵縣,此湖也改稱秣陵湖。南朝劉宋年間,傳說湖中出現“黑龍”,故改名為玄武湖。杭州西湖湖中主要有兩個小島,而玄武湖的湖中則有五個小島,稱為環洲、櫻洲、菱洲、梁洲、翠洲,每個島都有橋或堤相連。這五個小島的景色,并非簡單的重復,而是各有特點,這就是環洲煙柳,櫻洲花海、菱洲山嵐,梁洲秋菊,翠洲云樹。當然,要欣賞到所有這些景色,需要季節的配合了。

               這天天氣仍然很熱,沒有什么風,游客并不多,真不可與杭州西湖相比。為了舒服和快捷,我們進門后,即叫了一輛游覽車,大概花60元,送我們游湖一遍。于是,我們坐在車中,邊走邊觀景,看到有美景,也停車照相。在一個荷花池畔,我們見荷花開得燦爛,與綠色的荷葉相映襯,很是好看,于是在那里照了多張。在櫻洲見有一塔,也有特色,于是也以它作背景,照了幾張。

              離開旅游車后,我們在梁洲小坐。在梁洲,往西望,可以望見那一段環湖路邊的完整的城墻;往東望,可以望到水上世界、藥物園、情侶園、太陽宮廣場,以及遠處的鐘山;往北望,可以望見對岸不遠處的大紅山,望到新世紀大酒店,望到正在建設中的南京火車站。我從上海坐火車到南京站時,見到那火車站很簡陋,原來,南京火車站被一場大火燒毀,現在正在重建,明年可以落成。如果南京火車站落成,地鐵也開通,中國第一高樓建成,南京城墻連通,那么南京人的生活素質就會上升一個臺階。

              離開梁洲,我們往玄武門走。這時,澤鵬嚷著要坐船艇,大家說天氣太熱,坐在船上不好,結果,他一定要堅持,弄到不肯走并以哭要挾,結果,大人們只好妥協,答應野餐之后再坐船。

              我們在櫻洲的一間小賣部前的樹下,開始了野餐。把從家里帶來的熟食、燒餅、蛋糕、飲料鋪開,即可享用,別有風味。

             野餐后,四個孩子坐船去游湖,而我們四個大人則躲到湖邊的一間有冷氣的老人活動中心去。孩子們游湖結束,玄武湖之行也結束了。記得1979年2月,我曾與母親一起游覽過玄武湖,有五律一首:“初春寒乍暖,趁此好陽光。綠柳新垂縷,紅梅已吐香。平湖輕艇泛,畫棟美娘妝。母子欄邊立,開顏照一張。”今天,25年后,我又游覽此湖,老人已去,孩子長大,令人不勝感慨。今天的寫照如此詩:“老少游玄武,湖中客正閑。岸邊垂柳綠,橋畔野花殘。樹底開餐樂,船中戲水歡。艷陽圖更好,遙望紫金山。

              回家后,大家還可以休息睡午覺。下午,我與二哥去附近一間文印鋪,把照片刻錄成一張光碟。另外,去一家民航售票處買飛機票。

             這里要補敘一些事。在我還未出發旅行時,我在網上認識的安徽歙縣的鮑老師就熱情地邀請我到黃山一游。昨天上午,我已買了三張到歙縣的火車票,并與鮑老師聯系好。但是,到了晚上,女兒有病痛,感到身體不適,難以爬山,她們母親也催我們快些回去。女兒最大的心愿,反而是能坐一趟飛機。小秋她們定于8月1日晚回武漢。我想,我們也可以回家了。于是,思量了一夜,我還是決定取消黃山之行,坐飛機回廣州。這事,十分對不起鮑老師!

             為了走捷徑到民航售票處,二哥帶我取道東南大學,這樣,使我也看到了東南大學的校園。東南大學的校園很幽靜,在一座主樓前,有一些裝飾物,一塊大理石上刻著一篇校史,時間關系我未能細看。穿過東南大學校園,我們來到了一個民航售票處,一打聽,飛機有多班,但是,只有8月2日早上8點15分的東方航空公司的那趟班機比較便宜,學生票可以打5折,教師票可以打6折。于是,花了近2000元,買了三張票。還有一件麻煩事,兩女兒沒有身份證,要家里傳真戶口本那一頁,傳真到機場派出所,到時在機場派出所辦理臨時身份證。當時,我即用電話通知家里辦理此事。為了保險起見,我叫孩子母親另外傳真一份給我拿著。下午就是辦這事。

             晚上,二哥二嫂的一位已經當律師的學生請我們在附近的周四魚館吃晚飯。飯后,看了日本對約旦、韓國對伊朗的足球賽。

             8月1日:這天上午,二哥安排了一個輕松的項目,就是帶我們三人到附近的漢口路上的南京大學參觀,回來時再進入鼓樓看看。

              南京大學在全國排行前幾位,由于我們已去過復旦與同濟,大學的神秘感在女兒的頭腦已經消失,所以,當我們進入南京大學時,看到的無非也是一座座的樓房,一塊塊的草地,一條條的林陰道,已難以發現其獨特之處。

             離開南京大學,我們來到鼓樓。鼓樓就位于市中心,圍繞著鼓樓,建成一個小公園。小公園是免費的,但上去鼓樓是要收費的,因為不貴,所以我們也上去看看。

             原以為鼓樓上沒有什么東西,但上去一看,內容還蠻豐富的。首先,了解了鼓樓的歷史。鼓樓建于明朝洪武15年即1382年,是當時全國最大的鼓樓。鼓樓,顧名思義,肯定有鐘鼓,擊鼓鳴鐘為了報時,同時,也是接王選妃迎送詔書時作通告之用。清初再重修,上面有康熙皇帝南巡時所立的一塊“戒碑”。在樓上,還有一只大銅鐘,但是不見有鼓。站在鼓樓之上,四面景物盡收眼底,如郵電大樓,如電迅大樓,如鼓樓醫院等。我們在頂樓上照了一些相。

             更令我感到興趣的,則是鼓樓內展出了許多舊照片,都是南京城的舊照片。常言道“撫今追昔”“憶苦思甜”“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凡事通過對比,事情就會明朗;一座城市通過對比,就能體會到滄桑巨變。那些拍攝于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三四十年代的舊照片,讓我們深感南京城的破敗不堪。我想,可能是地方有限,并不見有上個世紀50到80年代的照片,其實這段時間拍攝的也是“舊照片”,和今日南京相比,也是天淵之別的。我不知道廣州有沒有這種“舊照片”展,如果能在越秀山鎮海樓內搞個長期的廣州城“舊照片”展,其教育意義是不可估量的。

              游覽了鼓樓,不可無詩,而這也是我這次留給南京的最后一首詩了:“建自朱洪武,巍峨北極間。康熙碑尚在,清季樹無殘。東望高樓立,南觀大道寬。舊時圖片眾,更覺換人寰。

             離開鼓樓,二哥帶我女兒回家,而我還須去一趟火車站,把到歙縣的火車票退掉。坐了一趟公交車,我看到了中央門一帶的街景。在南京坐了幾天車,我還有所發現,那就是南京有四趟旅游路線的公交車,稱為“游1線”“游2線”“游3線”“游4線”等。所經過的路線,都是旅游點,這種做法,廣州似乎也沒有吧。

             下午,我們主要是休息,收拾行李。傍晚時候,到金潤發買了幾只南京特產咸水鴨。

             晚上,我們大家留在屋里,輕松談話。小秋與澤鵬10點鐘的火車,9點鐘就須離家。這次,女兒和小秋姐姐相處了8日,這是以前沒有過的。小秋姐姐現在一個人在廣州創業,她開朗的性格使我女兒受到感染,受到啟示。是的,人生在世,會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困難和挫折,只要我們樂觀對待,勇敢承受,就會度過難關。我的兩位女兒,性格不夠開朗,與人交際的能力低下,禮貌語言欠缺,通過這次旅游,不知有改進和提高否。

             對于我們這次家庭成員的難得的相聚,二哥也很有感慨,事后寄來七絕四首,其一〈迎客:“炎炎盛夏江南行,西湖煙柳舊蹤尋。明珠高聳懸浮速,夜半金陵接我親。”其二〈記游〉:“今古陵園鐘嶺秀,雨花肅穆最應游。秦淮夫子游人織,玄武野餐猶蕩舟。”其三〈食趣〉:“桂花鹽鴨嫩且香,燒餅油條亦品嘗。難得天倫同享樂。三杯甜酒論家常。”其四〈留影〉:“匆匆三市又南飛,兄妹相逢再別離。倩影長留幀數百,夢尋更有美詩詞。

            9點鐘,小秋、澤鵬離家去坐火車,緒寒回父母家,我們也早早睡覺,準備明早4點半即起床。

          8月2日:飛機是8點15分開,為什么要4點半鐘即起床?原來,我們坐過三趟火車,時間都很緊,把女兒弄怕了;二來,南京飛機場,遠在祿口,乘車也要一個小時;三來,我們還有臨時通行證那件麻煩事要辦,所以,寧愿早些,爭取主動。

             我們準時4點半起床,洗漱完畢,出門時快5點。與二嫂道別,二哥送我們到馬路等車。由于時間太早,我們決定打出租車去,140元的車費。昨晚我看過地圖,發現南京市的四周出口是很多的,與周邊省市的聯系是很方便的。我們常年生活在廣東,以為廣東、廣州的交通很發達,其實有點井蛙的味道。試看南京市,東有寧滬高速,直通上海;東南有寧杭高速,直通杭州;南有機場高速,直通祿口,再接寧高高速,直通高淳縣;西南有寧馬高速,直通馬鞍山市;北有寧合高速,直通六合縣……此外,還有多條高等級公路,寧連(云港)公路、寧通(州)公路等。因為到機場有高速公路,所以我也不必擔心誤機。而事實上,那出租車只用了半個多小時,即把我們送到祿口機場。

              由于太早,到了機場,不見幾個人影,所有窗口都沒有開。我最近才坐過兩趟飛機,從珠海飛到張家財界,從銅仁飛回廣州。但登機的手續,都是導游給代辦的,這次需要自己親自辦,有點緊張。二哥則不停地給我發短迅,處處提醒。過了很久,機場大廳才有人上班。買機場建設費和保險,都很容易;領取登機牌就有麻煩,我的可以領,女兒的則不行,她們還沒有有效證件。

             那機場派出所,直到7點鐘才有人辦公。一問我們的傳真,那警察說不清楚。幸虧我已料到這種可能,把備用的傳真件拿出。那警察看了一會,故作神秘地說:“啊,這不好辦呀,太簡單啦!上面也不不夠清楚呀!”于是,他把兩位女兒叫到屋里,讓我站在門外,我看到他在問女兒什么事,然后,他走出來,問我的年齡,我回答了;他又問:“屬什么的?”我是前一兩年才搞清楚自己屬“鼠”的,于是答道:“屬鼠吧。”他又問:“你愛人屬什么?”這下我為難了,我說:“1951……還是1952年生,不知屬什么……”于是,他又回到屋內,繼續問女兒,其后又出來,問我:“她們的班主任叫什么名字?”她們的班主任叫什么我是知道的,但一時緊張,竟然想不起!警察說:“別緊張,慢慢想。”終于,我憋出了一個字:“姓溫……溫什么……”那警察說:“得了,說出姓溫就得了。”于是,審查通過,每人辦了一個臨時身份證,交了80元。事后,我才知道,那警察把我們分開,是要對口供,女兒她們答出父親屬鼠,但是答不出母親屬什么,和我一樣。看來,回家后,馬上得弄清楚,老婆屬什么也不知道,起碼是感情不親密的體現。不過,我想,那警察也是依例問問吧,看我也不象拐賣婦女兒童的角色吧,看兩位女兒,也不象被拐賣的無知少女吧。總之,這次坐飛機,經歷了一件有驚無險的事,會長久記住。

             把一切都辦好了,我們驚魂甫定,坐進了候機室。這時,我們才有心情看看祿口機場。看來這機場很大,設備也很先進。而候機室也有多處,都很舒適。7點45分,我們坐進了東方航空公司的一架不知是波音737還747飛機。女兒沒有坐過飛機,問她們緊張不緊張,她們說不緊張,但似乎不敢多說話。我的擔心只有一樣,就是怕買獎票永遠不中,坐飛機一次就遇到意外。意外這事很難說,十天后,就在這祿口機場,一架從大連飛來的飛機就降不下輪子,而被迫在空中盤旋一個多小時,把汽油耗盡,然后著陸。你說,遇到這種情況,不炸死燒死也先嚇個半死。

              幸好,我們乘坐的飛機平平穩穩,在藍天上飛翔,兩位女兒也沒有一點驚駭之神色,在飛機上或看窗外的景色,或看報紙,或津津有味地欣賞著那份早餐。當飛機降落時,我感到耳朵不適,而她們反而沒事。

               9點鐘,我們乘坐的飛機降落在廣州白云機場。而在同一時間,在花都的新白云機場,正在舉行新機場落成慶典。再過三天,我們腳下的用了數十年的白云機場,就要完成它的歷史使命而關閉。我為什么沒有想到買5號的飛機票?事后我有點懊悔地想。

              在華東十多天,天氣都很熱,想不到回到廣州,天氣也熱,我們坐機場大巴到民航售票處,然后走到廣州汽車站,坐上中午的班車,1點多鐘回到中山。

              進入家門,孩子的母親已準備好了飯菜。家中一切如前,所不同的,是在我們探親旅游期間,那“妹妹”生下了七只小狗,小狗尚未開眼……

                                                 后記

              利用暑假十來天,去了三個很普通的城市(說普通是容易去得到),回來就寫了一大篇文字,也不怕別人笑話!試問,那些經常飛北京赴云南上黃山入戈壁的人,則不知要寫上多少了!還有那些動輒到東京購物,到巴黎美容,到悉尼散心,到夏威夷曬太陽,到拉斯維加斯撒金錢的人,更不知要寫上多少了!是的,我寫之前慚愧,寫完之后又擔心,唉,做人真難啊!

              說到做人,還是要多些思考,尤其要學會換個角度想問題,這樣,也可能感到前境豁然開朗。我想,三個這么普通的城市,居住在那里的人恐怕有兩三千萬,你天天對著自己的城市,你能寫得出幾行文字嗎?最多不過就是不時嘣幾聲感嘆發幾下牢騷嗎?到過這三個城市旅游的人,恐怕有一兩億吧,你看了,玩了,吃了,拉了,你又能寫得出幾行文字嗎?最多不過就是留下幾十張或清晰或模糊的照片?現在我有了數萬文字的進賬,我不是比你們有能耐嗎?就算你也能寫出一大篇文字,但是你能在文中融入一些詩歌嗎?就算能融入一些詩歌,但你的那些詩算得上是詩嗎?有我的規范而精彩嗎?……當我掄起了阿Q哥的“精神勝利”大棒,三兩下即把那些大官大款打個落花流水!

              唉,說是這么說,其實,這篇文字肯定成不了傳世之作,但是,它又絕不會一無是處,他可能會有一個作用,那就是在若干年后,當我們幾兄妹都已經在天國相聚時,在人世間,贊寧、小秋、小川、嘉敏、嘉慧、緒寒、澤鵬等后輩,可能會通過這篇文字,回憶起在2004年7、8月間,他們在上海和南京做過的事,以及他們的幾位親人。如果能起到這一作用,那么,我這幾天來在鍵盤上的敲擊,就不會是完全白費的了。

                                                                 (全文完)04年8月13日

                                           讀后感(陳賢杰)

             一個提議,成就了一篇幾萬字的游記。我一口氣讀完了它。
            今年暑假之初,我發短信給慶弟,提議他們借暑假之機,一家人北上滬寧,探親旅游,增進親情,同時讓孩子們打開眼界,增長見識。當時慶弟即回信息說:可以考慮。十多天后,已成了現實。看過以上游記便明白了一切。
            有歌唱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古人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十多天來,他們尤其是孩子們的腦海里增進了豐富的知識和體驗,這是從書本上學不到的。游記的字里行間和三十首詩篇,表明了作者有豐富的歷史地理知識和文學造詣。設想,如果沒有一定的史地知識,游覽古城名勝的興致會大為遜色的。反過來旅游不但怡悅身心,更使人增長各方面的知識。
            出門在外總是要付出辛勞的,這是很好的處事能力和毅力的鍛煉。每個人都要有思想準備經歷人間的各種困苦,應變處理各種難題。這次正值盛夏季節,他們克服了旅途的疲憊,經歷了“火爐”高溫的考驗,是很不容易的。
            遺憾的是,來去匆匆,時間太短了。許多名勝古跡未能涉足,許多美味佳肴未及品嘗。你們吃到的桂花鹽水鴨和號稱金陵一絕的鴨血粉絲湯都還并非正宗。南京本身還有不少旅游點,如長江大橋、二橋,如瞻園、燕子磯、莫愁湖、雞鳴寺、棲雫寺、獅子山閱江樓等等。另外,以南京為中心的旅游點實在太多了。這次未能涉足的,西、南不遠有黃山廬山九華山天柱山,有“黃山歸來不看山”之說;北邊有以瘦西湖、平山堂(東渡日本的鑒真和尚)而著稱的揚州,“煙花三月下揚州”;東有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蘇錫常,有著名的太湖風光、蘇州園林;東南有浙西大峽谷、富春江、千島湖、天目山、莫干山。這些地方,無論從自然景觀還是從文化歷史角度都是很值得游覽的好去處。而從南京出發只是一兩日游,最多三天游程。
            看完游記才猛然意識到慶弟上次來寧竟是23年前了。那是1981年春節前,我和兒子送母親回廣州,和四叔四舅歷史性的團聚。過后,因買不到火車票,我們同乘“子爵號”飛機回寧(慶弟來寧再赴漢),票價是69元,還得到四叔的贊助。而今天學生打折機票竟還要690元,正好漲了十倍多,這說明時光的飛逝、生活水平的提高吧,但那時的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現在,二哥“垂垂老矣”。坐六望七,古來稀了!“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這是自然規律。指望“老態龍鐘、風燭殘年”之詞晚些出現吧。也指望多些親情往來,多些健康快樂的日子。
            江南好,最憶是何處?何日再重游?!
           
                                       
             2004年8月20日于南京東南大學家屬院

             

           

           

                                         

          亚洲日韩无线免费观看